广发投行保代“PE腐败”案追踪
积极做好“补贴”才是关键
这些银行理财为何不公布收益率?
北上深三城房租收入比超50%
金茂以5.3亿底价转让北京茂丰28

广发投行保代“PE腐败”案追踪

2019-06-13 09:03 主页 来源:未知

广发投行保代“PE腐败”案追踪


日前,曾任广发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钮华明、投行部总监张晋阳和董事总经理陈德兵等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二审刑事裁定结果出炉。

因2009年底IPO前夕低价突击入股并主导东方国信(300166)IPO保荐工作而获利超过4000万元,钮华明等人被法院认定为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务,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0个月至21个月缓刑不等。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上述被法院审理查明并认定的东方国信PE腐败案,钮华明还染指了新晨科技(300542)和恒久科技(002808)的IPO。

与此同时,在上市前夕突击入股过程中,与钮华明同步进场的还有期货高管背景的李由鹏等人、时任平安证券总裁并分管投行业务的薛荣年等人的身影。

根据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最新披露的《张晋阳、钮华明和陈德兵等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二审刑事裁定书“(2018)沪02刑终1368号”》,时任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钮华明、投行部总监张晋阳和董事总经理陈德兵等人,在2009年底东方国信(300166)IPO前夕低价突击入股,同时还主导了该公司的IPO保荐工作,最终在2011年初实现成功上市。

2009年底,张晋阳、陈德兵、广发证券投行部赵某等其他4人,以及陈德兵同学周某等4人,先后以4元/股、9元/股的价格参与现金增资找人代持,随后2011年1月以55.36元/股的价格完成IPO发行,并在首发原始股解禁后累计完成套现接近1亿元,扣除成本和税金后的利润差不多9000万元。

其中,钮华明当时是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内核负责人,张晋阳和陈德兵被指派为东方国信IPO保荐项目组成员。作为两名签字保代,张晋阳全面负责该项目的材料撰写等工作,而陈德兵负责该项目招股说明书中非财务部分的撰写等工作,解禁套现后仅仅他们三人就获利超过400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方国信上述“PE腐败”案中,广发投行高管等人大量股权代持,但钮华明2011年9月辞职离开广发证券后“奔私”,通过私募股权基金的方式开展PE投资,并将从前这种暗中代持进行阳光化操作。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离开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职务之前,钮华明旗下的私募股权基金——北京天辰明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天辰明达”)早在2010年7月6日已经完成了工商登记注册,几经变更目前股权结构为钮华明、于韶光持股比例分别为65%和35%,并存续了6只基金产品:北京方壶天地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北京方壶天地”)、北京方壶亨通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苏州亨通永鑫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苏州亨通永源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苏州亨通永源”)、苏州方壶天地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北京方壶承运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2017年还退出了北京明达安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进一步调查发现,成立于2010年9月的北京方壶天地2011年7月参与拟上市企业新晨科技的现金增资,按照10倍市盈率、以4.5元/股的价格增资1350万元而获得300万股,占新晨科技IPO发行前总股本的4.44%,发行后持股比例被稀释为3.33%。

根据新晨科技当时披露,亨通投资为北京方壶天地的有限合伙人,持有方壶天地99%的出资。而亨通投资成立于2009年7月3日,比北京方壶天地早3天,其法定代表人为崔根良,亨通集团为亨通投资的唯一股东,而亨通集团崔根良是上市公司亨通光电(600487)的实际控制人。

需要补充的是,与北京方壶天地同时突击入股新晨科技的,还有北京仓源启航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北京仓源启航”),其以450万元现金增资获得100万股,发行后占比1.48%。

同样来自新晨科技的披露,北京仓源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北京仓源投资”)为北京仓源启航的普通合伙人,还有北京方壶天地1%的出资,二者之间存在关联。

截至2015年12月31日,北京仓源启航的股权结构为朱正好、李由鹏和王鸿林以及北京仓源投资分别持股59%、20%、20%和1%。其中李由鹏曾担任中华期货董事长、恒远证券总经理、中国期货业协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中国国际期货公司总裁和光大期货董事等职,算是国内证券期货业的一名老将。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三季度北京仓源启航减持30万股,2018年一季度股价暴涨期间完成最后的减持,累计套现金额高达4500万元左右,较之于初始成本增值了10倍。北京方壶天地目前尚未出现减持动作,账面市值依然高达8000万元左右,不考虑现金分红因素的情况下浮盈已达6650万元左右。

在上述两笔突击入股行为两个月以后,钮华明才正式离开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岗位。

本报记者调查还发现,钮华明旗下的另一只基金——苏州亨通永源还在2011年5月突击入股了即将申报IPO的苏州恒久(现已更名为“恒久科技”)。同时参与现金增资的还有北京邦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北京邦诺”、苏州亨通永源、上海安益文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为“安益文恒”)等,分别现金出资均为1200万元并获得200万股。

需要补充的是,当时苏州亨通永源登记的股权结构为亨通投资、崔根良和周磊,直至2016年8月恒久科技大费周章地重新闯关IPO获得成功后才将执行事务合伙人北京天辰明达和委派代表钮华明通过工商变更浮出水面,股权结构也变更为北京天辰明达1%、亨通投资99%。

值得注意的是,恒久科技IPO一度成为破天荒式的闹剧——2014年4月重新报送IPO申请,改道深圳中小板之前,2010年3月该公司在成功闯关创业板发审会、完成新股发行配售等工作的关键节点,挂牌前夜突然被爆出专利造假丑闻而被迫紧急叫停并退股还钱。而苏州亨通永源突击入股的时点正是第一次挂牌终止、第二次冲击IPO前夜。

实际上,在2010年1月首次闯关创业板前夕,江苏昌盛阜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昌盛阜”)、苏州工业园区辰融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辰融投资”)等机构同时于2009年1月参与了恒久科技的增资,投资额分别为1000万元和500万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发行前恒久科技中昌盛阜、辰融投资持股比例分别被稀释为4.05%和2.03%;而北京邦诺、苏州亨通永源和安益文恒在发行前的持股比例均分别为2.22%。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与苏州亨通永源背后隐藏着时任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钮华明相似的情形,上述其他4家机构背后也隐现或明或暗的特殊利益链。

其中,成立于2011年2月的安益文恒,当时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安益投资有限公司,LP为上海安益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周文彬、合肥天安集团、朱培风和茅永智等。在层层穿透其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股权和人事关系网后,指向了时任平安证券总裁并分管投行业务的薛荣年。

公开信息显示,薛荣年2008年起正式担任平安证券总裁,在分管投行业务期间迅速让该投行的IPO数量飙升至行业第一。在2012年平安证券保荐的万福生科造假案发前夕,薛荣年于2011年12月底离开平安证券,并于2012年悄然入主华林证券,但最终因内幕交易案被调查。

除此之外,钮华明还与陷入市场质疑造假漩涡的神雾环保(300156)存在一些瓜葛。本报记者调查发现,2016年末,钮华明受让神雾环保司法划转的限售股172.68万股,当时市值超过4300万元。而中国裁判文书网的记录则显示,2015年12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王利品与钮华明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2015)高民(商)终字第4746号”》中载明,二者之间因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上诉,但由于王利品撤诉,无法获悉具体细节。

公开信息显示,王利品是神雾环保的前身天立环保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而天立环保2011年1月在创业板IPO挂牌后,王利品持股比例为28.37%。但该公司上市不到3年经营状况便急剧恶化,持续陷入巨额亏损,最终在2014年巧妙地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完成变相卖壳操作,成为创业板首例避开借壳红线的重组案例。

丹江口市本地新闻门户网站曾披露一个细节,早在2009年3月,正处于上市筹备期的天立环保董事长的王利品,将时任广发证券投行总部总经理钮华明引荐参加了丹江口市的招商活动。但钮华明与王利品之间的股权转让纠纷是否涉及天立环保IPO及其后曲线卖壳套现等资本运作,尚未找到任何公开信息予以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