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中预亏30%,金蝶国际祸不单行
这样的划分你能明白吗?小市场
银行理财子公司四处挖人
重点引导理财子公司做好起步
这四种情况是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年中预亏30%,金蝶国际祸不单行

2019-07-08 14:06 主页 来源:未知

年中预亏30%,金蝶国际祸不单行


金蝶国际在7月5日发盈利预警。而公司董事会主席徐少春早就在6月19日减持6000万股。这一前一后紧挨着的两个事件是投资者最忌惮的,曾遭沽空的金蝶国际更难洗清了。

公司股价更是从9.19元,跌至今日开盘的6.91元,仍在下挫中。

7月8日,花旗下调金蝶公司投资评级至中性,中金公司亦维持中性评级。

中金公司认为,金蝶国际传统ERP业务疲软,云业务相关投资可能导致利润率承压,下调公司净利润预测30%和1.6%至3.10亿元和5.15亿元,下调目标价22%至7港元,对应12%下行空间。

花旗报告指出,基于金蝶国际云业务投资毛利承压,决定下调其2019-2021年每股盈测23%、17.3%及11.1%,至0.12、0.166及0.219元人民币。

发亏损预警,徐少春减持6000万股

7月5日,金蝶国际(00268-HK)发盈利警告,2019年上半年营收预估为14.7-15.3亿元之间,同比增加15-20%。而盈利则介于1.02-1.19亿元之间,同比下降30%至40%。

对于增收不早增利,公告解释称,由于今年加速云转型战略,加大金蝶云苍穹业务战略性投入,让利润承受。

更为诡异的是,就在公司发盈利预警前的6月19日,金蝶国际董事会主席徐少春减持6000万股。据wind数据显示,公司管理层自5月以来,已多次在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票。

为何会大举减持股票?有市场人士分析称,最主要为关联贷款还款。金蝶2018年报中披露剥离两家公司,金蝶医疗和云家。这两家公司与金蝶国际存在关联贷款,减持主要原因为关联贷款还款。

此前,公司2019年业绩曾被各大证券公司看好,光大国际预期其全年盈利为3.44亿元,中信建投预期2019全年盈利为4.9亿,国信证券则预期为5.21亿。如今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云服务高增长下连年“失血”

金蝶国际主要从事企业资源管理软件的销售、维护等TO B业务,公司主营业务可以归纳为两大板块,一是传统ERP业务。二是云服务。

云服务被定义为公司的未来,是其近年来加码发展的主要业务。今年上半年,金蝶国际云服务收入介于5.3-5.7亿元,同比增加约50%至60%。

同期对比看不出大的毛病,但环比2018年下半年云服务增速,妥妥的负增长。2018年下半年,公司云服务收入为4.94亿,同比增长73.3%。

所以环比之下,金蝶国际的云业务还是叫好不叫座。

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市场2018年上半年跟踪报告》,中国企业级SaaS厂商中,金蝶的销售收入排名第一,连续两年蝉联企业级SaaS销售收入、SaaS ERM、财务云占有率第一。

但金蝶国际的云服务板块还是亏损。

2016年,公司云服务收入3.4亿元,亏损额为8825万元。2017年,云服务收入为5.68亿元,亏损额为1.13亿元。2018年,公司云服务收入8.49亿元,亏损额为1.24亿元。

云服务的亏损并不能阻挡金蝶国际的战略步伐。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公司研发费用金额从2.84亿元攀升至4.05亿元。

在战略倾斜下,2016-2018年间,公司云服务同比增长分别达103%、66.7%、49.5%。从这个趋势看,公司云服务还是有放缓趋势,最让人不解的还是,金蝶国际在云服务基本完成转型的2016年,为何获得暴利增长?

云业务扑朔迷离

这一切还要从2016年“云之家”的交易谈起。

公司自2011年启动云转型以来,虽经历8年有余,但云业务始终未能盈利。情急之下,公司云业务因“云之家”买卖、遭遇市场“沽空”,而变得扑朔迷离。

2016年,金蝶国际曾将亏损的“云之家”业务,其中85%股权作价4333万元卖给白金投资,而剩余15%权益在公司财报改为联营公司权益。

这项操作之后,公司2016年财报表现相当亮眼,云服务、营收都同比大增。在这类非经常性损益充斥的高增速,肯定是后面两年增速赶超不了的,所以呈放缓趋势。

本以为金蝶国际就此“收手”,专注手中业务。未想,2019年3月,被“抛弃”的云之家又要被买回来。

金蝶国际公告称,与其合并财报的弘金投资,从蝶创控股买入云之家51.73%的股权。云之家也将成为金蝶国际受控结构性实体,财务数据重新并入金蝶国际财报。

彼时云之家尚未盈利,但却集结7000多家大型付费企业客户,其中包括制造公司格力、海尔等。估值也较2016年有大幅上升。

但回购也遭受到市场质疑。有投资者怀疑公司用心,对公司规划管理缺乏安全感。尤其是在被“沽空”之后,金蝶国际取消了对云之家的回购。

金蝶国际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和来自各方的质疑。

云业务之下,金蝶国际增长放缓已是事实

从前文可以看出,公司云服务发展“急功近利”,节奏似乎凌乱了点。

且从竞争角度看,国内SaaS市场高度碎片化,始终没有出现寡头厂商,也因此竞争更加残酷和激烈。金蝶市场份额仅占7.2%,前十大公司加起来亦不足40%的份额。

业内较大巨头用友网络2018年云业务收入(不含金融类)8.51亿元,同比增长108%,占营收规模比重达到11.05%,较上年提升4.6个百分点。

此外行业还有很多纵向发展的有高壁垒的软件企业,比如注政建筑信息化龙头广联达,酒店信息化龙头石基信息等,群龙争霸之下,任何企业想要在 SaaS 领域独大变得更难。

云服务业务之外,作为公司主要利润来源的传统ERP业务收成又是如何?

2018年,公司ERP业务的收入19.59亿元,云服务收入8.49亿元,ERP业务仍是金蝶国际的营收支柱,占到总收入将近7成的比例。

但ERP业务对比2017年仅同比增长12.9%,增长逊于市场17%的增长预期。主要由于中型企业上云使K/3收入减少。

传统ERP业务增速放缓,云服务面临“内忧外患”,金蝶国际的2019年不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