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对汇率政策最新表态来了
财经学院开展推普脱贫攻坚活动
打造广州国际金融城新地标
“农银理财”在北京举办新产品发
这些错误的理财行为不能有

央行对汇率政策最新表态来了

2019-08-10 14:33 主页 来源:未知
央行对汇率政策最新表态来了

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的做法遭到了IMF“打脸”。
 
美国东部时间周五下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执董会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报告。报告认为,中国没有大规模干预人民币汇率。
 
报告指出,人民币虽然对美元贬值,但相对于一揽子货币大体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自去年第四条磋商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约2.5%,中国人民银行几乎没有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
 
此前美国财政部在发布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的声明时还指出,将会与IMF磋商评估中国近期在汇率方面的举措。而此次IMF做出的“中国没有大规模干预人民币汇率”的结论否定了美国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做法。
 
先看IMF报告中的重要观点:
 
1、中国经济正面临外部阻力和不确定的环境,鉴于计划实施的政策刺激将部分抵消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6.2%。总体通胀因食品价格上涨而上升,预计将保持在2.5%左右。
 
2.、外部环境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要成功实现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须继续实施去杠杆,加强再平衡工作,同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以应对贸易紧张局势加剧。
 
3、若关税不进一步上调,宣布的政策措施足以在2019年稳定经济增长;若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使经济和金融稳定面临风险,那么有必要实施额外的定向刺激措施,以财政措施为主。IMF强调了能够提振中期增长的结构性财政改革的重要性。
 
4、IMF强调了坚持去杠杆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性。继续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同时强化银行资本、建立清晰的银行处置机制并控制家庭债务增长带来的脆弱性,将有助于实现更加可持续的增长路径。
 
5、IMF认为,自去年第四条磋商以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贬值约2.5%,中国人民银行几乎没有对人民币汇率进行干预。加强汇率灵活性、改善外汇市场的深度和运行 情况有助于金融体系应对资本流动波动的加剧。加强汇率政策透明度也很重要。
 
“中国央行几乎没有进行外汇干预”
 
IMF报告称,2018年6月中至8月初,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贬值相对迅速,当局重新采取了应对贬值压力的措施——对外汇衍生品实行20%的准备金要求(属于资本流动管理措施),以及在每日交易区间的中间价形成过程中采用逆周期调节因子。人民币虽然对美元贬值,但相对于货币篮子大体稳定,自去年第四条磋商以来,实际有效汇率贬值了约2.5%。估计结果显示,人民银行几乎没有进行外汇干预。中国约有 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仍然足以继续向浮动汇率转型。
 
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一事也在美国国内引发了质疑之声。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中国并不符合“汇率操纵国”的情况,人民币汇率下跌并非人为操纵,而是市场对新加征的美国关税的自然反应。美国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明显是顺应其“老板”的政策,不仅损害了自己的信誉,更损害了美国财政部的公信力。
 
与此同时,IMF呼吁应加强汇率灵活性并由市场决定,来帮助吸收关税的冲击。贬值压力加剧和潜在的资本外流要求当局进行更清晰的对外沟通,并实施可能的外汇干预来应对市场的无序形势。如果外汇市场压力持续并导致羊群效应和金融体系承压,以透明的方式临时收紧现行的资本流动管理措施可能是合适的,这是稳定经济和市场的更大范围一揽子政策的组成部分。进一步开放资本账户虽然中期来看是可取的,但应谨慎、有序实施并确保其针对性。
 
IMF还透露,美国财政部目前正就包括中国在内的一系列问题与其进行磋商,但未透露具体磋商内容。
 
央行8月9日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指出,8月以来,受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 反映了外汇供求和国际汇市的波动。对此居民、企业和金融机构均理性、客观看待,市场预期总体平稳。下一步,央行将稳步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必要时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预计2019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 6.2%
 
IMF报告认为,中国经济正面临外部阻力和不确定的环境,鉴于计划实施的政策刺激将部分抵消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预计 2019年经济增速将放缓至 6.2%。
 
IMF执董们称赞中国近期的改革进展,尤其是在降低金融部门脆弱性和继续开放经济方面取得的进展。他们指出,外部环境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并强调,要成功实现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须继续实施去杠杆,加强再平衡工作,同时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以应对贸易紧张局势加剧。
 
执董们同意,若关税不进一步上调,宣布的政策措施足以在2019年稳定经济增长;同时,应避免额外的刺激措施和过快的信贷增长。在此背景下,一些执董重申了淡化增长目标的必要性。执董们同意,若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使经济和金融稳定面临风险,那么有必要实施额外的定向刺激措施,但以财政措施为主。
 
IMF还认为,中国在若干关键领域的改革取得进展。加强金融监管以及控制预算外地方政府投资降低了债务积累速度,有助于抑制金融部门的风险累积。
 
中国跨境资金不会出现“大进大出”
 
自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以来,中国监管当局密集发声做出回应。
 
央行8月6日发表声明称,这一标签不符合美财政部自己制订的所谓“汇率操纵国”的量化标准,是任性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行为,严重破坏国际规则,将对全球经济金融产生重大影响。
 
8月8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和国家外汇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人民币的汇率有一定幅度的波动,是市场力量推动的。凭着短期波动,把中国定为人民币汇率操纵国,毫无道理和依据,反映的是美国的霸凌主义。我国外汇管理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定,企业和个人正常合规的用汇需求不会受到影响。
 
8月9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接受央视专访时表示,美国财政部认定中国汇率操纵的做法,是美方单方面的定义,是不负责任的,严重破坏国际规则。即便我们被贴上这样或那样的标签,并不能改变我们的在全球分工链上的地位和我们自己自身经济的成长性。
 
对于未来一段时间中国跨境资金是否会出现“大进大出”的可能性,陆磊表示,中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水平比美国高出大概一个百分点左右,反映了这个至少在目前价格牵引还不足以导致跨境资金的迅速的外流。此外,过去几年我们发现,我国国债的信用违约掉期一度高达150,而去年是60,到今年上半年是40。这就说明全世界的投资者对中国的估值水平和对中国的信用风险的评价是非常稳健的。这些都反映了对跨境资金流动的流量和流向还是持稳健、乐观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