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
人民币汇率再创新低,跌破7.19
4家银行的净利超千亿
中国发电总量和增速“双超”美国
科迪乳业表示暂无钱支付

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2019-09-03 14:01 主页 来源:未知
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说起李嘉诚,华人圈子估计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香港被称为“李家的城”。
但接手家业的李泽钜,却是在富豪榜上找不到他的名字。
要知道,李嘉诚奋斗了68载,一生积累万亿的财富!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其中的原因主要是这家公司的存在,李嘉诚联合控股有限公司Li Ka-shing Unity Holdings Ltd,简称LK公司,其实它就是李嘉诚家族财富的终极秘密。
这家极尽神秘的公司只有两个股东:李嘉诚及其长子李泽钜。
李嘉诚把家族的大部分财富都放在了LK公司名下,再通过控制该公司,他实现了控制自己庞大商业帝国的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LK公司并没有上市,因此也就无需披露财务报告,财富杂志对其真实财产所知也不详尽。
1996年李泽钜曾经被张子强一团劫匪绑架过,当时正是有媒体报道了李嘉诚成为香港首富,这才让张子强一伙起了贪财之心。当年这件事在香港影响非常大,从那时候开始香港很多富豪开始重视人身安全,因此很多人也开始藏富。
刘銮雄就曾说过,香港前十名的富豪身价都被大大低估,而他们的藏富手段其实与李嘉诚也大同小异。
这也就印证了为什么李泽钜作为庞大帝国的继承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财富榜单上。
李嘉诚曾表示“用分家来传承,而不是在自己去世后,下一代用诉讼来分家”,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两个儿子“可以有兄弟做”。
李嘉诚在2015年回应“跑路”传闻时也曾提到家族传承问题:
“我今年87岁了,已经是古稀之年,安全比利润对我来说更重要。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甚至是一个老人。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不想在晚年再横生枝节。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正常运转,得到良好的继承”。
2012年,李嘉诚正式宣布了“分家”计划:
跟随他在长和系工作逾30年的长子李泽钜担任主席,接管旗下家族资产。
一直独立创业的电信盈科主席李泽楷则获得父亲现金支持,收购其他产业以发展自己的业务,有人说这对李泽楷不公平,李嘉诚当时称现金支持的金额比外界想象的多得多。要知道李家每年的股息分红就有600亿元。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据港交所披露,李嘉诚宣布分家时,LKSUnity共持有22家上市公司,除长和、长实、长江基建、电能实业四大旗舰外,还包括TOM集团、汇贤产业等,控股总市值近5000亿港元。
“分家”后,李泽楷持有的1/3股权全部转让给李泽钜,令李泽钜持股增至2/3,余下的1/3股权则继续由李嘉诚持有。
2018年3月份,即将90岁的李嘉诚宣布退休,并宣布长子李泽钜接棒长和董事会主席,李泽楷则不会加入长和。这个庞大商业帝国顺利交接给了第二代掌门人。
8月23日,据港交所权益披露显示,李嘉诚又将个人持有的近6600万股长和和约1.31亿股长实分别以每股90港元和55.8港元的价格注入李嘉诚名下信托基金,涉资共计约133亿港元。至此,李嘉诚最后一块财富传承拼图完成。
其实,这位华人首富很早就开始了个人财产的安排,即以家族信托的方式一方面确保其商业帝国基业长青且控制权不因分家而旁落,一方面又确保家人以信托受益人的身份享受家族财富。李嘉诚家族的“分家”同时也为我们研究家族信托提供了一个教科书级的案例。
不同的公开资料皆显示,李泽钜与李泽楷两兄弟尽管年纪接近(一人生于1964年,一人生于1966年),但无论性格、志趣,乃至人生目标与处事作风等,皆颇为不同。
李泽钜老成持重、有责任感,李泽楷则表现出敢于冒险开拓和勇于尝试创新的企业家精神。
李泽钜感情经历和父亲一样,简单而长情,妻子王俪桥原名王富信,父亲是早早结束生意闲居在家的纺织商。1993年两人喜结良缘,育有三女一子。
李泽楷的感情经历则要丰富得多,绯闻女友两只手数不过来。“小小超”早年偏爱职场精英,历任女友包括日本女主播真正加留奈,“盈科之花”林慧仪,同为律师的沈智慧、罗爱欣、梁芳,连卡佛高层Emily,法官李素兰等。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亚洲最神秘的公司:不上市,也没人知道究竟控制了多少资产
2007年前后,经杨紫琼介绍认识了女星梁洛施,两人相恋三年多,梁先后为李嘉诚生下三个孙子,可惜未能修成正果。李泽楷现任女友为港姐季军出身的郭嘉文,郭嘉文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选美后加入TVB,并曾担任过财经频道的外景主持。
丧父失学的难民,到一手建立起全球商业帝国的李超人,他不仅是香港的标志,也是一个时代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