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超募资金的合理使用计划
奋力打造发展“经济新高地”
基金公司加紧处置同质化产品
币安推出加密货币理财产品
在熊市里走出了牛市的味道!

对超募资金的合理使用计划

2019-09-09 18:51 主页 来源:未知
对超募资金的合理使用计划

  科创板超募被说成是伪命题,显然是不符合科创板募集资金现实状况的。一大批科创板公司超募资金热衷于理财,则向市场传递了一个危险信号,得来太容易的超募资金,未必真的有利于科创板上市公司发展高新科创主业。

  科创板需要有对超募资金的合理使用计划

  据统计,在28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中,存在超募情况的有20家,占比高达71.43%。其中,超募金额超过1亿元的即有15家。科创板公司首发超募,不仅造成了市场资金的供求失衡,过高的发行市盈率也让新股一上市就很容易一步到位被推到危乎高哉的程度。居高不下的市盈率意味着追涨入市的资金一进去就等于是为先期入市者打新配售到的新股接盘,而自己却不免由于找不到新的接盘对手而不得不深度被套。科创板这种片面追求过高市盈率所装扮出的表面繁荣景象的政策取向,是典型的急功近利行为,也是缺乏可持续性的。一旦后续资金对被炒高标的的高成长性失去信心,不仅爬得越高的市盈率将跌得越痛,市场的交易状态也难免会随着活跃因子的趋势而每况愈下。

  “超募有理”论的一个重要理由,据说是注册制条件下不应该再需要有对超募资金的计划管理。但这种牵强附会的理由显然是不成立的。诚然,目前我国资本市场对募集资金采取的基本上还是一种计划管理模式,但这种计划管理过去也主要表现在对决定发行定价的市盈率水平的限制,而并非对募集资金总金额的控制,募集资金额度一般情况是由股票发行企业的募集资金使用计划所决定的,只有在市场流动性表现不那么理想的不得已情况下,才需要对募集资金进行必要的额度控制。而这种情况在注册制试点条件下的科创板当然已经不复存在,但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所改变的只是作为发行定价基本的市盈率标准,科创板并没有延续过去的22倍市盈率,且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经验一旦推而广之,22倍的市盈率标准很有可能将一去不复返,不过,正像注册制下的新股发行上市并不能理解为想发就发,科创板发行新股也不应该是想募集多少资金就募集多少资金,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募集资金使用计划的。

  理财并非超募资金必不可少的选择

  新股市场化发行的条件下,发行人虽然披露了募集资金使用计划,实际上依然难免发生超募现象。特别是在保荐人和机构有意给予较高估值的情况下,有时超募较多也不是不可理解的。但其中如果存在某些并非合情合理的非市场行为的倾向性问题,管理层也不该视而不见,这在某种意义上不免有鼓励超募之嫌,容易对市场行为产生不必要的误导。

  超募在本质上是违背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原则的,上市公司对于超募资金如果不能物尽其用,在原定募集资金使用计划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使增量资金至少能在产品的开发、技术创新、质量提高和扩大再生产、提高经济效益等某一方面锦上添花,则不免会造成资源的浪费。这并不是无足轻重的小事,事实上相当于一些超募企业对于超募资金的使用不仅并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即使对于原本计划内所募集的资金,使用上也需要分步到位的过程,不能说为了提高闲置资金的使用效率,理财就成为了必不可少的选择。

   A股市场2018年的IPO募集资金总额为1378亿元,理财规模却达到了1.67万亿元,虽然有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不得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的规定,但并不妨碍一些公司先用账面上的自有闲置资金去理财,然后再以种种理由通过资本市场去募集资金。理财的资金不能说全部来自募集资金,但募集资金曲径通幽流向理财的必然不在少数。而这种连募集资金也向理财靠拢的倾向,很大程度上是反映了上市公司对实业投资的信心缺乏。

  如果超募资金的用途就是为了理财,投资者还不如去买基金或买金融机构的理财产品,科创板上市公司也不会因为沾了高新科创的仙气,理财技术就会比专业机构还高。投资者愿意为科创板的超募买单,并不代表也愿意为其理财买单。那些募集到了一大把钱就不知道怎么用,只会大部分去搞理财的公司,实在很难让投资者相信他们的理财水平也会像搞科技创新一样高人一等。千万别像之前A股那些理财迷一样,被人一骗就是好几亿,到头来亏了本踩了雷还坑害了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