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挺进十时代:是民生也是政
推动生猪产业高质量发展
美盘金价再迎来一波跌势
世界趋势中的三个世界的划分
10个小习惯,让你从理财小白到达

消费税挺进十时代:是民生也是政治

2019-09-14 14:58 主页 来源:未知
消费税挺进十时代:是民生也是政治

10月1日起,日本消费税率将如期从8%上调至10%。从1989年到2019年,整个平成时代就是消费税从无到有、从个位数晋级两位数的大增税时代。

 

消费税挺进十时代:是民生也是政治

 

 

 

本次消费税上涨后,政府欲盖弥彰地搞出了一些“减轻税率”条款,以确保普通家庭的基本生活水平;商家也在大搞积分还原等,想办法转嫁消费税提高带来的负担。不过,所有的减轻与还原,只为缓解消费增税上涨带来的阵痛;而名目繁多、匪夷所思的各种增税对策大有打破生活节奏、搞乱寻常思路之势,其繁杂程度堪比史上最复杂的上海垃圾分类法,让后者不能专美于前了。

无疑,这是一个搞搞搞脑子的时代,许多简单明了的事情却要搞得其烦无比,尤其是涉及到钱的问题,一分一厘的出入都值得拿捏和精查,算是给平淡枯燥的生活增添一点趣味吧。比如,政府苦心孤诣地琢磨出一些“减轻税率”条款,让人烦上加难,摸不清头脑。简言之:生活类必需品可维持8%税率,奢侈性消费增至10%;饭店外卖8%, 堂吃10%;饮料8%,酒类10%;同是酒类,不含酒精的啤酒、烧酒等,酒精含量不满1度的甜酒,料理用的味醂和料理酒的消费税是8%,酒精含量超1%的酒类为10%;不含药物成分的健康饮料8%,含药物成分的精力饮品10%,等等。

这些在日常生活中似是而非的商品分类、自带脑筋急转弯喜感的增税规定,对于习惯了简洁明了思路的日本人可能是个难题,增税之后出现部分混乱也是可以预期的,而商家们借乘消费税的便车实行变相涨价、人为制造消费升级,更让人感到无可奈何。比如有的商家在增税前已经借故大幅提升了商品单价,完全覆盖了增税后需要返还的积分,为消费者雪上加霜;有的商家则以偷梁换柱的手法实行减量不涨价,大到房产小至食品均可通用,最终受损没商量的总是被动的消费者。

 

消费税挺进十时代:是民生也是政治

 

 

 

那么,日本为什么需要连续不断地增长消费税呢?在社会老龄少子化日益严重、国家财政不断恶化、经济发展长期乏力的情况下,征收消费税可能是唯一可以立竿见影的有效财源。安倍晋三首相在2017年曾提到,消费税率上调到10%有两个理由:一个是要把日本现在的社会福利制度交到下一代人手里,二是为确保市场及国际社会对日本的信赖与认同。增加的税收将让日本“全世代型社会福利制度”更加全面,并确保日本政府财政健全。

日本上调消费税,首先是一个的民生问题。安倍政府审时度势,认为日本国内经济持续复苏,国民可以承受一定程度的家庭经济负担,于是按原计划调涨消费税。据称,新增税收将优先用于伴随人口老龄化而增加的医疗和护理费用、支持养育子女费用、以及扩大免费保育和免费教育的对象范围等,积极应对少子化及确保社会保障金支出。

最近,一条安倍首相宣布日本幼儿教育全面免费、大学将为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提供免费教育的视频传播甚广,也引起了在日华人的欢呼雀跃,其实这就是消费税增至10%的配套对应措施之一。日本政府在去年底召开阁僚会议,研讨了幼儿教育与高等教育的免费问题,意在减轻家庭负担,让增税的效果和好处显而易见,为全社会提供公平的受教育机会。

当然,这项惠及成千上万家庭的福利政策,并不是平地起高楼。日本是一个社会福利比较充实的国家,诸如生育补助金、幼儿入托的学费减免、新生儿从出生到16岁为止可享受免费医疗、自治体政府提供儿童津贴等,各项福利制度原来就有。本次伴随着消费税的上调而做出提升和完善,进一步扩大社会受惠面,犹如为万米高峰再增高一米,广大国民都习惯以平常心接受。这种做法,在本质上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形式上变朝三暮四为朝四暮三。尽管如此,安倍政府的积极作为,还是值得评价的。

据日本央行预测,2019年10月消费税上调至10%后,日本国民的家庭经济负担将会增加2.2万亿日元。为此,安倍政府在年度预算中加入了2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资金,超过了提税所能增加的财政收入。预计2019年度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政策所需费用为7764亿日元。2019年度的费用全部由日本政府负担,2020年度之后由日本政府、各都道府县和市町村共同负担。政府希望以此减轻育儿家庭的负担,应对少子化问题。

安倍政府愿以大手笔来应对提升消费税后可能引起的消费萎靡和经济萧条,深层的原因还在于,上调消费税不仅是民生,更是政治。在日本,从来没有能够灵活提高消费税的政治环境,上调消费税始终是历届政府难以跨越的鬼门关,甚至付出内阁倒台的政治代价。在消费税问题上惨遭滑铁卢的政治家历历在目,让后来者心有余悸。

回顾平成的历史,1988年12月,竹下登内阁通过消费税法;1989年4月,首次实施3%消费税率,之后受到里库路特事件等的影响,竹下首相于同年6月辞职。1997年4月,桥本龙太郎内阁将消费税率上调至5%,加重国民负担;1998年7月12日参议院大选,执政自民党惨败,桥本龙太郎内阁倒台。

2008年9月,鸠山由纪夫民主党打出“4年内不上调消费税”的执政公约,在大选中获胜,实现了政权交替。2010年6月,菅直人内阁在参院选举前提出“消费税10%”,在选举中惨败。311东日本大地震后,菅直人应灾不利受到弹劾,2011年8月26日黯然辞职下台。2012年6月,野田佳彦内阁提出消费税率2014年提升至8%,2015年提升至10%的法案,8月10日获参院总会通过,12月解散众议院总选举,执政民主党惨败,野田内阁下台。

2014年4月,安倍晋三内阁将消费税率提升到8%。2014年11月,安倍把原定于2015年10月的消费税增税,推迟一年半实施;2016年6月,再度推迟2年半,改至2019年10月实施。

本次,安倍在7月取得参议院大选的胜利,在9月完成内阁改组,10月如期实施增税,在时间顺序的安排上颇具政治匠心。安倍携参议院选举大胜之优势,大胆出手提升消费税率,主要看中了两点:一、借助2020东京奥运会期间的访日外国人的消费来缓和政府赤字;二、在达成完全雇佣之前缓和家庭消费,减少国民生活压力。如果这两点都能实现的话,即意味着消费税增税成功,日本的经济环境会有一个好发展。安倍内阁能否顺利闯关,让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