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应用下银行金融服务的变革与挑
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
小鹏汽车缺钱的日子还没有过去
光投资理财收益,是普通人十年的
5G大潮来袭 手机产业链料成赢家

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

2019-11-17 15:54 主页 来源:未知
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

  回顾2013年至今的人民币走势。2013年至今,人民币汇率2017年升值、2018年贬值,今年不出意外还是贬值。以年度来看,已经出现持续贬值的压力,这是多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第一,中国的储蓄率在2014年接近50%,现在已经下降至45%左右。当储蓄率下降,而政府还在运用投资保增长的情况之下,经常帐户顺差会不断缩窄,未来两三年有可能会出现储蓄投资负缺口,对汇率形成压力。

  第二,资本流入难以支撑汇率。2019年一、二季度,我国均实现“双顺差”:经常账户顺差880亿美元、以及非储备金融账户顺差450亿美元。然而,与此同时,误差和遗漏账户出现了1300亿美元的净流出,基本抵消了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的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一般而言,净误差与遗漏占同期货物进出口额的比重一般不宜超过正负5%,这是国际上的标准定义,超出了就有可能是资本外逃。目前净误差与遗漏占同期货物进出口额的比重已经达到-6%,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流入对汇率的支撑非常有限。

  第三,未来两年最大的危险是通缩。全球在金融危机后的主要矛盾之一是生产过剩和需求不足,这种情况下最大的受害者是制造业发达的国家,制造业相对越发达的国家,在这种经济环境中受到的通缩压力越大。在我们的研究中,选取通缩最严重的2014-2015年,把所有国家的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作为横轴,PPI变化为作纵轴,会发现:当经济增长越依赖于工业增加值、越依赖于制造业,越容易陷入通缩的状态。在明年开始,美国经济进入快速下行通道、欧洲经济起不来、中国经济难以回暖,在这种情况下全球需求会进一步萎缩,但生产能力并没有大幅下降,所以还会陷入通缩,而通缩的时候就是人民币贬值的时候。我们选取2010年~2015年期间,用NDF(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交易)与当期汇率之差做为贬值预期,与国内PPI做回归,回归效果非常显著。这种情况下,未来两年人民币汇率受到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进一步,我们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拆解成三部分:收盘价+篮子货币+逆周期因子。观察逆周期因子可以发现,自从2017年5月份正式启动以来,主要作用是对冲收盘价的贬值压力,在2019年5月之前一般是对冲200个基点,最高250基点。但是2019年5月中美冲突加剧之后,逆周期因子一度对冲幅度达到了600个基点。2019年5月份,人民币汇率基本上稳定在6.9左右。随着外部压力的上升,2019年9月开始稳定在7.07左右,未来这个稳定机制受到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综上,个人觉得还是要继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打开人民币汇率的弹性,给其他的逆周期政策留下足够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