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掉投资理财四大恶习
6大基金经理最新策略来了
春泉产业信托再融资5.5亿美元
7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全透视
7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全透视

6大基金经理最新策略来了

2019-11-25 15:56 主页 来源:未知
6大基金经理最新策略来了


2019年已近尾声。近期,各大卖方、买方机构纷纷发布年度策略,对2020年宏观经济和市场投资机会进行分析。在今年仅剩1个多月的情况下,公募基金经理如何看待明年的投资机遇,他们将如何布局2020年?
 
证券时报邀请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上海GARP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洪流,泓德基金副总经理、泓德远见回报基金经理邬传雁,景顺长城基金总经理助理、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刘彦春,融通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监邹曦,中欧基金基金经理周应波,海富通内需热点混合基金经理黄峰等6位知名绩优基金经理,分享年度策略以及对明年的布局思路。
 
预计明年以结构性行情为主
 
中国基金报记者:对明年的宏观环境和市场机会有何看法?会有哪些核心因素影响市场?市场存在哪些潜在风险?
 
刘彦春:展望明年,经济下行压力还会持续加大,逆周期调节仍需加码,货币政策仍将以稳增长为基调,维持中性偏松态势,财政政策力度也将有增无减。在全球宽松的大环境和国内市场流动性稳定的情况下,对明年的市场不必悲观。目前增长放缓、流动性宽松、科技创新停滞三重因素叠加,存量优质资产的估值泡沫化进程仍会继续。随着刚性兑付的逐步打破,无风险收益率持续下行,市场的高估值有望延续。
 
在流动性收紧信号出现前,市场整体风险不大。尽管CPI上行带来了一定的紧张情绪,但央行传递的信号偏正面。需要留意的是明年1、2月份的CPI数据,可能会给一些估值较高价格较贵的股票带来波动。
 
此外,我国正处于产业升级、向高质量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与部分发达国家在贸易、科技、军事甚至价值观方面的摩擦和冲突可能加剧,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对国内相关企业和市场产生一定影响。
 
洪流:宏观经济前低后高,今年底至明年初,通胀压力过后货币宽松可期。同时,PPI同比增速有望在明年一季度转正,企业盈利也将同时好转。
 
影响市场波动的核心因素有三点,一是CPI,预计年底至明年1月份有突破4%~5%的可能;二是地产销售是否出现明显下滑;三是明年所得税与增值税改革红利边际减弱,消费行业面临一定压力。
 
黄峰:市场是多变的,我们在研究和判断的同时,必须始终保持谨慎和敬畏。立足当下的行情和信息,我们很难对明年全年的市场行情做出准确判断。只能说未来一段时间,我们对大盘持中性态度,在乐观中保持一份警惕。目前,行情在结构上过于集中、动力单一,稳定性不足。三季度以来,我们曾多次强调风险控制的问题,未来依然是这样。
 
无风险利率、投资者队伍结构变化对市场风险偏好的影响,以及金融市场改革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核心因素。无风险利率以及风险溢价水平是影响权益类资产估值水平的重要变量,当前市场对于未来无风险利率的走势依然颇为纠结。市场的主要参与群体对于股市的投资趋势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近年来,外资的加速流入带来了市场风格的变化,这种变化还在持续之中。外资、养老金以及银行理财资金都会深刻影响市场风险偏好和选股倾向,进而带来市场的波动。金融市场改革也会深刻影响未来一年A股投资生态圈。此外,近日来,针对创业板、新三板的改革措施频出,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势在必行,我们也会密切关注政策的动态。
 
邬传雁:2018年股市调整比较大,2019年得以恢复,总体看,2020年的宏观环境不会太差,市场也将比较平稳,不太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随着经济结构的持续调整,居民在资产配置中对于金融资产特别是优质股票的需求将会提升,资本市场也将迎来历史性机遇。
 
周应波:明年年初的宏观数据可能会比较稳,下半年存在经济下滑的压力,但不一定特别大。所以在明年的投资中,淡化宏观因素是比较好的策略。从市场机会来看,今年市场的结构性行情明显,不少优质公司的估值已经完成国际对标,估值继续抬升比较困难。明年市场整体投资机会可能会比今年大幅减少。总体而言,我们对明年的投资持中性偏乐观的观点。
 
明年影响市场的核心因素主要分为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内部风险方面,主要看政策走势、改革趋向以及通胀水平。外部因素则主要在于中 美贸易谈判的进展。而风险也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国内通胀能否如期回落,二是国际间贸易是否会出现不确定性。
 
邹曦:目前市场最关注的宏观数据主要是“3”、“6”、“7”三个数字,即CPI超过3%之后,通胀压力将加剧;GDP跌至6%之后,对经济增长的担忧会提升;中 美经贸摩擦缓解后,人民币汇率会回到“7”以下。对这种宏观格局的解读,决定了市场方向。
 
我们认为,对滞胀压力不用过于担忧。关于“胀”,猪肉推动的食品价格上涨,将抑制货币政策放松的进度,但货币政策本来就没有大幅宽松的条件,而且“猪通胀”也不太可能导致货币政策收紧。关于“滞”,也没有必要过于担忧,虽然中 经贸摩擦导致制造业持续下滑,但由于周期滞后的因素,房地产投资保持韧性,短期内中国经济不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这也是中国经济韧性的体现。正是基于此,中 美经贸摩擦有望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A股市场短期内不会有系统性行情,下跌空间也极为有限,或将呈现慢牛逐步加速的状态。首先,通胀将制约无风险利率继续下行,甚至会推动其上行,盈利预期稳定增长的消费板块估值提升受到压制。其次,中 美局势缓和后,技术股的产业趋势逻辑需要重构,自主可控的需求长期依然存在,但短期不那么迫切,有可能在明年逐步证伪。今年以游资为代表的增量资金推动技术股强劲反弹,明年其边际效应有所衰减。第三,房地产建安投资持续+基建重启,将会对冲经济下行风险,使得明年的投资需求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房地产竣工周期已经启动,将有效促进消费需求,尤其是房地产相关的周期消费需求,明年增速或将有所加快,预计会对冲下滑力量保持稳定。因此,2020年经济企稳概率较大,反映在A股市场,预期受到极度压制的低估值顺周期资产表现会更好,主要体现在竞争格局良好的周期投资和周期消费板块。第四,由于经济整体平淡,货币政策持稳,金融地产板块表现可能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