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小知识:攒钱良方,生财妙招
广发基金再添“理财新基”
去年净值型理财产品火热
年终奖投向哪儿 你想好了吗?
全球经济放缓或仍成绊脚石

广发基金再添“理财新基”

2020-01-14 14:36 主页 来源:未知
广发基金再添“理财新基”

  自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广发基金正在发行的一只名为广发汇择纯债一年期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就是这种专门给想要投资类似一年期银行理财的投资者们打造的一种理财新选择。

  理财替代新选择

  刚刚过去的2019年让股民们欢欣鼓舞,但是对于中低风险偏好的投资者来说,却是比较“沉闷”的一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进程不断推进,传统对标银行理财的货币类基金收益率持续下行,银行理财规模持续收缩,债券市场刚兑信仰打破,中低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可以选择的范围越来越小,何处可以安放溢出的理财资金,变成了对很多家庭来说非常迫切需要弄明白的问题。

  在此背景之下,不少投资者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公募基金上。公募基金有强大的投研实力,在过往也一直为银行等机构输出专业化的投研支持及财富管理能力,在运作上拥有成熟的净值化管理经验,产品每日估值,收益清晰可见,相比大多数金融投资机构,公募基金制度更健全、运作更规范、信托关系履行更彻底,并且公募基金产品数量众多,产品线完备,能够匹配各种类型的投资者风险偏好,是普通客户理财产品的新选择。

  目前已经有部分大型基金公司专门根据过往银行理财客户的风险收益特征,发行或调整了部分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投资策略,打造了专门的“低波动”稳健收益产品线。以广发基金为例,其广发安泽短债、广发安享、广发趋势优先就分别对标3个月、6个月以及1年的银行理财产品,为不断满足投资者更加多远化的需求,广发基金还在不断丰富和完善这一理财产品线。记者了解到,自2019年12月23日至2020年1月31日期间,广发基金正在发行的一只名为广发汇择纯债一年期定期开放债券型基金,就是这种专门给想要投资类似一年期银行理财的投资者们打造的一种理财新选择。

  13年老将亲自挂帅

  据悉,广发汇择拟由广发基金债券投资部副总经理高翔挂帅。高翔拥有13年证券从业经历,曾任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资产管理部固定收益处副处长,在邮储银行(5.760-0.03-0.52%)任职期间,既从事过理财产品研发相关工作,又曾管理众多类型固定收益投资组合,合计管理组合规模超3500亿元。2017年加入广发基金以来,高翔先后管理了广发景兴、广发集嘉等明星产品。由于历经市场多轮转换,高翔投资经验丰富,资产配置能力强,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29日,高翔管理的广发集嘉二级债,过去3个月收益率位列同类型基金5/248,过去6个月位列同类型基金4/236,其超额收益获取能力可略见一斑;同时,高翔非常关注绝对收益,投资审慎稳健,回撤控制能力很强,据wind数据统计,在其管理广发景兴中短债期间,面对2019年4月份及9月份债市回撤,产品净值稳如泰山,最大回撤仅0.03%,同期中债总全价指数最大回撤为-1.72%;丰富的市场经验让其拥有了敏锐的市场直觉,高翔非常善于通过仓位和久期管理组合市场风险,自2018年4月13日起管理广发汇元定开基金,截至2019年11月29日,管理以来年化回报4.99%,即使经历2018年8月及2019年4月债市回撤,产品净值仍稳步上升,且自其成立日起任意工作日买入广发汇元纯债并持有一年,盈利概率100%,持有期平均收益率5.17%,稳步跑赢目前一年期银行理财平均收益率。

  对于正在新发的广发汇择一年期定开基金,高翔计划仍然以追求绝对收益为产品目标,在保持净值较平稳增长的同时,控制净值波动幅度。在投资策略方面,以绝对收益的思路运作,主要运用高等级信用债票息策略和杠杆套息策略,并通过利率债波段操作提升收益,同时通过期货等衍生品作为提升收益、管理风险的手段。之所以选择发行一年期定期开放式基金,一方面是因为对标一年期银行理财,匹配投资者风险收益特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封闭式的运作会更便利于资金投资管理,封闭期间组合无需应对赎回,既可避免频繁申赎对基金管理造成冲击,保持投资组合的稳定性,也可以有效提高资产投资比例,使基金经理更从容地运用回购等投资杠杆工具,有利于放大投资收益。对于投资者而言,定期开放可以避免追涨杀跌。以中证全债指数为例,自2002年12月31日基日起任意时点买入,截至2019年11月29日,持有1个月、3个月、6个月、9个月及1年,持有时长与盈利概率明显呈正相关,其中,持有1年盈利概率高达81.07%。因此,从历史数据看,一年定开纯债型基金收益率较开放式长期纯债型基金收益更高,因此可作为较好的理财品种选择。

  2020年操作思路

  对于2020年市场,高翔认为,从基本面角度来看,经济增速仍有下行压力,但由于通胀上升的原因,名义GDP可能已经企稳,甚至短期拐头向上。PMI基本企稳,窄幅震荡,上下动力均不大。房地产投资平缓向下仍有较高水平,基建投资在低水平企稳,制造业投资亦有企稳迹象。国际贸易条件趋势性转差,进出口总量下滑,呈现衰退型顺差;名义消费反弹。经济基本面情况总体支撑债市。在通胀方面,猪价拉动CPI持续上行,通胀上涨预期短期难以消除;PPI低位震荡,有可能出现长周期趋势拐点。通胀预期和压力抑制收益率下行。从货币政策来看,保持稳健中性,总量流动性合理充裕,资金价格中枢在2019年底开始下行,有一定的杠杆套息价值。从债券市场估值来看,收益率绝对水平在20%分位以内,绝对收益吸引力一般;期限上中长端段相对凸出;中短久期品种信用利差在20%分位以内,低评级信用利差预计仍会走扩。

  从中期来看,尽管经济实际增长动能仍需累积,但名义增长可能企稳甚至反弹,主要源于通胀的上升。因此,通胀因素是中期一个重要风险点。短期而言,资金面偏宽松,流动性较为充沛。在没有见到资金面出现变化的时候,短端收益率下行可能会带动长端下行。资金价格中枢下行,套息价值提升。所以,对于债市整体短期偏乐观,而中期相对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