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亿人上支付宝“看基金逛银行
疫情还将带来哪些经济风险?
俄汇市股市动荡 央行出手维稳
石油价格战引全球金融市场巨震
“云”上自由行蓄积旅游新势能

疫情还将带来哪些经济风险?

2020-03-11 11:39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还将带来哪些经济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政府及时出台各项政策措施,积极做好“六稳”工作,目前全国复工复产取得积极进展。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近期组织专家开展专题研讨。专家认为,中国经济具有巨大的弹性和韧性,能够克服当前困难和风险基础上快速回归向好发展的轨道之上。如果能够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要警惕货币政策释放的流动性难以流入实体经济,带来资产泡沫化风险,妨碍疫情后中国经济的恢复。当前经济工作的重点应在于有序展开复工复产,使经济循环尽快常态化,不宜在经济社会秩序没有常态化之前展开大规模的经济扩张计划。

识别疫情带来的经济社会风险点

当前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经显现。未来还需重点防范哪些风险?

刘元春提出了六点。一是经济增速下行下,就业风险是最大的灰犀牛。二是经济增速下行的同时,物价的结构性上涨势头将进一步显现,应谨防“滞胀”风险。三是要高度警惕疫情在全球蔓延所带来的全球经济快速下滑、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风险。四是要高度重视房地产市场的不确定性,防止房价快速回落。五是要高度警惕放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资产泡沫化风险。六是要高度警惕过度积极财政政策所带来的政府债务加剧风险。

刘元春说,据测算,若2020年经济增速为5.5%,非农就业增量将比2019年减少近百万。这虽然不会造成大面积的失业问题,但会使就业形势明显吃紧。他也指出,疫情后期,不同行业和不同区域的复工复产进程不一致,会导致供应链出现瓶颈,部分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因此,宏观政策需要警惕1、2季度物价的结构性过快上涨,防范滞胀风险。

刘元春还提出,目前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势头明显加剧,2月底国际金融市场也出现大幅动荡。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将会面临全球经济与国际金融市场的巨大不确定性,应当做出相应的预案。此外,他表示,如果房地产降价预期形成将容易形成“购房意愿下降——需求减少导致房价下降——降价预期增强”的不利循环,这对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将产生较大冲击。

刘元春强调,目前在经济循环没有基本恢复的阶段,货币政策释放的流动性难以流入实体经济,反而会大规模进入金融市场,带来资产泡沫化风险。而资产泡沫将必然会在之后引发金融市场的大幅度回调,这会妨碍疫情后中国经济的恢复,可能再度打击经济。过度积极的财政政策,将会导致政府债务和宏观杠杆率大幅度上升,成为金融风险的核心根源,也会阻碍社会生产率的提升。

拉动经济恢复,从需求侧还是供给侧?

从需求侧还是供给侧拉动经济是国内经济界一直讨论的老话题。3月初,数十万亿元基建项目推出的消息刷屏。

刘元春认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点应在于有序展开复工复产,使经济循环尽快常态化,不宜在经济社会秩序没有常态化之前展开大规模的经济扩张计划。经济政策应以疫情救助和促进经济循环体系恢复为主,坚持底线管理的基本原则。

刘元春进一步表示,坚持底线管理的基本原则,应重点关注防止企业主体破产带来过度的供给损失,防止政策过度刺激导致当前宏观债务率进一步攀升,防止世界产业链和供应链在中国的断裂,及时破除疫情带来的悲观预期自我强化。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应兼顾应对疫情和长期改革,供求两侧发力。疫情后实施大规模的基建,把由疫情冲击经济砸的“坑”填上,尤其对人口流入的城市群和区域中心城市进行适当超前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对轨道交通、城际铁路、教育、医疗、5G等基础行业投资。我们预测,到2030年中国城镇化率达71%时,新增2亿城镇人口的80%将集中在19个城市群,60%将在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等7个城市群,未来上述地区的轨道交通、城际铁路、教育、医疗等基础设施将面临严重短缺。

此次疫情反映出我国在医疗制度建设上仍有改进空间。上周,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发布,新一轮医保制度改革大幕开启。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彦斌表示,目前进入医疗、教育等领域仍面临一些“玻璃门”、“旋转门”、“弹簧门”等问题,应该加大力度实施以放松管制、促进竞争为核心特征的功能性产业政策,拓宽投资空间,从而在疫情过后为企业家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更多的发展机遇,切实增强企业家信心尤其是非头部企业、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企业家信心。

疫情无法撼动中国市场的自我良性循环

刘元春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各种防控和救治效果已经充分显示了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疫情对于中国数百万亿元的固定资产、接近9亿人的劳动力以及全世界规模最大、品类最齐全的生产体系难以产生实质性损伤。疫情无法撼动中国市场的自我良性循环。疫情期间,互联网经济与网上办公等新业态蕴含的效率提升和成本节约,对于日后的经济增长也将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居民消费升级、城镇化与工业化的推进,以及服务业的快速发展都将为中国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刘元春强调,当前经济政策坚持底线管理的基本原则,及时破除疫情带来的悲观预期自我强化,加强预期管理,使预期恢复常态化的关键点之一。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认为,为降低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恢复市场和社会信心,做好疫情防控是重要前提,推动产业有序复工是当务之急,稳定就业和食品供给是重要保障,完善公共卫生制度则需要补短板。

陈彦斌建议,货币政策要加强预期管理,发挥前瞻性指引作用,给予公众信心和稳定的预期。同时,提高货币政策的调控效率,要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破除经济与金融体制上的扭曲,并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改革步伐。此外,还应该从更全面的视野布局,采取“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一揽子政策予以应对。

任泽平认为,疫情主要是短期冲击,不会改变中国经济基本面和长期趋势,如果能够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