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千亿白马股暂停上市
谁是A股拟上市银行“赢家”
财经早报丨瑞幸复牌迎来抛售狂潮
小幅回落,明天,如何运行?
人造肉在中国又传来落地的消息

谁是A股拟上市银行“赢家”

2020-05-21 11:42 主页 来源:未知
谁是A股拟上市银行“赢家”

      在沪深两市上市银行业绩回暖兆头愈加明显的形势下,A股门外候场的拟上市的17家银行又交出一份怎样的2019年成绩单?
 
  上海农商行拔得头筹
 
  A股排队银行的经营业绩备受关注。据证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5月8日,湖州银行、上海农商行2家银行处于已反馈阶段,重庆银行、厦门银行、齐鲁银行、厦门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等多家银行进入“预先披露更新”名单,距离上市仅有一步之遥。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排队银行均是区域性中小银行,农商行占绝大多数,达到11家。
 
  除了江苏大丰农商行在大丰日报披露2019年年报外,其他银行都在官网或者中国货币网上公布了2019年业绩数据。
 
  从净利润规模来看,上海农商行以88.46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规模拔得头筹。广州农商行紧随其后,去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5.2亿元。重庆银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和南海农商行排名三、四、五位,净利润规模分别为42.07亿元、37.58亿元和32.28亿元。湖州银行、江苏海安农商行、亳州药都农商行、大丰农商行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5家银行的净利润均在10亿元以下,大丰农商行净利润垫底,仅有5.09亿元。
 
  差异明显的还包括各家银行的净利润增速。在排队银行中,有11家银行净利润保持两位数增长,湖州银行的净利润增速最高,达到54.9%;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也处于较高水平,净利润同比增长36.11%;药都农商行则由正增长转入负增长,去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4.1%,2018年这一增速还超过20%。
 
  对于净利润同比下降,药都农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主要包括多方面原因:该行主动下调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政策的落实,该行贷款利率进一步走低,息差变窄,降低了利息收入;在降杠杆、金融政策及经济新常态等多种因素的叠加下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爆发,该行投资出现亏损;新金融会计准则的出台,该行对损失减值模型按照新准则要求进行了调整,同时出于审慎经营考虑,加大了对金融资产和信贷资产的减值计提。
 
  五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亏损
 
  从收入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仍是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多家排队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占比超过八成。在监管引导企业贷款利率下行和息差普遍收窄的情况下,银行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提升中间业务收入上。不过,在资管新规下,理财业务收入下降以及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下,多家拟上市银行相关业务出现负增长甚至亏损。
 
  数据显示,湖州银行、厦门农商行、大丰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和药都农商行5家银行去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规模出现亏损,个别银行更是连年亏损。例如,湖州银行去年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1.52亿元,相较2018年9998万元的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厦门农商行也存在类似情况,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超过1亿元。药都农商行则是由盈转亏,去年这一收入亏损909.98万元。
 
  相较于亏损,A股排队候审银行中,中间业务收入规模缩水的情形更为常见。例如,重庆银行2019年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2.58亿元,同比下降6.3%,主要是由于财务顾问和咨询服务手续费、托管业务手续费出现下降所致。受电子银行业务下降幅度较大影响,上海农商行去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同比减少14.77%。
 
  对于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亏损的原因,药都农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归因于三点,其一是该行主动减免银行卡、结算业务、短信提醒等46项业务相关手续费;其二是按照资管新规要求,该行主动压降传统理财业务规模,中间业务收入缩减;其三是随着新款结算产品的推出,结算手续费支出呈上升趋势。
 
  一位银行业分析人士认为,部分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亏损可能与业务调整、代客理财业务出现不良、老产品仍然处于刚性兑付等因素有关。未来银行要逐步转型,加大中间业务产品创新,稳步提升中间业务收入。
 
  严防不良率“反弹”
 
  尽管盈利能力差异明显,但在加大核销的处置力度下,拟上市银行去年的不良率普遍下降。不过,在今年疫情的冲击下,银行业整体的不良贷款率又出现抬头迹象,如何保持资产质量稳定成为各家银行亟待解决的问题。
 
  统计显示,厦门银行、齐鲁银行、湖州银行、上海农商行、东莞银行等10余家银行不良率出现下降,下降幅度在0.01-0.26个百分点之间。其中,广东顺德农商行下降幅度最大,该行2019年末不良率为1%,较上年末下降了0.26个百分点;大丰农商行和上海农商行的不良率降幅也超过0.2个百分点。
 
  某银行业人士表示,2019年整体的宏观经济虽然面临下行压力,但是呈现复苏迹象,商业银行应对风险的能力稳步提升,同时受前期监管的政策影响,风险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再叠加银行提高不良资产的核销力度,排队上市银行去年末资产质量出现好转。
 
  2020年疫情的袭来,令银行业整体的资产质量承压。来自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农村商业银行不良率为4.09%、城市商业银行为2.45%,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不良率分别为1.39%和1.64%。而目前正在排队候审的A股拟上市银行均为地方商业银行。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认为,疫情影响下,大多数领域受到冲击,银行客户也是一样,虽然政策层面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是不良率还会有所上升。而具体的上升水平和地域的产业结构、交易对手构成有关,从覆盖面来说地方银行可能影响会更大些。孟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