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主页 > 财经新闻 > 文章

转让化学发泡剂专利收益4亿元

2019-04-24 浏览次数:
转让化学发泡剂专利收益4亿元


当今社会,钱一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对于科学家来说更是如此。

科学家该不该有钱,该不该赚钱,人们一直讳莫如深,似乎他们天生就应该两袖清风,一穷到底。

1964年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邓稼先拿到了10元奖金。3年后,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他拿到的奖金依然是10元。2017年,王梦恕晒出自己的收入,月薪也才不到2万。而此时,我国很多公司的高管,年薪早已超过百万。

科学家就是穷?科学家,就应该穷?看到这些数字,很多人不淡定了。

当科学家有什么好?还有人说,现在大部分小学生的梦想都是长大后做网红,因为网红有钱。然而,科学家真的都这么穷吗?非也,下面我们要说的这位科学家的事迹就是一个“科学家成功致富”的案例,它向我们证明,科学家也可以很有钱。凭他们的刻苦、高智商和创造性劳动,为什么不可以呢?

这位科学家名叫毕玉遂,是山东理工大学的一名普通教授。

2017年,因转让价值5个亿的“无氯氟聚氨酯新型化学发泡剂”专利,获得了其中80%整整4个亿的收益。科技让国家富强,国家让科研人员致富,随着国家各项改革的深入,这将不是神话。一个专利值5个亿,拿出4个亿来给个人,这就是国家的诚意。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专利这么值钱呢?

首先,这个专利打破了世界垄断;其次,它将解决泡沫生产污染的问题,对全球环境保护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专利研究过程十分坎坷,基于它5个亿的价值,很多人一直虎视眈眈。创造者毕玉遂在这个过程中可谓胆战心惊,殚精竭虑。

2003年,毕玉遂第一次意识到泡沫生产存在的问题,即会产生大量氟利昂,破坏臭氧层。破坏臭氧层并不是冰箱的“专利”,只要生产中用到泡沫的产品,例如沙发、床垫,飞机、汽车,甚至是航天器的构件,都会产生这一问题。做泡沫需要用到发泡剂,传统生产发泡剂的方式会释放出大量氟利昂,这种物质在大气中保存的时间超过100年。泡沫是污染物的重要来源之一,而发泡剂技术一直被欧美垄断,始终没有解决环保中的问题。找到更清洁的发泡剂,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

当时,毕玉遂已经49岁,还有10年左右就可以退休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决定一试。深入研究后,毕玉遂发现现有的发泡剂都是物理发泡,不会参与到泡沫反应过程中,而在这一方面,欧美的技术已经非常完善,想要取得突破,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这反而激起了毕玉遂探索的兴趣。他另辟蹊径,决定研发化学泡沫剂。研究过程中,问题接踵而来。先是在申请科研经费的时候,由于没有现有的研究基础作为支撑,多次吃了闭门羹。此外,这项研究对国家很重要,保密程度很高。为此,他不能公开发表论文。没有钱,没有名,怎么办?撸起袖子干吧!自己动手,解决问题。毕玉遂拿出自己的全部工资,又找朋友借了很多钱,开始组建团队。每个人都很投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大家都在努力攻克这个难题。毕玉遂几乎每天都待在实验室里,几年来高强度的工作把他的黑发熬成了满头银丝。在他的脑海里,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攻克难题,如何让实验更快出成果。实验需要用到纸杯,他们就自己买。每天用掉的纸杯有几麻袋,5年时间里,他们总共买了16万个纸杯。

2008年,经过5年的思考和筹备,毕玉遂终于初步形成 一个想法,实验思路更清晰了。那一年暑假,儿子毕戈华回国探亲,得知发泡剂理论已经取得突破,即将进入试验研究状态,决定先中止留学,和父亲一起进行化学发泡剂的合成研究。为了保密,实验只有父子两人参与。经过几万次实验,2011年,他们终于掌握了聚氨酯发泡的化学反应机理,合成了反应需要的新物质。眼看就要成功,问题却又来了。样品刚一研发出来,就有感兴趣的跨国公司想要检测他们的样品。

2011年3月17日,毕玉遂和儿子以及两名学生,带着2500毫升样品,来到外国公司委托的华东理工大学高分子实验室。整个检测过程都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对方的目光一直盯着样品。测试时,毕玉遂就自己拿着样品往里加,一滴都不敢外漏。结果出来后,这家公司很满意,邀请他们去德国进一步做实验。这一次,同样所有的实验过程都在毕玉遂和毕戈华的视线范围内进行。实验结束后,对方很满意,希望继续合作,但他们要求先提供半吨产品。如果当时毕玉遂选择与其合作,收益一定可观,但他从一开始想的就是这项技术对国家的意义。因此,他拒绝了,“那不可以,我们的产品还没有得到专利保护,这是原则问题”。合作终止。

更大的问题在后面,2013年国庆节前夜,毕玉遂的实验室门锁竟然被撬了。不仅如此,与他相关的实验室都被盗了。毕玉遂相关实验室的门锁在国庆前夜被撬实验室18台电脑的硬盘都被盗走了,但这些硬盘并不值钱,很显然,对方并不是为了偷计算机,而是为了“偷”发泡剂的技术。这个“小偷”最终没有得逞,他千算万算,最终没有算过毕玉遂的认真和仔细。为了防止机密被窃取,毕玉遂从来不在实验室放任何相关的资料和样品。这件事让毕玉遂意识到得尽快出成果,好让专利得到合法的保护。如何把创新成果产业化,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他开始带领团队加班加点地干,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从2011年到2017年,他们做了超过12万次的实验。申请专利时问题又来了,毕玉遂找了当地的专利代理,但他们的业务水平达不到要求,又耽搁了好几年。直到2016年2月,事情才出现转机,新上任的山东理工大学校长王学真,了解到情况后,给国务院写了封信,详细介绍这一技术,信很快得到回应,王学真说这是他“这一生中做的最有意义的事”。

2016年5月份,国家知识产权局调研组进驻山东理工大学,指导国内国际专利的布局、撰写、申请等工作,最终高效完成了4件国内核心发明专利和1项国际专利的主体撰写,让科研成果获得最大保护。2017年,这一技术的专利网布局完成。据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化学发明审查部处长唐少华介绍:“经过检索,无氯氟聚氨脂化学发泡剂,是革命性的颠覆性的发明,是重大的理论创新和技术发明。”此时,毕玉遂已经63岁了。经过14年的奋战,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这一技术专利的价值高达5亿元,刷新了山东省专利许可记录,也是迄今为止,全国高校专利授权的最高纪录。

在2018年科技成果转化报告中,山东理工大学凭借毕玉遂的这一技术成果排名第一,清华等名校都排在这首普通学校的后面。这项技术每年可减排将近20吨量的二氧化碳,它使我国由最大的聚氨酯生产国,变成该领域最先进技术的引领者。

历经十几年艰苦奋斗之后,一夜之间,从普通大学教授变成亿万富翁,毕玉遂的生活有发生什么变化吗?答案:没有。他说:“在我有生之年,必定让全球所有有机泡沫材料中的发泡剂换成中国制造。”然而,没有了后顾之忧,毕玉遂就能够更专心地做研究,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做更多他想做的事情。不仅是毕玉遂,所有凭借自己努力做出科研成果的科学家们都一样。他们都赶上了好时代,劳动得到了认可,付出得到了回报。

未来,他们都可以更专心地做研究。科学家不会再穷了!我们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下一代:去做个科学家吧!科学家也能生活得很富足!

毕玉遂,1954年10月生,大学普通班毕业,山东理工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1年,由山东理工大学教授毕玉遂率领的研究团队发明的“无氯氟聚氨酯新型化学发泡剂”历时13年完成。2017年4月10日,该专利技术卖出5亿元天价。这项成果,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家认定为属“颠覆性技术发明”,“解决了一个世界性难题”。

相关新闻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ICP:鲁ICP备07501334号

Copyright © 2002-2019 山东广播网 版权所有(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