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缩量调整沪指跌0.87%
苏交科到底缺不缺钱呢?
石油航空泪汪汪,养猪堪比开银行
美股跳水:道指下挫超800点
卖酱油卖出超6000亿元市值

苏交科到底缺不缺钱呢?

2020-09-04 12:50 主页 来源:未知
苏交科到底缺不缺钱呢? 

上市以来,苏交科已经四度融资,超过同行业,但其管理效益反而较差。2020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同时实控人忽然让贤。时机过于巧合。

本刊特约作者 林依达/文

苏交科(300284.SZ)是国内首家工程咨询A股上市公司,在2011年12月IPO募集资金7.98亿元,并于2012年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上市之后,苏交科通过投资、并购、参股等多种方式将业务范围拓宽到环境业务、智能交通、海绵城市、电力等领域。

2016年,苏交科并购了美国最大的环境检测公司Test America100%股权以及西班牙设计咨询服务商 EPTISA 90%股权,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环境检测机构。

从其历史来看,苏交科的业绩持续增长除了自身发展外,离不开大量并购。2019年纳入合并范围的外购子公司有27家。

从财务数据来看,苏交科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营收从2011年的12.7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9.7亿元,净利润从1.32亿元增长至7.24亿元,扣非净利润从1.31亿元增长至7.15亿元。其中,2012年、2019年,苏交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下降7.02%、15.12%,但净利润增长是雷打不动的,分别增长7.19%、16.1%,扣非净利润分别增长4.55%、36.93%。

虽然受到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上半年,苏交科的营业收入却没有下滑,反而还出现增长,从2019年上半年的21.1亿元增长至21.9亿元,但净利润却从2.20亿元下降至1.11亿元,扣非净利润从2.20亿元下降至1.24亿元。此前年度都是无论营收怎样变动,净利润都能持续增长,而在营业收入增加的情况净利润减少,是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形。

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苏交科业务开展受到很大的影响,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5.4%;实现净利润为774.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1.2%。这是上市以来最糟糕的一季度业绩,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也是最糟糕之一。

融资多还是少?

苏交科似乎挺缺钱。

8月22日,苏交科披露发行股票预案,拟向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下称“珠江实业集团”)发行股票2.91亿 股(发行价格每股8.20元)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23.90亿元,拟用于大湾区区域研发中心项目(5175万元)、偿还银行借款(12亿元)及补充流动资金(11.51亿元)。

截至6月30日,苏交科账面显示货币资金21.69亿元(库存现金4.89万元、银行存款12.80亿元、其他货币资金8.89亿元),其他货币资金有7.11亿元是借款保证金,1.18亿元是开具保函保证金。整体上来看,苏交科的资金比较充裕,为何投资金额5175万元的研发项目还需要募集资金?还要补充流动资金呢?

苏交科表示,本次发行股票主要目的在于引入具备较强实力的产业或资源合作方支持公司发展战略,并引入长期资金支持公司业务发展。公司本次战略合作目的:引入战略投资者支持公司坚持现有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不改变,战略定位为“成为公共基础设施领域全球领先的工程咨询方案提供商”,发展目标为 “未来10年内,力争从全球40强上升到20强”。引入珠江实业集团,通过助力公司在粤港澳大湾区业务开拓、促进公司进行资源整合,发挥珠江实业集团的优势和资源,通过多种方式实现公司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

公司还表示,此外,其资产负债率较同行业平均水平偏高,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较同行业平均水平偏低。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有助于优化公司的资本结构,降低经营风险,使公司业务发展更趋稳健,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但是,资产负债率较同行业平均水平偏高,流动比率、速动比率较同行业平均水平偏低,这些是因为苏交科比其他上市公司少融资造成的吗?

IPO之后,苏交科还进行了三次定向增发,四次融资金额16.95亿元,远远超过其他上市公司。同行上市公司IPO及后续融资金额分别为:建研院(603183.SH)7亿元、勘设股份(603458.SH)9亿元(IPO)、设计总院(603357.SH)8亿元、中设集团(603018.SH)8亿元(IPO)、中衡设计(603017.SH)10亿元。

由此可见,苏交科的资产负债率偏高、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偏低,并不是因为融资少引起的。为什么苏交科在融资额远远多于同行上市公司的情况下,财务数据反而更差?很可能是因为融资太容易。

与同行业相比较,苏交科应收账款的回款最差。2019年,苏交科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388.26天,建研院175.86天、勘设股份332.56天、设计总院344.12天、中设集团311.90天、中衡设计148.25天。如果苏交科2019年年末的应收账款可以减少26亿元,那么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就可以回归同行业平均水平。而这个金额比此次要募集的资金还多。

2019年,苏交科的总资产周转率0.47次/年,建研院0.53次/年、勘设股份0.52次/年、设计总院0.50次/年、中设集团0.63次/年、中衡设计0.58次/年。更多的募集资金只会使苏交科的总资产周转更慢。

因此,苏交科要想改善某些指标,最好的办法不是盲目地募集资金,而是在选择客户方面要做得更好,选择更有实力的客户,缩短客户的信用期限,加大应收账款的催收力度。

唯有提升管理水平,才能真正地产生效益。

大股东让贤为哪般?

符冠华、王军华为苏交科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4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35.27%。

8月21日,符冠华、王军华与珠江实业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广州国发基金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及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同时,公司与珠江实业集团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认购协议》。上述协议生效并实施完成后, 上市公司控制权将发生变更。其控股股东将由符冠华、王军华变更为珠江实业集团,实际控制人将由符冠华、王军华变更为广州市国资委。

这次转让股权,符冠华、王军华可以套现4.28亿元。

上一次套现是在2019年9月17日,符冠华、王军华通过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253.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9%,套现金额1.10亿元。

符冠华、王军华合计持有3.43亿股,其中42.34%的股份已经质押。质押比例不算高,公司上市以来净利润一直在增长,2019年的净利润创下历史最好成绩,经营能力也非常强,为何大股东突然让出苏交科的控股权?

为了表示诚意,符冠华、王军华承诺苏交科2020年度、2021年度及2022年度的净利润数将分别不低于4亿元、5亿元、5.5亿元,三年承诺净利润数合计不低于14.5亿元。

这可比过去三年的业绩差了不少。2017年至2019年,苏交科的净利润分别为4.64亿元、6.23亿元、7.24亿元。难道既给钱又给业务的准大股东也难使苏交科重回巅峰?

应交税费异常

苏交科2019年营业收入59.67亿元,比中设集团46.88亿元高出27.28%,而2019年年末应交税费5.58亿元,远远超过中设集团的2.27亿元。

苏交科应交税费主要是企业所得税1.61亿元及增值税3.59亿元,中设集团的企业所得税为7896.73万元,增值税为1.13亿元。

正常情况下,上年末的欠税在下一年缴纳,如2018年年末欠税在2019年缴纳,但苏交科并非如此。苏交科2018年末欠税金额4.63亿元,而2019年支付的各项税费只有3.90亿元,说明2018年末欠税并没有完全在2019年缴纳。

这样的情况是从2013年开始的,而这一年苏交科按下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快速增长的按钮。在此之前,2010年至2012年,苏交科支付的各项税费分别为7379万元、8622万元、8009万元,而2009年至2011年年末应交税费分别为3598万元、4137万元、5132万元。不难看出,支付的各项税费比上年末应交税费高出不少。因为除了缴纳上年欠税外,本年还需要支付部分当年产生的税费。

到了2013年,苏交科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38.05%、31.32%,但支付的各项税费只有6519万元,同比减少18.60%,而2013年年末的应交税费1.21亿元,比2012年年末增加了106.52%,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2014年至2018年,各年末的应交税费分别为2.45亿元、2.34亿元、3.06亿元、3.70亿元、4.63亿元,同期支付的各项税费分别为1.34亿元、2.30亿元、2.17亿元、2.75亿元、2.97亿元。

职工薪酬奇怪波动

随着业务扩张及并购增多,苏交科的员工人数越来越多。

2015年至2019年,当期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分别为3877人、7209人、8976人、8239人、8319人。而同期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也越来越多,分别为6.68亿元、10.98亿元、20.92亿元、22.19亿元、17.7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6.06%、26.13%、32.09%、31.56%、29.78%。

2016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大幅增加,主要是当年收购了中山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咨询有限、美国环境检测公司Test America、西班牙设计咨询服务商 EPTISA,3家公司规模较大,其中单单Test America就有员工2000多人。

2017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继续增加1767人,虽然当年营业收入比2016年增加了23.18亿元,其中国外业务增加15.65亿元,营业收入大幅增加而人数随着增加,看上去也合理,但营业收入增加主要来自2016年收购的两家海外公司,分别于当年8月31日、9月24日纳入合并范围,纳入合并范围的时间只有几个月,而2017年是12个月。两家海外公司发展比较平稳,照说员工人数也不应该大幅增加。

2018年10月,苏交科以“零现金、零负债”为基础,以1.75亿美元的价格向Eurofins Lancaster Laboratories, Inc. (下称“Eurofins”)转让全资子公司Test America100%股权。一个月之后完成了股权交割工作。本次股权转让,带来投资收益6900万元。

Test America是苏交科旗下员工数量最多的公司之一,既然已经转让了,为何2019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有所增加?要知道,因为Test America不纳入合并范围,苏交科2019年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70.30亿元减少至59.67亿元。

2018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比2017年少737人,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从20.92亿元增加至22.19亿元,如果是提高员工待遇,支付的现金增加也可以理解。但接下来的2019年的情况就有些奇怪,2019年领取薪酬员工总人数比2018年增加了80人,而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减少了4.42亿元,虽然营业收入大幅减少,但净利润还在增加,并且创下历史最高纪录,为何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却大幅减少?

存贷双高

苏交科2018年年末货币资金大幅增加至26.51亿元,而此前最多时也不过是2017年的13.38亿元,增加了13.13亿元。苏交科解释,这是因为经营性回款增加和处置Test America收到的现金。

奇怪的是,与此同时,苏交科的有息负债还在增加,其中短期借款从2017年末的14.69亿元增加至2018年的25.08亿元,长期借款(含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从9.40亿元减少至8.02亿元,长短期借款净增9.01亿元,对于短期借款的大幅增加,苏交科表示,这是业务增长带来的资金需求增加。2017年营业收入65.19亿元,2018年70.30亿元,到了2019年已经减少至59.67亿元。短期借款增加这么多,业务增长在哪里呢?

2016年以来,苏交科因有息负债大幅增加导致利息支出大增。2015年至2019年的利息支出分别为2157.25万元、7647.18万元、1.22亿元、1.35亿元、1.37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03%、15.35%、19.49%、18.01%、15.69%。利息收入(不含执行工程承包业务和BT项目确认的利息收入)分别为1204.69万元、1188.54万元、851.25万元、1114.28万元、3754.90万元,与货币资金平均数的比率为1.20%、1.06%、0.70%、0.56%、1.38%。

除了利息支出大幅增加外,手续费用也大幅增加。2015年至2019年,手续费分别为234.23万元、1448.38万元、2822.54万元、1217.07万元、978.41万元。同期支付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的融资手续费分别为零、105万元、200万元、104.19万元、379.80万元。

为何支付的手续费用远远小于财务费用列支的手续费?

2017年手续费高达2822.54万元,是2015年的12倍,是当年利息收入的3.32倍。

2019年上半年手续费1120万元,而2019年全年只有978.41万元,下半年无需列支手续费,还要冲回手续费?

2019年每个季度末,苏交科的货币资金在14.87亿元至27.85亿元之间,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入6.85亿元,以至于2019年年末货币资金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7.85亿元。利息支出远远多于利息收入,苏交科有必要在持有27.85亿元现金的同时借款超过30亿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