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越是淡季价格战就打得越厉
外资持股比例进一步放开意义深远
A股与美股,究竟谁更贵?
全通教育的前路还通么?
天士生物19年才上了一款药

外资持股比例进一步放开意义深远

2020-09-11 15:32 主页 来源:未知
外资持股比例进一步放开意义深远

放开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对国内金融业态的影响
江海峰:
 
“ 外资机构在银行、证券、期货、保险、信托业持股比例的逐步放开,是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的体现,是中国经济进一步与世界融合的重要举措,也是履行我国对外开放承诺的体现。”
带来国际先进的金融业运营和管理经验
 
金融业在西方发展历史比较长,并涌现了一大批资本充裕、人才济济的金融业巨头。随着他们来到中国控股甚至全资控股在华金融机构,必将带来国际先进的经营和风险管理模式,以及产品创新等,形成鲶鱼效应。
 
将倒逼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形成更为多元化和良性竞争的营商环境
 
如果说在开放之前,中国金融业还可以在一个比较封闭的、缺乏外部竞争的环境中发展的话,那么金融业对外资的全面开放,会使得国内金融从业者马上在金融的各个领域面临全球顶尖的行业领导者的挑战。江海峰建议:“中国本土的金融机构应该抓紧时间,做好内部管理、人才储备、系统更新、产品布局等各方面的准备,找差距,补短板。”
 
国内金融业监管要求将更高
 
对于外资开放带来的一系列改变,相关监管部门需要积极研究对策以应对新的监管挑战。举例来说,对于外资资管机构的国内投资敞口,是否需要与该机构的国外敞口合并计算以符合上市公司外资投资者的持股比例限制,就是一个新的课题。
 
江海峰:
 
“ 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规模和水平很大程度决定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水平和资源配置方向。目前,我国的资产管理市场规模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无论是已经落地的外资控股银行理财公司,还是目前在申请或审批中的全资基金管理公司,都将成为中国资管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为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投资者将受惠于资管市场的开放
 
基金管理公司和银行理财公司都会发行面向零售投资者的产品。在较低的投资门槛之下,普通投资者也可以享受到发展历史更长、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更大、风控系统更严格的国际资管公司的产品或者投资顾问服务。
 
更重要的是,许多国际资管巨头坚持客户第一的原则,强调受托责任,对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严格。而且这些公司也会参与到投资者教育的工作中,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改变我国目前股市散户多、机构少的格局,也让广大投资者实实在在地享受国家改革与开放带来的红利。
 
推动中国资管行业向国际先进水平看齐
 
国际资管公司拥有较强的多资产、多币种、跨周期、全球化和定制化的资产配置能力,完备的风险管理技术和比较专业的客户服务水平。江海峰表示:“在资管业务开放的背景下,国内资管从业者得以近距离地观察国际同行先进的做法,完善产品线和客户服务水平,形成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的联动,促进全行业投资水平和服务水平的提高。”
 
有利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和要素配置
 
而从市场发展水平的角度,从宏观经济角度,国际资管公司经历了很多次周期和产业变革,使得这些公司有更长时间的积淀和以国际视角来看待中国这一全球最大发展中国家所在的历史时期和经历的产业和消费升级,也更有利于把资金投入到新的生产方式、新的商业模式和新的增长空间。
 
“热钱流动”为金融市场带来了机遇和挑战
江海峰:“‘热钱流动’是当下中国金融开放发展过程中不得不经历的‘成长的烦恼’,然而这也意味着全球资本对中国市场的看好。对于这些现象带来的风险,我们应给予足够的重视并采取积极的措施来引导和应对,为目前的金融市场开放夯实基础,创造一个健全发展的金融生态圈。”
 
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的历史经验来看,都少不了类似的情况出现。资本的本质在于逐利,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出现“热钱”,这本身也意味着全球资本看好中国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宏观经济在后疫情时代中快速地复工复产,展现出了惊人的韧性和活力,更是提高了中国资本市场的魅力。
 
相比之下,全球疫情造成部分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陷入停滞以及一些地缘政治的原因,造成“热钱”的流动会更为频繁。而且,目前国内的金融开放政策不断前行,资本市场不断向外资开放,亦是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必然趋势,在这样的趋势下,大额的跨境资本流动是一个必然的现象,但我们不应该“因噎废食”。
 
与发达国家金融市场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和监管当局一直在强调金融应服务于实体经济。目前类似“热钱流动”的现象,如果持续出现,会对实体经济稳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所以,我们认为需提高重视并积极应对和管控:
 
首先,对海外资本要有所选择,并非所有外资进入中国市场都有利于发展,我们仍需要对外资进行甄别和引导,重点引入那些真正看好并扎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长期资本,保险资金、年金、养老金等,为市场发展提供长期有效的助力;而对于那些现在所说的“热钱”,则应该制定相应的制约措施,防止这些短期投资对中国市场造成动荡;
 
其次,对于海外的资本账户的放开仍需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尽管这两年政府在坚决地推进金融开放,鉴于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复杂,海外不少金融市场处于动荡之中,只有谨慎前行方能保证国内市场向安全健康的方向持续发展。另外,有效地利用高科技的监管手段,从数据层面对金融风险进行把控,进一步根据展业三原则做好反洗钱等重要监管工作,才是目前当务之急。
 
注:[1] 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往期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