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所拟于纽交所上市
9月股东增减持均现井喷
陆金所赴美IPO:半年收入257亿
明天A股开盘,“银十”行情会来
“玻尿酸女王”狂赚200亿身家

9月股东增减持均现井喷

2020-10-08 12:42 主页 来源:未知
9月股东增减持均现井喷


金融终端数据统计显示,9月A股二级市场一共公告发生了2335笔减持、257笔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发生在9月之前但公告日在9月1日之后的增减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9月之前、而最后增持日期在9月之后的区间增减持行为)。
 
8月A股二级市场一共公告发生了801笔减持、105笔增持(按照公告日期,已剔除发生在8月之前但公告日在8月1日之后的增减持,但未剔除起始日期在8月之前、而最后增持日期在8月之后的区间增减持行为)。
 
由此可见,9月虽然增持和减持均有所增加,但重要股东减持力度明显大于增持。减持笔数上升幅度为191.51%,增持笔数上升幅度仅为144.76%。
 
银行高管仍热衷增持 新希望股东增持因信披被点名
 
增持方面,9月以银行股为代表的低估值板块依然是董监高或重要股东增持的重点。此外,近期被热议的消费股也出现了增持的身影。
 
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显示,9月招商银行、浙商银行、渝农商行均发生了高管增持。其中又属招商银行被增持次数最多。
 
参与招商银行增持的均是董监高团队成员。田惠宇、王良、刘建军、熊良俊、汪建中五人参与,增持价格在每股36.70元至每股37.53元之间,合计增持17.75万股,合计斥资约662.5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以9月30日收盘价每股36元计算,上述五名高管9月增持部分出现小幅亏损,亏损幅度在1.90%~4.07%之间。
 
招商银行在9月出现了较大人事变动。9月11日,招行发布公告,因工作变动原因,李建红辞任招商银行董事长职务,缪建民将担任公司第十一届董事会董事长。9月24日招行再次发布公告,缪建民担任招商银行董事、董事长的任职资格获得银保监会核准。
 
今年以来,招行董监高团队至少已有十余人多次增持公司股票。在银行板块整体破净的背景下,招商银行A股目前市净率达到1.53倍,仅次于宁波银行。不少市场人士也多次对公司表示了看好。
 
如广发证券在点评公司中报时指出,招商银行今年上半年在可比股份行同业中仍保持领先,财富管理业务恢复高速增长,存款结构优化。广发证券因此给予了招商银行A股“买入”评级,认为其合理价格为每股40.18元左右。
 
但另外两家被高管增持的上市银行估值就便宜得多了。浙商银行目前市净率为0.80倍,渝农商行只有0.63倍。
 
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数据显示,浙商银行高管在9月共出手增持了15次,这是去年年底稳定股价承诺的收官之作。
 
9月16日,浙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去年12月21日发布的11名高管自愿增持公司A股股份计划,已在承诺的期限内实施完毕。11名增持主体因实施本次计划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共增持本公司股份298.6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40%,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3.86元至4.43元,增持金额合计人民币1212.4434万元。
 
浙商银行去年11月26日上市,发行价为每股4.94元。但目前其股价只有4.22元,即使复权后,依然处于破发状态(公司7月实施了10派2.4元(含税) 的年度分红方案)。
 
 
华泰证券指出,浙商银行有其优势,但亦有不足之处。优势主要在于较高的资产端收益率、投资收益、节税效应和不断压降的成本收入比。不足主要在于存款成本并不占优以及中间收入贡献不足。华泰证券因此给予了浙商银行“增持评级”,2020年目标PB为0.83倍,目标价4.62元。
 
渝农商行也在9月9日发布了关于稳定股价方案实施进展的公告。增持计划的主要内容为自2020年6月8日起6个月内,增持主体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以不超过上一年度自本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本行无限售条件的A股流通股份。按照计划,公司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计11人将参与此次增持。
 
截至9月9日,渝农商行上述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以自有资金增持银行股份6.76万股,成交价格区间为每股人民币5.13元至5.19元,合计增持金额人民币34.85万元,按照上述人员上一年度自本行领取薪酬(税后)15%计算,增持金额已经过半。
 
渝农商行同样处于破发状态。渝农商行2019年10月29日上市,发行价为每股7.36元。今年5月实施了10派2.3元(含税) 的分红方案。但其目前市价仅有每股4.99元,不但大幅破发,即使是上述参与增持的董监高也小幅被套。
 
 
此外,根据9月10日消息,渝农商行因未严格监控贷款资金流向致部分贷款被土储机构使用等5宗罪被重庆银保监局罚款180万。
 
银行板块因估值低而屡屡被增持,却依然暂时未能受到更多资金追捧。但与此同时,因屡创新高而备受争议的消费板块,9月也出现了重要股东增持的身影。
 
9月14日~9月24日,新希望副董事长王航五次出手增持新希望股份,合计增持数量达到55000股,价格在每股28.43元~31.60元之间。
 
值得一提的是,王航出手正是新希望股价大幅回调之际。8月31日,银河证券策略团队最新研报称,“不为创纪录的消费股再唱赞歌”,这一说法引发了市场热议,同时也伴随着大消费板块的回调。9月以来新希望的股价跌幅达到27.11%,王航出手颇有为新希望普通股东传递信心之意。
 
但新希望在9月还因增持而收到了深交所关注函。9月23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新希望六和下发监管函。监管函指出,新希望六和8月5日就已收到股东新希望集团增持到期完成的通知,但迟至8月27日才披露相关公告。根据当时的公告,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计划自2020年2月5日起6个月内以不低于2亿元、不超过4亿元增持公司股份,增持价格不超过20元/股。截至8月5日,增持计划实施期限届满并已实施完毕。新希望集团增持200万股,占新希望六和总股本的0.05%,增持金额合计约3653.1万元,未达到承诺增持股份金额下限的原因主要在于,新希望六和股价自2月14日起持续高于增持价格上限,不符合增持的条件。
 
减持井喷 面对“压力测试”个股表现分化
 
减持方面,9月产业资本、财务投资者、重要股东的减持力度大幅上升。原因之一在于以科创板为代表的次新成长股前期涨幅过大,同时8月为中报披露窗口期,许多公司重要股东的减持计划因此推后。
 
东方财富Choice金融终端显示,9月共有17家科创板上市公司有重要股东减持,共计发生114笔。
 
其中,柏楚电子发生的减持非常引人注目。8月24日,柏楚电子发布公告,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周荇,董事、副总经理胡佳,高级管理人员、财务总监韩冬蕾,高级管理人员、市场总监徐军出具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周荇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8.75万股;胡佳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5.625万股;韩冬蕾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5.625万股;徐军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625万股。
 
 
9月,上述董监高的减持行为如约而至,且价格都在每股200元以上。9月21日,柏楚电子发布公告称,本次减持计划实施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财务总监韩冬蕾持有公司2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25%。截至2020年9月18日,韩冬蕾通过集中竞价减持公司股份3.4961万股,减持计划实施数量已经过半。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包括韩冬蕾在内的董监高们目前已经减持公司股票11.226万股,套现金额达到2466万元。
 
西部超导则是被创投股东减持。公告显示,西部超导于2020年9月21日收到公司股东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发来的《关于西部超导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减持的告知函》。2020年9月8日至2020年9月21日期间,深圳创投以大宗交易方式和集合竞价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454.2万股,减持比例1.0293%。本次权益变动后,深圳创投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比例将从10.46%减少至9.43%,不触及要约收购,不会使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
 
 
对于科创板而言,无论是董监高或是以深圳创投为代表的财务投资者,他们多数入股成本低廉,尤其是上市前便入股的投资者,更是通过IPO享受到了流动性溢价。不过,从市场表现来看,并非减持就一定是利空,更重要的是公司基本面。如柏楚电子尽管遭遇了9月董监高的减持,但当月公司股价上涨9.76%,并在9月30日盘中创出年内新高。
 
无独有偶,一些基本面无甚亮点的公司,即使公司重要股东尚未开始减持,但往往在股东提出减持计划后就出现大幅下跌。
 
9月9日晚间,亚光科技发布公告,近日分别收到控股股东湖南太阳鸟控股有限公司、嘉兴锐联三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通股份、北京浩蓝瑞东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浩蓝铁马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浩蓝铁马)的告知函,太阳鸟控股拟减持不超过3222.68万股,即不超过亚光科技总股本的3%;嘉兴锐联拟减持不超过9728.49万股,即不超过亚光科技总股本的9.66%;天通控股拟减持6948.9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9%;浩蓝瑞东、浩蓝铁马拟合计减持不超过5559.14万股,即不超过亚光科技总股本的5.52%;各股东合计拟减持亚光科技股份比例不超过25.08%。
 
 
受此消息影响,9月10日开盘后,亚光科技跳空低开后一度反抽,随后又被汹涌的卖盘砸到跌停板,以20%的跌幅收盘。9月11日,公司股价又瞬间触及20%的跌停板,但随后股价有所反弹,最终收盘跌幅收窄至10.95%。
 
两个交易日暴跌三成,亚光科技引发了中小股东的不满。9月11日恰逢2020年湖南辖区上市公司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亚光科技遭遇了多名网友提问,证券事务代表陈骞表示,公司目前经营情况一切正常,股东减持属于投资4年后的正常退出行为,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造成影响。而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还有投资者提出了尖锐的问题:“请问公司董秘,贵公司一些股东清仓式减持是否遵照交易所规定执行,是否思考过公司天量减持后对二级市场的冲击影响,公司大股东纯粹为了上市圈钱吗?减持的方式是否考虑大宗交易?另外,巨量减持背后是都意味着公司后市的无实际控制股东,也没有很长远的规划和发展前景?请您给予支持公司发展的股东正面回馈,谢谢 。”
 
9月12日,亚光科技答复:“公司将持续关注本次股份减持计划的进展,督促股东合规减持,积极协调和引导股东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方式进行,尽可能降低对二级市场股价的影响。”
 
但归根结底,市场对亚光科技股东减持的负面反馈除了占公司总股本比例巨大,也有对其业绩下滑的担忧:2020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0 亿元,同比增加41.09%;实现归母净利润4225万元,同比下降34.73%。
 
不过,在经过了短期暴跌后,亚光科技股价有所反弹。截至9月30日,月跌幅收窄至18.5%。但相比8月创下的每股26.13元高点,本轮回调幅度已高达40.98%。
 
总之,重要股东增减持虽然会对市场信心产生一定扰动,但最终决定长期走势的仍是公司经营、基本面好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