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上市券商两大利好火速连发
陈磊沦落史:不跟东家建利益共同
这些百亿私募看好第四季行情
木瓜移动的“误导性陈述”嫌疑洗
理财新规落地,牵动逾20万亿巨资

陈磊沦落史:不跟东家建利益共同体

2020-10-10 11:26 主页 来源:未知
陈磊沦落史:不跟东家建利益共同体

谁也没想到,陈磊在加盟迅雷6年后,会陷入被前东家起诉贪腐的尴尬局面。
 
10月8日,迅雷发布公告称,深圳市公安局已经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公司前CEO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而在半年前,迅雷董事会刚免去了陈磊CEO的职务,就迅速向警方报案,对陈磊提出控告。
 
 
图/视觉中国
迅雷的说法是,陈磊在担任迅雷和网心科技CEO期间,通过深圳兴融合这家关联公司转移资产,且数额巨大。尽管陈磊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否认了这个指控,认为当初这么做是隔离公司业务风险,并且关联公司的业务在迅雷公司内部都是公开的。
 
但他似乎早已预感不妙,在今年4月被免去CEO职务不久,便和公司高级副总裁董鳕一起出境,并一直滞留海外至今。
 
在过去半年,每当出现不利局面时,陈磊都会试探性联系国内媒体,但大都最终没接受采访。在迅雷的公告发布后,AI财经社再度联系了陈磊,他未接听和回应。
 
6年时间,陈磊在迅雷有过高光时刻,业务有起色,股价曾走高,却始终未能带领迅雷走出泥潭。而他的身份又非常奇特,既是迅雷的CEO,又成立了网心科技,独立做一摊子事,在职业经理人和创始人的身份之间游离和切换。
 
“职业经理人的大忌”
 
秦箴言直到今天也没有想明白,陈磊为何就被董事会免职了。但他入职迅雷五年时间里,能感受到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管理层的关系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图/视觉中国
“我最早入职迅雷时,氛围还是比较融洽的,几个老板还会一起吃饭、开会,不知道什么节点开始,氛围就不太对了。”秦箴言说。
 
“我可能犯了很多职业经理人的大忌,一是得罪了一些人,二是太单纯。”今年5月,陈磊在被离职后,唯一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进行了反思。
 
一位曾多次接触过陈磊的外部人士对AI财经社回忆,陈磊给他的印象是对技术非常自信,商业判断能力也很强。秦箴言说,陈磊是典型的海归派,冷静、理性,有非常浓的工程师特质,不喜欢打鸡血。
 
但陈磊也暴露出了工程师在管理上普遍存在的低情商。
 
据与陈磊同一时期在腾讯云工作的人士透露,陈磊在腾讯云的时候,就没有处理好与腾讯另一个有云技术的部门——TEG的关系。“实际上,他不应该跟TEG闹崩。腾讯云现在变大了,很多TEG的中高层都开始转到腾讯云,腾讯云现在有30多个副总裁。其实,这就是利益共同体,我觉得他不太懂得去跟老东家搭建利益共同体,包括他去迅雷也犯了这个毛病。”
 
早在2017年陈磊接任迅雷CEO时,他以担心P2P业务会伤害迅雷品牌为由,对迅雷一家关联公司——迅雷大数据公开发难,要求收回对该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这件事在当时闹得很大。而这家公司,代表着诸多迅雷创始元老的利益。
 
这场内讧,虽然以迅雷董事会集体发声明支持陈磊结束,但陈磊反思,他也因为这个事情得罪了一批迅雷元老。
 
而陈磊做的另一件事,更可能引起元老派的反对。陈磊初入迅雷时,虽然名义上担任迅雷CTO,实际上重心是在组建一个新的公司网心科技上。而网心科技和迅雷也一直是分开办公。据内部人士透露,即便之后陈磊出任了迅雷CEO,他也很少在迅雷集团出现。有员工感觉,迅雷的老业务一直在走下坡路,但网心科技的CDN和区块链业务一度做得很有起色。
 
“按道理,迅雷对网心科技应该有把控,但实际上,在陈磊做CEO期间,网心是更重要的,迅雷很多业务暂停了,或是没什么动静了,感觉迅雷就是一个壳子。”这不免让人有种感觉,这个职业经理人不是来替元老派守业的,而是有掏空母公司资源、完成自己创办小王国的野心。
 
网心科技的收入并入了上市公司迅雷的财报里。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迅雷一季度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为2120万美元,占了公司总营收近一半。而这部分收入几乎是网心科技所贡献的。
 
陈磊一直没有将自己定义为职业经理人,而是自认为创业者。“你看他对网心的付出就不是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心态。”但并不是所有股东都喜欢这种心态,职业经理人和创始人之间的界限依然无法逾越。
 
从被认可到被质疑
 
与没有摆正位置、“动了别人奶酪”的大忌相比,公司业绩一直走不出低迷,也是一个硬指标。
 
网心科技的员工早期对陈磊普遍都比较认可。这也与陈磊的管理风格有关,一直以来,网心科技无论是工资待遇还是管理理念,比母公司迅雷更好,起始薪资甚至不低于同在深圳的华为和腾讯。
 
 
图/视觉中国
陈磊接受过硅谷文化的熏染,在网心科技采用的是硅谷理念和扁平化管理思维,让大家觉得自己是公司的主人,大家积极主动让公司变得更好。
 
网心科技专门设立了员工体验部。卓薇说,这个部门的作用是让员工更爽,福利更好。比如,网心有员工饭卡,可以在一些餐厅消费,让员工有多种就餐选择,就是这个部门一家家去谈的。
 
网心科技一直有Open Day,这跟陆奇在百度时期很类似,员工可以向老板发问,保持内部信息通畅,提倡平等交流。这种活动保证一到三个月会有一次,当天所有人放下手头工作,去公共办公区里参加Open Day,陈磊坐在中间,回答大家的提问。
 
但到后面Open Day的氛围变得有点怪,“大家关注的是怎么让自己在公司更爽”,而没有人关心公司的技术方向。陈磊也因此少有的发了火,直言“不是让大家来公司享福的”。
 
这跟公司业务停滞有一定关系。卓薇感到,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员工对陈磊产生了质疑。她回忆,公司氛围变了,业务上没有出彩的东西,大家发现做的事没有获得市场认可,有些业务在缩水。一些员工下了班坐在公司发呆,公司开始向官僚化发展。
 
尽管陈磊的到来,给日渐落幕的迅雷曾带来过希望,包括迅雷的股价一度创下新高,但无论是云计算还是区块链业务,给迅雷带来的光芒都非常短暂。
 
“之前迅雷账面上有3个多亿,但现在是2个多亿,而且整个迅雷没有太好的赢利能力。”卓薇称,迅雷股价最高的时候是玩客云卖得最火的时候,但玩客币被政府点名批评后,玩客云业务遭遇了重创。迅雷尝试了很多项目,但大都还是玩客币的逻辑,换了不同的形式,烧了不少钱,但都没有进行下去。
 
“不可否认,陈磊还是非常有商业sense的。”一位前腾讯云的人士称,迅雷做云计算的时候,没有跟巨头那样去做行业云和政企云,而是选择共享云计算去切入。“无论是最早的云计算,还是后来的区块链,他做了一些新东西,还是有两下子的。”
 
“但他这个年纪的职业经理人,命运都是挺像的,你不想做职业经理人,想做一个创业者,但留给你的机会和空间却是非常有限。”秦箴言说。
 
而卓薇却有不同看法。在获知陈磊加入迅雷时,她专门研究了他的履历——清华毕业,在美国奥斯汀读的研究生,在谷歌和微软的工作生涯也很漂亮。“我起初认为他应该是做技术实业的,但后来感觉,在他的带领下,公司很多东西不是在往技术层面上走。即便公司最核心的区块链技术,我也没有感觉他们拿出非常牛的成果。后面我就对公司的运转逻辑产生了怀疑。”实际上,卓薇认为,公司起初规划玩客云,后来All in区块链,又做分布式云计算,计划一直在变。现在回过头来看,公司根本没有计划。
 
数据呈现的事实也是如此,陈磊在担任迅雷CEO期间,并没能将迅雷扭亏为盈,也没有给股东带来高额回报。
 
因此有人评论说,陈磊动了他人的奶酪,把别人公司的资源用于自己的梦想,再加上公司业绩不好,被离职就成了必然。
 
“我觉得现在管理层可能在搞他吧。”卓薇在获悉陈磊被起诉后说。当然,陈磊本身也被人抓到不少把柄。
 
“公司连我花一毛钱,都需要层层审核和报告,公司有没有制度去防止核心岗位的人员去腐败,这个也是要反思的。”秦箴言说,“一个上市公司,对于高管使用资金应该建立机制,这么大一笔资金出去,董事会都不知道吗?”
 
卓薇则称,“公司有些部门具体干什么,我不知道。他们是陈磊的嫡系,信息非常神秘。”秦箴言称,他听说过兴融合这家公司,但具体做什么的,并不清楚。
 
就在迅雷发布起诉陈磊公告的一周前,陈磊还在朋友圈喊话迅雷总裁张玉波,并邀请媒体采访,但随后删除了该信息。AI财经社与陈磊联系后,他也只是谨慎表态,合适的时机再谈。
 
如今,陈磊在舆论上已不占优。在迅雷的声明中称,陈磊拒绝向迅雷新CEO做工作交接,但在陈磊此前的媒体采访中称,“当初这样的气势来交接公司,我觉得非常不正常”、”整体来说,对方一直在规避交接的过程”。
 
“越聪明的人越容易糊涂”
 
这次陈磊被起诉过程中,一直被反复拿来说的,就是他与公司女下属董鳕的关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的行为规范。一直提倡硅谷管理规范的陈磊,在这件事上却翻了船。
 
 
图/视觉中国
一位早年在腾讯云的员工对AI财经社回忆,陈磊去了迅雷之后,挖了不少腾讯云的员工,这其中就有董鳕。但董鳕和其他人又是不同的。”董鳕和陈磊的关系,在腾讯云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董鳕之前,陈磊与妻子已育有两子,妻子并不在内地,是否离婚尚未可知。
 
董鳕在腾讯云只是普通的公关岗位,但去了网心科技后,逐渐成了副总裁,再后来又变成迅雷的高级副总裁。
 
“董鳕在公司内部权限比较大,主管商务市场、行政、人力、员工体验部。”几位网心的员工对AI财经社说。
 
“一个CEO把自己的下属变成他‘老婆’,这也就罢了,然后还把这个人一升再升,升成公司的高级副总裁。你不觉得这个公司治理有问题吗?”卓薇反问。
 
更甚的是,董鳕的能力却没有得到内部认可。多位与董鳕有过交集的人表示,她的专业能力不是很强,但她非常懂得向上管理,她的高级副总裁职位全靠陈磊撑着。
 
“她的业务能力,我没有看到太突出的东西。”一位前网心员工称,但董鳕的控制欲很强。她举例说,陈磊原本有一位跟了他多年的女秘书,但有一天被莫名其妙架空了,调到其他岗位。而陈磊的秘书由董鳕安排了另外一人担任。
 
另有消息称,董鳕2019年有大半年没在公司出现,”去生小孩了,没有人说,但我们都知道”。不过,在这个期间,董鳕依然远程管理。
 
多个消息源称,陈磊和董鳕都信奉基督教,公司年会都会有个保留节目,唱赞歌,陈磊和董鳕都会在其中。
 
秦箴言也曾几次被问及要不要加入基督教活动。当时有人反对在公司内部搞宗教类的活动,但因为完全自愿,又有老板支持,这种活动也一直定期举行。
 
陈磊和董鳕的行为最终被迅雷抓到了把柄。
 
迅雷方面公告称,迅雷公司董事会成员就陈磊和董鳕的关系问题当面询问过陈磊,陈磊以其基督徒的声誉保证,他和董鳕之间没有除同事之外的任何关系。但后来证实,陈磊和董鳕在迅雷任职期间育有一子,而且陈磊所实施的一系列侵占公司资产的行为似乎以为与董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根据迅雷新管理层对外放出的消息,陈磊在任职期间除职务侵占外,还存在涉嫌贪污行为。其中一个细节是,陈磊曾指使董鳕安排网心公司与第三方签署服务协议,聘请黑龙江鹤岗两位”技术专家”担任网心公司的区块链技术顾问。而这两位技术顾问是农民,真实身份是董鳕在黑龙江鹤岗老家的亲戚,两位专家收取顾问费的银行卡实际上由董鳕持有,资金由董鳕支配。
 
秦箴言想不通陈磊有什么动机要去做这个事情,在他看来,陈磊出身好,也不是低收入人群。他为什么会去铤而走险?
 
在一位前腾讯云人士看来,陈磊有些“鬼迷心窍”了。他说,陈磊为董鳕买了鸽子蛋、钻石项链以及高奢的东西。
 
如今,陈磊将之前回应的朋友圈内容都删除了,最近一条停留在了2019年初,他转发了一条与年终奖个税相关的内容。
 
“其实挺可惜的,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本来是一个社会精英,在迅雷用正常方式完全可以从一个职业经理人转身为股东,本来董事会都准备好方案要给他一部分股份了,非要跟所有人为敌,然后用不正当的方式搞钱。”一位接近迅雷高层的人士对AI财经社感慨,“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