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上“猪风口”,温氏股份业绩
人民币升值幅度将放缓
又爆雷!这家千亿东北国企出事
万华化学前三季度净利润下降
年内拟减持金额远超去年同期

人民币升值幅度将放缓

2020-10-25 14:06 主页 来源:未知
人民币升值幅度将放缓

受疫情防控和境内外经济复苏情况等因素影响,年内人民币汇率走势相对稳健,呈现双向波动特点。整体看上半年以贬值为主,下半年以升值为主,进一步细分阶段看,年内大体经历了“4升3贬”7个阶段。

图1:年内人民币即期汇率变化情况

资料来源:Wind

第1阶段为升值阶段,从年初至1月17日,在此期间人民币即期汇率从6.9631升至6.8585,升值幅度为1.53%,主要驱动因素为中美经贸摩擦好转。1月15日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在协议签署前后市场预期好转,带动人民币企稳(表1)。

第2阶段为贬值阶段,从1月17日至2月21日,此期间人民币贬值幅度为2.56%,主要影响因素为武汉疫情的爆发和演化。春节前,武汉疫情开始爆发并在春节后呈现扩散蔓延态势,为了控制疫情,武汉封城,全国大部分企业停工停产,暂缓复工,经济呈现断崖式下跌,出口大幅下降,受悲观情绪影响人民币汇率走低。

第3阶段为升值阶段,从2月21日至3月4日,此期间人民币升值幅度为1.52%,主要影响因素为境内外疫情的动态变化。在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下,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2月19日湖北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首次降至1000例以下,2月21日又快速降到366例,国内市场情绪逐渐好转。而与此同时,疫情开始在欧美地区扩散蔓延,海外经济遭受冲击,美元指数随之下跌,带动人民币走强。

表1:年内人民币波动的7个阶段和主要影响因素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第4阶段为贬值阶段,从3月4日至3月23日,此期间人民币贬值幅度为2.61%,主要受全球避险情绪和美元流动性危机影响。随着美国疫情快速蔓延,美国经济增长预期逆转,本已处于高位和过度估值的美国金融市场开始剧烈调整,美股自3月9日以来,在短短10天内 4次触发熔断,美股流动性跌入谷底,国际投资者开始在全球抛售黄金、美债等避险资产和其他风险资产,并将美元流动性调回美国,受此影响,美元指数逆势回升至接近103高位,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货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贬值。

第5阶段再次进入升值阶段,从3月23日至4月10日,此期间人民币升值幅度为1.18%,主要是受国内经济逐渐重启,复工复产加快带动。至3月底,我国疫情基本得到控制,企业生产逐渐恢复,PMI指数从2月的35.7再度回升至50以上,经济复苏势头良好,带动人民币企稳回升。

第6阶段再次进入贬值阶段,从4月10日至5月28日,此阶段人民币贬值幅度为1.73%,主要是受中美关系变化影响。随着疫情在美国全面扩散蔓延,特朗普政府在撇清自身责任的同时,大肆宣扬中国应对疫情负责,污名化中国,加剧了双边关系紧张,双方在科技、金融、产业链、人文交流、外交、地缘政治等领域博弈升级,受此影响,人民币汇率再次波动调整。

之后从5月28日开始,人民币逐渐进入第7阶段,即升值阶段,且走势逐渐稳定,改变了之前双向波动的态势,此阶段人民币升值幅度高达7.36%(截至10月22日),带动人民币全年升值4.41%。此阶段人民币升值主要由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中外利差走阔、美元指数回落等因素综合带动。具体看,

一是经济景气度不断回升。从一季度至三季度,GDP增速逐季回升,从-6.8%反弹至目前的4.9%,包括工业生产、服务业、市场销售、固定资产投资、进出口等指标均明显好转、改善,经济逐渐向常态化演变。而与此同时,欧美等经济体疫情不断反弹蔓延,经济复苏前景不明,客观上对人民币起到支撑作用。

图2:中美GDP季度增速变动情况对比

资料来源:Wind

二是中外利差持续走阔。目前,全球主要央行普遍采取了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低利率和负利率大行其道,而我国央行货币政策整体保持稳健适度,中外利差保持在安全边界以上,特别是自5月底以来,我国货币市场利率有所走高,包括SHIBOR隔夜拆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内的市场利率有所上涨,9月底以来主要中资行又纷纷调降外资存款利率,使得人民币资产回报率和吸引力不断提升,带动跨境资本保持净流入。

图3: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对比

资料来源:Wind

三是美元指数和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受美国疫情反弹、经济复苏放缓、政治周期临近、贫富分化加大、货币政策极度宽松等因素影响,美元指数整体处于下行通道,自5月底100左右高位回落至目前的92.9,避险属性弱化,推动人民币被动走强。

图4:年内美元指数变动情况

资料来源:Wind

展望四季度,考虑到目前中国经济韧性进一步显现,供给端和需求端形势不断改善,预计经济增速将进一步回升,四季度有望回升至5.5%左右。反观欧美等经济体,随着疫情再度反弹,四季度可能会陷入二次衰退,此消彼长下,预计人民币汇率将继续得到支撑。不过,考虑到人民币持续走强会对出口部门和实体经济带来部分抑制,将对经济复苏带来一定影响,近期央行调降远期售汇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继续推动金融市场开放,释放了稳定汇率信号,因此,人民币继续单边大幅升值的可能性不高。特别是,如果四季度美国陷入二次衰退,再次出现美股暴跌或大规模债务等现象,全球避险情绪将快速升温,将带动美元指数反弹,将对人民币走势产生抑制。因此,综合看,尽管人民币将继续处于强势阶段,但短期波动性将增大,将围绕潜在趋势水平上下波动。

在人民币汇率波动性增加背景下,企业应视自身经营和外汇风险敞口情况,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应对汇率波动风险。一是调整资产负债结构,优先自然对冲汇率风险。通过动态调整债务结构、配比应收应付款项流量、将货款转化为货物等方式,降低融资和资产币种错配。二是对于无法自然对冲的外汇敞口,可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进行套期保值。企业可以选择与专业金融机构合作,基于实际交易需求,合理运用远期、期货、期权、掉期、交叉货币利率互换等金融工具,降低汇率波动风险。三是在合同中约定汇率补偿机制。可以通过签订保值条款、调价机制、汇率风险共担机制等,降低汇率风险。四是积极采取人民币计价结算方式,直接规避外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