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10倍的大牛股遭做空
政策松绑后再融资起飞另一面
中欧基金主动权益类基金收益翻倍
为何看好下周创业板的抄底机会?
从三组数字感知中国经济温度

政策松绑后再融资起飞另一面

2020-11-14 11:12 主页 来源:未知
政策松绑后再融资起飞另一面









屋漏偏逢连夜雨。继实控人、董事长卢建之被立案调查之后,华民股份(300345.SZ)的定增计划又戛然而止。
 
华民股份2020年11月12日晚公告称,结合公司目前实际情况,综合考虑内外部各种因素,公司决定终止2020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A股股票事项,并向深交所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根据华民股份此前的定增方案,公司拟定增募资5.43亿元,认购对象为卢建之旗下公司桃源湘晖、建湘晖鸿,且以现金认购。
 
自今年2月14日再融资新规出台以后,监管层对再融资规则进行了多轮优化,进一步支持上市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做优做强。虽然A股再融资相关业务迎来了全面松绑,大幅提升了再融资市场供需两端的需求。但亦有不少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计划跟华民股份一样止步。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1月12日,年内沪深两市共有92家公司的定增计划被终止,涉及约802亿元拟融资总额。预案数量及拟融资总额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去年同期,89家公司终止再融资方案,拟募资额总额为825.65亿元。
 
其中部分公司从推出定增方案到宣布终止实施,间隔时间极短。对于停止实施定增的原因,各家公司的解释不尽相同,其中也可透视出再融资新规后,上市公司定增的方向引导。
 
92家公司终止定增
 
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主要有两个用途,包括股份购买资产(重大资产重组、借壳上市)和再融资(包括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配套融资)。前者发行对象以资产认购,不属于市场化参与的情况,故本文只考虑对象以现金认购的再融资项目。
 
今年2月14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的决定》《关于修改的决定》《关于修改的决定》,同时对《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进行了修订。这标志着去年11月8日公开征求意见的再融资新规正式落地。再融资新规主要包括精简发行条件、松绑非公开发行制度、给予上市公司更大的空间等方面。
 
Wind数据统计显示,再融资新规后,截至11月12日,新增定增项目预案783例,预计募资总额达9757亿元。不管是从数量,还是募资额,均远超去年全年。2019年共有150份定增预案,预计募资总额为1609亿元。
 
虽然增发预案数量及募资额爆发式增长,但亦有不少上市公司的定增计划折戟。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1月12日,在上述92家终止再融资方案的公司中,拟募资额超过10亿元的有27家。招商蛇口(001979.SZ)的拟募资额最多,约为35亿元。此外,共达电声(002655.SZ)、涪陵榨菜(002507.SZ)及乐普医疗(300003.SZ)三家公司的拟募资额也超过30亿元。
 
从定增目的来看,这92家公司的定增项目基本以融资为主,包括项目融资、配套融资、补充流动资金。此外,还有不少公司是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项目发行折扣率(1-发行价格/发行日收盘价)多数高于10%。
 
具体来看,33家公司定增目的是为项目融资,拟募资额合计为322.10亿元;23家公司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拟募资额合计为131.12亿元;17家公司定增的目的是为了引进战略投资者,拟募资额合计为173.69亿元;15家公司定增目的是为收购资产而配套融资,拟募资额合计为103.39亿元。
 
其中,定增目的是为项目融资的33家公司中,有20家公司并未披露拟增发价格,占绝大多数。
 
从二级市场表现来看,终止定增是否会对股价形成打压?仅以上述27家拟募资额超过10亿元公司为例,Wind数据统计显示,公告终止定增至11月12日,鲜有公司的股价跑赢大盘。其中,*ST环球(600146.SH)、美邦服饰(002269.SZ)及万泽股份(000534.SZ)等9只个股在终止定增后,上述时间区间股价相对大盘跌幅超15%。
 
终止原因不尽相同
 
对于终止定增的原因,各家公司的解释不尽相同。
 
有的公司坦言,未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比如博天环境解释称,9月9日,公司收到中汇投资集团《关于相关协议所附生效条件未能成就的函》,根据中汇集团国资主管部门中山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的《关于终止中汇集团并购博天环境的决定》,经国资主管部门研究,决定终止此次并购行为。由于中汇集团国资主管部门未批准中汇集团参与公司本次非公开发行,本次非公开发行相关的《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未能生效。
 
因资本市场环境变化而终止定增的公司不在少数。比如乐普医疗解释称,鉴于公司首次公告再融资预案以来,我国资本市场环境发生了诸多变化,公司综合考虑加快国际化创新器械研发的需求和融资环境等各种因素,为了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经审慎决策,决定终止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并申请撤回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申请文件。
 
再比如,平安在今年9月宣布终止以35亿元参与招商蛇口的定增项目。公告披露,招商蛇口拟采用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券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南油集团24%的股权,同时向战略投资者定增募集配套资金。对于终止的原因,招商蛇口给出的原因是“由于目前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经公司与平安资管友好协商,双方同意终止平安资管认购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事宜。”
 
此外,有的公司终止定增或与认购者“出事”有关。华民股份10月28日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卢建之因涉嫌职务犯罪被长沙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留置。根据此前华民股份发布的定增方案,公司拟定增1.1亿股,募资金额不超过5.43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卢建之控制的桃源湘晖与建湘晖鸿拟以现金方式认购上述华民股份定增股份。
 
但随着卢建之被立案调查,华民股份5亿元的定增遭遇法律障碍,并于11月12日晚宣布终止。
 
还有一些公司的定增方案,从推出到终止可谓一波三折,但到最后还是未能顺利实施。以赢时胜为例,去年9月,赢时胜披露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1.4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64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微服务云计算平台开发项目”、“数据智能应用服务平台开发项目”、“智能运营管理服务平台开发项目”及“智能投资决策服务平台开发项目”等四个项目。
 
今年9月21日,赢时胜调整方案,规模缩小,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1.2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19亿元;9月28日晚间,赢时胜披露称,子公司客户江苏鸿轩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徐鸿飞被上海纪检委带走协助调查,目前已失联;赢时胜11月10日晚公告,鉴于出现会后重大事项,以及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类金融业务战略调整等因素,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定增。10亿规模的定增,在筹备一年多后终告失败。
 
在终止定增后,诸多上市公司就此事对公司的影响等事项进行了说明。“公司各项业务经营正常,公司本次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全体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这样安慰投资者的公告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