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大开发20年经济增长近12倍
年收入300万元的私营企业主
中概股收盘:蘑菇街跌超8%,华米
多地首季GDP出炉:云南贵州江西领
既要炒股还要编程?这届小学生这

西部大开发20年经济增长近12倍

2019-05-09 14:02 主页 来源:未知
西部大开发20年经济增长近12倍

2019年是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20周年,而《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下简称《指导意见》)有望在近期对外公布。

这个被认为是西部大开发“3.0”版本的《指导意见》,将成为今后一个时期指导西部12省(市、区)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耀对记者表示,与过去20年所不同的是,西部地区不再是“打基础”的阶段,而是逐步减少国家和东部沿海地区的帮助,培育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以及把握“一带一路”机遇,提升对外开放度将是关键之举,即“大开放与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新一轮政策即将出台

从时间节点看,随着2019年进入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第20年,如何在下一阶段更高质量地推动西部经济发展,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制定西部开发开放新的政策措施。这被外界解读为,西部大开发在走过20年后,即将迎来3.0版本的开放开发措施。

3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

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袁达曾称,目前发改委正在对上述《指导意见》作进一步修改完善,按程序报批后印发。

袁达称,下一阶段西部重点是把握好“大保护”“大开放”“高质量”这三个关键词。其中,大开放,即发挥共建“一带一路”的引领带动作用,加快建设内外通道和区域性枢纽,完善基础设施网络,提高对外开放和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而“高质量”指注重推动高质量发展,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支持西部地区加强科技创新,拓展发展新空间,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

对此,陈耀表示,西部大开发的20年时间内,第一个十年主要打基础,这一阶段国家和其他地区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帮助西部地区发展;第二阶段,则为增强自我发展的能力,重点是在西部地区内部培育增长动力,“因此这一阶段从国家层面讲,不再是大规模的财政投入”。

陈耀认为,在西部大开发的第三个十年,重点仍将着力于内生动力的培育与发展上,“此外,还将出现的一个新话题,是西部作为中国内陆腹地如何通过开放来促进发展,并成为中国向西向南的开放前沿。”

陈耀表示,目前西部开发的一个政策环境是“一带一路”,其中包括以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为代表的两条多式联运通道。“对外开放对西部带来什么?是过去不能发展的领域,都成为可能;如过去加工贸易主要在沿海地区,而现在西部很多中心城市、口岸城市都利用加工贸易发展外向型经济。”

而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员盛毅对记者表示,从西部大开发过去二十年的发展来看,各个阶段的发展重心并不相同。

“第一个十年的西部大开发,主要是进行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的建设;第二个十年,主要突出重点地区的发展,如国家先后批复了三个经济区,即成渝、关中天水、北部湾,希望从点到面推动西部地区的发展。同时也加大了对一些重点产业的扶持,比如西部的特色产业,电子信息、汽车等,这使得西部地区在第二个十年中发展得更快一些。”

西部经济二十年间增长迅速

而西部地区在过去二十年中,经济发展的质量究竟如何?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地方统计局的历年数据进行了梳理与分析。

从经济规模总量来看,12个省(市、自治区)的经济总量,从2009年的1.58万亿,增长到2018年的18.4万亿,即西部大开发的20年间,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经济总量增长了11.6倍。尤其是在2013年到2018年间,西部地区生产总值从12.7万亿元增加到18.4万亿元,占全国比重从19.8%提高到20.6%,主要经济指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分地区来看,1999年,西部经济总量最高的四川省,其GDP仅3649.12亿元,而2018年已经突破4万亿。此外,2018年,西部地区经济总量突破两万亿的还有陕西、重庆和广西三地。其余地区的经济总量亦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云南、内蒙古、贵州、新疆四地突破了1万亿,而经济体量最小的西藏,其经济总量亦从1999年的105.98亿元,提高到2018年的1477.63亿元。

西部地区的进出口亦获得发展。从外贸占比看,记者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999年,西部12省(市、自治区)的外贸总额(经营单位所在地进出口总额)占东部11省份的比重为4.1%,而到了2017年,这一占比增长到8.9%。

铁路营运里程由1999年的2.6万公里增长到2017年5.4万公里,年复合增长率5.2%,高于同期全国增速3.7%。公路营运里程从1999年53.27 万公里增长到 2017年的194.43万公里,年复合增速7.7%,高于全国同期的6.3%。近10年民航新通航城市中,西部城市占比53.4%。

“在西部大开发的前20年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西部与其它地区的差距逐渐缩小。但近几年来西部地区的 GDP 占比趋于稳定,甚至在部分年份有所下降,因此加大对西部地区的投资与政策支持十分必要。”东北证券宏观分析师沈新凤表示。

四川省决咨委委员骆玲对记者表示,当下宏观经济拉动因素已经由过去的投资拉动变为高质量发展。因此在下一个十年,西部应围绕如何释放西部地区内生经济的发展动力展开,即增强西部经济的造血能力。

盛毅建议,新一轮西部大开发阶段,重要的任务是建设现代化的经济体系,“除了要加大产业发展力度,还要进一步发挥西部地区科创资源的优势,在西部地区形成具备自主创新能力的新兴产业,提高制造业的技术水平和推动传统产业的绿色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