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多元化升级求发展
曾因“传销”被罚,争议中赴美上
首付贷卷土重来 二套房竟“变身
美股上演V型翻转道指涨超百点
银行理财收益创两年新低

房企多元化升级求发展

2019-05-12 09:24 主页 来源:未知

房企多元化升级求发展 


在“房住不炒”的定位下,限购、限贷、限价、限售、土拍新规等房地产相关政策密集发布,市场不断分化,行业集中度逐渐提升,房地产市场进入了新的时代。如今,传统的房地产开发模式已经逐渐不能适应新的市场环境,多元化升级发展迫在眉睫。与此同时,随着产业地产的兴起,布局产业地产业务的企业数量剧增,各类主体在摸索实践中找寻自己的业务开拓模式。

CNSPHOTO供图

房企多元化升级发展迫在眉睫

近几年,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增长逻辑发生剧变,全面进入“限价、限购、限售和竞自持”的多限时代。房地产企业高周转目标导向的销售难度增加,利润不断降低。同时,我国房地产百强企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市场竞争更激烈,面对制度环境的调控和市场环境的压迫,房地产企业多元化升级发展迫在眉睫。

赛迪顾问发布的《2019中国房地产企业多元化发展与创新实践白皮书》显示,2018年全国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不动摇,因城施策,差别化调控,坚持住房居住属性。在此宏观背景下,2018年商品房及其细分领域的销售面积累计值持续增加,办公楼和商业营业用房销售面积累计增长逐渐回暖,其中商业用房转正为负并呈持续上升趋势。

从融资情况、经营情况和拿地情况三个方面来看,2018年房地产行业竞争更加激烈,行业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部分房企开始转型轻资产模式和探索多元化业务方向。2018年,百强企业营业收入与净利润持续增长,但是盈利能力出现明显分化,其中龙头企业由于规模较大,凭借品牌优势,管理效率提升和良好的周转能力,盈利能力明显领先。

据赛迪顾问不完全统计,2017-2019年有21家房企(中骏置业、龙湖、万达、力高、万科、保利等)改名,房地产企业发展新的拐点到来,房地产开发商正在从“单一开发”模式,逐渐向多元化业务发展方向升级。赛迪顾问发现,目前我国房地产企业多元化发展主要举措有搭建新的产品体系、物业拆分上市和加速数字化等。

其中,在搭建新产品体系过程中,大部分房地产企业仍然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在此基础上不断衍生发展一系列相关业务,主要围绕地产主业进行多领域布局,例如发展长租公寓、养老公寓和特色小镇等。

在房企多元化发展过程中,万科多元化地产业务布局范围最广,基本上各个地产领域分支都有涉及。万科围绕“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新型战略定位,发展商业开发和运营、物流仓储服务、产业城镇、冰雪度假、养老、教育等拓展业务,万科旗下各个业务板块的演进、变化都是为转变城市服务运营商而服务。

长租公寓是万科“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战略的一个重要环节。2007年,万科布局国内第一个中低收入家庭宜居租赁住宅示范项目万汇楼,是中国最早进入租赁住房市场的开发商;2014年,万科布局长租公寓市场;2018年,万科将租赁住宅业务确立为核心业务。

赛迪分析师表示,传统地产的黄金二十年虽然已结束,但资本红利、人才红利和城镇化进程催生的广阔市场,居住品质提升带来的客观需求,政策推动引发的周期变化及土地红利带来的历史性机遇,都意味着房地产进入了高质量新阶段。

产业地产成行业发展新风向

当前,产业地产成为地产行业的新风向,从前几年的冷门词汇一跃成为众多地产商、实业企业和资本追逐的热门领域。布局产业地产业务的企业数量剧增,产业地产项目遍地开花。众多产业地产企业中,有诚心踏实打造产业的标杆者,亦有借产业名义以图拿地便利的投机者,各类主体在摸索实践中找寻自己的业务开拓模式。

产业地产是以土地为基本要素,以企业为运作主体,以区域“产、城、人”的有效聚合和持续发展为核心,所展开的一系列市场化经济活动的总称。赛迪顾问发布的《2019年中国产业地产企业业务模式与创新实践白皮书》显示,从本质上看,产业地产是园区经济活动分工日益细化和高度专业化的必然产物。产业地产的主要功能包括满足企业采购、研发、设计、生产、物流、营销、售后等价值链各环节需求;满足企业员工长期居住、工作与休闲等需求;支持政府提升本地产值及税收、解决居民就业、完善公共服务等需求。目前主要项目类别有产业园区、产业小镇、产业新城和其他创新形态。

从发展环境来看,上述报告显示,目前一二线城市工业用地政策趋严,持有运营成为必然趋势。各地出台的政策对工业用地的转让、出售等多有限制,要求拿地企业谨慎投资、精益经营,单纯依靠地块本身的价值进行投资已经行不通。战略性新兴产业成为新增长点,实体经济发展带来产业地产机遇。赛迪预测,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可达15%,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地毯、数字创意等将成为第五个10万亿元级产业。

近年来,涉足产业地产业务的企业种类繁多,很多企业都处于试水阶段。上述报告显示,目前产业地产商基本以“先房后产,以房养产”的模式为主,即房地产业务销售和租金仍为主要收入,占比超过80%。其中,部分介入较早且具有成熟运营经验的产业地产商,已经获得一部分物业管理服务收益、增值服务收益等运营效益,与此同时,部分企业已经依托自身运营经验、对外输出经验,开展轻资产服务,并获得收益。此外,部分具有金融基因的产业地产商已获得一部分股权投资收益。

例如,2017年6月,泰禾宣布与宁波科桥新航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科建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人民币17.49亿元受让宁波科桥持有的北科建23.32%股权,转让完成后泰禾将成为北科建的第二大股东,这是民营传统地产商收购政府园区平台公司股份的第一例。

当前,地产企业是产业地产商队伍的主力军之一,地产商在判断城市选择、产品开发建造等方面具备天然优势,但往往缺乏必要的产业资源。且地产商容易重开发、轻运营,陷入完全以传统地产思维看待产业地产、忽略项目区位的局限性等困境。综上,地产企业单独设计的产城板块,既继承母公司的地产业务优势,又具备将产业地产视为独立业务的决心。例如,由房地产企业鑫苑集团全资子公司鑫创科技以科技创新带动城市产业转型升级,并孵化出“基金+基地+产业”的综合开发模式。

赛迪预测,未来受传统地产商发展遇阻、产业升级创造新需求的影响,将有更多传统地产商开拓产业地产业务,“以产业之名行产业之实”的产业地产玩法将无获利空间,未来产业地产价值源于产业而非地产,住宅、商业、产业地产融合发展是大势所趋,未来产业地产将会有更多参与者通过跨界组合实现资源自给自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