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数字化转型挑战如何解?
“洞洞鞋”亚太区域表现疲弱
郎酒五粮液涨价直追茅台
长江财经智库专家亮相
上市公司财务造假屡禁不止

欧洲数字化转型挑战如何解?

2019-05-16 19:01 主页 来源:未知
欧洲数字化转型挑战如何解?
 
  数字化转型给当前的世界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有积极的效应,也带来不少问题,如何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给出的答案是,需要亚洲与欧洲一起携手制定规则,予以解决。
 
  在德国首都柏林,两年一次的柏林亚太周(APW)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今年的主题是创新,以及促进初创企业的合作。
 
  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徐飞玉博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近些年来,根据她的观察,创新从市场落地来说,可能是在中国,特别是人工智能领域,但创新的基础研究还是在欧洲。
 
  从亚欧合作中寻找答案
 
  “如今,最新的趋势,便是创新浪潮从美欧向亚洲转移。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系列数字化应用程序的兴起,以及创新生态系统的繁荣。”德国柏林副市长兼经济、能源和企业局局长珀普(Ramona Pop)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这些数字化应用程序在亚洲社交领域正处于炙手可热的程度。电子商务甚至能覆盖印尼或者菲律宾偏远的岛屿。而电子支付系统已在亚洲多数过年成为主流支付方式。
 
  在珀普看来,数字化转型把一系列经济活动推向了新的高度:物联网(LoT)、人工智能(AI)以及机器人革命,深刻影响了就业市场;大数据和区块链的兴起,也改变了金融领域。
 
  当亚洲在创新所驱动的数字变革中大步向前之际,德国是否担心在这场以创新为驱动的变革中失去领先优势?珀普认为,尽管欧洲与亚洲的创新路径不同,但双方可以通过合作,从中找寻到答案。为此,她强调,拥有创新型战略、高素质人才与科研机构的柏林为欧亚之间的合作做好了准备。
 
  西门子CEO凯飒(Joe Kaeser)也强调,合作,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是仅次于资金的最重要的事情。“合作是创新的血液。”而在他看来,亚太地区代表着未来,“建立互信与合作,不仅仅事关大企业,也是各国政府需要倡导的。”

  此外,凯飒也提到,当前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有各自在未来如何繁荣发展的战略计划,比如越南的“绿色增长计划”等,“而在德国,我们仍然在谈论是否需要相关的产业政策。”他认为,“如果欧洲没有相关的产业计划,我们需要考虑在德国施行B计划。”
 
  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提出了类似的关切。“德国和欧洲在有的科技领域已不再领先是现实。例如,和亚洲供应商比起来,欧洲在电池研发和生产领域已经明显落后。”不过,她认为,只要坚持加大创新与科研的投入,德国依旧在上述领域有追赶的机会。
 
  亚洲潜力巨大
 
  在亚洲,创新已成为很多国家工业政策的核心,菲律宾贸工部副部长阿尔达巴(Rafaelita M.Aldaba)介绍,在2010年~2017年间,菲律宾GDP平均增速达到了6.4%,因此,也面对了如何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菲律宾贸工部为此推出了“包容性创新工业战略”(i3S)。该战略将优先促进汽车及零部件、航空部件、电子、化学、造船、服装、钢铁、农业经营、旅游、IT业务流程管理等12个主要产业的发展,特别是知识流程外包产业、建筑业、基础设施产业和物流业的发展,旨在促进工业发展,提高创新型制造业、农业和服务业领域的全球竞争力,加强菲律宾国内与全球价值链产业之间的联系。
 
  此外,菲律宾政府还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在新工业战略中扮演主要角色的初创企业的政策,比如削减审批等程序上的繁文缛节,建立国家创新机构和战略等。
 
  同为亚洲的印度,近年来也在创新领域不断实践。印度卡纳塔克邦政府代表古普塔(Gaurav Gupta)详细介绍了卡纳塔克邦首府班加罗尔在创新领域取得的成就。一直以来,班加罗尔被喻为印度的“创新大脑”。古普塔表示,印度政府还推出了很多相关措施推进企业创新,比如拓展该国网络基础建设的“数字化印度”(Digital India)计划,以及旨在推动针对企业家的金融支持的“创业印度”(Startup India)计划等。
 
  德国联邦经济部国务秘书努斯鲍姆(Urlich Nussbaum)也在演讲中提到了亚洲的经济潜力。
 
  在他看来,尽管许多亚洲国家面临挑战,但与欧洲不同,亚洲的消费潜力、市场规模宏大。“欧盟与亚太许多国家有自贸协定,这是互惠互利的举措。”他希望,德国与亚洲的经济与贸易关系在未来亚洲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能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