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老鞋匠和手工“微型鞋”的故
山东沂南部分乡镇房屋及农作物受
山东最解馋的3道美食
济南国际双创大赛欧洲区决赛在德
马路上的一幕温暖:看的太多

济南老鞋匠和手工“微型鞋”的故事

2019-06-10 16:07 主页 来源:未知

济南老鞋匠和手工“微型鞋”的故事


济南市西街工坊文化创意产业园的东侧,有间10多平方米大小的房子,门口放着小小一方牌子:定制皮鞋,修理皮鞋。这便是彭仕增的“微型皮鞋博物馆”。这里面摆着各式各样的皮子、染色液和手工工具。靠近窗口一个40厘米高的小台子,是彭仕增的工作台,他的100多只微型皮鞋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DSC_6613_副本.jpg

“泉城济南”、“梅兰竹菊”、“一带一路”......图为彭仕增近年来创作的“微型鞋”

这些“微型皮鞋”都是按照正常鞋子的比例、结构缩小做成的。每只在7.5厘米到8.5厘米之间,只能用刀、剪子、锉、针线进行制作。彭仕增一做就是7年。

创作源泉源自生活灵感,耗时三年打造“泉城济南”微型鞋

对于鞋文化,彭仕增有着自己的理解。要将民族、社会、国家融入到微型鞋的创作当中,把过去的历史经典呈现出来。在彭仕增目前的作品中,有三个主题,分别是“十二生肖”、“五十六个民族”和“三寸金莲”。

DSC_6498_副本.jpg

彭仕增向记者展示其创作的微型鞋代表作品——“龙凤呈祥”

平日里,彭仕增也做定制皮鞋的生意,但是他始终坚持商品和文化永远不是同等的。“商业的东西你说什么,我就能做什么。但是创作的东西,谁也给不了我。”一只“泉城济南”,就花费了彭仕增3年时间。

彭仕增是老济南人,创作中他始终希望把家乡的美通过微型鞋表现出来。“泉城得要有水,还要有城。”碧色的鞋面,镶金边的船型底还有手工描画的城墙,在方寸之地讲述着济南的悠悠文化。“只有这么一只,也只能做这么一只。”彭仕增“如数家珍”,一一介绍他的得意之作:一带一路、泉城济南、吉祥如意、龙凤呈祥.....

废寝忘食只为做好一双鞋,老祖宗的技法不能丢

济南皮鞋厂的设计师,在上世纪90年代还是一个十分体面的工作。1992年下岗后,彭仕增卖过家具、卖过酒,也做过保健品,甚至还到农村收过种子。“我这些年经历了辉煌,也经受了磨难。”在后半生的“颠沛”中,他最不舍的还是做鞋的老行当。2013年老济南皮鞋厂旧址改造成为西街工坊文化创意产业园,彭仕增受邀回来挖掘老皮鞋厂的历史和文化,探寻手工鞋在新时代中的呈现方式。他又能在老单位的原址上,继续他心爱的事业。

DSC_6678_副本.jpg

彭仕增向记者展示耗时三年创作的“泉城济南”微型鞋

“人生短短几十年,随着阅历的增长,就想把人生看明白了。”彭仕增拿出一个精美的木盒,说:“什么都是假的,给后人留点东西才是真的。”这个木盒装的是他最新创作的“十二生肖”精品微型鞋。

比起两年前创作的“十二生肖”微型鞋,这一套更加精致,他把剪纸、绘画、雕刻、缝制,制鞋所需要的技巧,都汇聚在了这几厘米大的微型鞋中。彭仕增每天在工作室,从天亮待到天黑,有时连回家吃饭都忘得一干二净。而这份痴迷,并没有给彭仕增带来任何实际收入,他没有出售过任何一件创意微型鞋作品。因为对他而言,附加在微型鞋的创意,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这么苦这么难,但是我不卖,因为有些东西是不可复制的。”彭仕增抚摸着木盒说:“这一套,我要留作传家宝,老祖宗的技法不能丢。”

希望更多人理解鞋文化,关注每一双手工鞋里的故事

当记者问起未来的愿景,彭仕增露出了笑容。他说:“未来我想搞一个DIY体验室,教孩子们认识什么叫纯天然的皮子,什么是人造的。”

DSC_6556_副本.jpg

自2013年以来,彭仕增创作上百件微型鞋作品

记者在他的工作室里,还发现一些为SD人偶特意制作的商品鞋。他告诉记者,“这双‘小丑女’哈莉奎恩球鞋,就是他们在网上找到我订做的。”

不久之前,彭仕增新开了微信号,开始跟天南海北的人们交流。他也新收了一个头脑灵活的小伙子当徒弟,准备把制鞋的技艺倾囊相授。

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彭仕增仍将继续他的微型鞋创作,“衣不差寸,鞋不差毫。”彭仕增望着满屋或大或小的鞋子表示:“做鞋很难,但我希望有更多人能了解鞋文化,关注每一双手工鞋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