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济南早早按下静音键
山东加快盘活存量建设用地
山东发23个高温预警 连续三天高温
山东多处海域使用权正在拍卖!
“深潜·走进日照” 让世界目光聚

夜晚的济南早早按下静音键

2019-06-24 14:16 主页 来源:未知

夜晚的济南早早按下静音键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褪去白日的喧嚣,济南的另一面慢慢展现。此时,济南的街头有什么?还有哪些地方来承载济南的夜?记者走上街头,去感受济南的夜晚。

  酒吧越开越多

  却很难走进市民生活

  “如果时间,忘记了转,忘了带走什么,你会不会,至今停在说爱我的那天……”20日23点,泛着幽幽的灯光,歌声透过后宰门街22号酒吧的门缝隐约传出。店里顾客不算太多,仅有两桌上座率,几位年轻人聚在一起的喝着酒私语聊天,个别坐在吧台上静静地听着歌想着心事。

  “开店五年了,我们算是这条街上生意最好的一家酒吧了。”店员小张介绍,今天傍晚的大雨冲淡了平常还算不错的上座率,“周末基本上都能坐满,平常的话,也能坐五六桌”。

  后宰门街有济南版“丽江古城”的美誉。在这条400米长的街上,聚集了不下十家酒吧、咖啡馆,近年来又聚集了各类文艺范儿小店,遂得此美誉,这也算是济南夜文化的典型体现。

  23点过后,尽管不少酒吧还在营业,但老街上已鲜有人迹。尽管每家酒吧的营业时间都持续到凌晨2点,可不少酒吧已经关门歇业,还在营业的3家酒吧的上座率也并不太理想,要么空空,要么仅有一两桌的营业额。

  老商埠区内也聚集着多家酒吧,晚上11点,老商埠街区的班卓酒吧,除了三四桌喝酒聊天的顾客外,也已没了热闹的景象。隔壁的酒吧里放着熟悉的歌,门口坐着两桌顾客,给寂静的街区带来一些欢笑声。

  “一个月也就一两万的营业额,开酒吧的都得有情怀,眼下也不指望着靠此赚钱。”对于这样的营业额,后院酒吧老板孙奇(化名)已习以为常。尽管已从事10多年的酒吧行业,但他一直并不是以此谋生。

  “开酒吧的大都是如此,”孙奇说,济南的酒吧文化主要集中在银座新天地周边、后宰门街、老商埠这三个地段,前者以动吧为主,后两个则主打静吧。尽管最近两三年里,济南的酒吧越来越多,但却并没有真正的走进济南市民的日常生活,“除了年轻人,大都市民晚上都不出来玩,上座率可想而知”。

  除了酒吧,这条老街深夜还有一家烟酒商店亮着灯。店面只有十多平方米,卖烟和水的速度最快,客源一部分靠隔壁酒吧带动,另一部分靠过往游客。

  店老板是后宰门街的老住户。谈及这条街的夜生活,她最大的感觉便是,自己作息时间——街上没有酒吧时,她每晚九十点便就关门睡觉;而自打这些酒吧开业后,她的营业时间也延长到凌晨1点,“这也算是发展夜经济了”。

  曾经曲山艺海的代表

  如今夜晚静悄悄

  时间拉回到几十年前,夜晚本应是大观园里最热闹的时间。相声园子里传出叫好声,院子里的摔跤台围着众多加油助威的人,共和厅里,人们喝着茶嗑着瓜子儿,听着说书人讲述的天下事。

  而如今,大观园的夜晚却是静悄悄的。晚上十点,这里已经进入熄灯模式,小巷里奶茶、炸鸡、寿司店均已关门,唯独一家菜煎饼店还在为刚刚结束加班的青年提供着果腹的食物。路边一家红豆饼摊位老板已经悠闲地玩起了手机,不久后也开始收摊。“九点以后基本就没有人来了,周六周天能好点,现在根本卖不了几个,”老板说。

  大观园的院内,各种各样的宾馆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空间,甚至连晨光茶社的牌子下,都是两家快捷宾馆的所在地。要知道,晨光茶社在当年可是济南相声兴盛的标志,也见证了济南“曲山艺海”的辉煌。

  “前几年,我们曾经试着恢复了晨光茶社、摔跤场等一批具有济南特色的文化场所。”济南大观园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玉琴说。可是这些场所只坚持了两年多就停业了。

  “没有效益。”说起原因,王玉琴心中充满无奈:“我们也是一家企业,有一千多名员工要吃饭,长期没有效益,也就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但是王玉琴心中,始终还有着振兴大观园文化底蕴的情怀。“我们目前正在请深圳的一家公司,对我们的业态进行重新设计,打造一个就像上海城隍庙一样的商场。”王玉琴说,届时,济南的那些有特色的历史文化还要植入这里,同时还会增加一些适应现代市场的东西。“到时候,气氛起来了,这里的夜晚将不再静悄悄。”

  出租车司机张东武也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听一些南方城市的乘客说,他们的城市,晚上11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来。”在张东武从业的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见到济南有过这样的夜晚。

  “每天晚上9点,打车的人会出现一个高峰,那时候的目的地几乎都是各个小区,大家赶着回家。”张东武说,这一高峰仅仅能持续到10点多,到晚上11点,街头就已经很安静了。“这个时候,很多人都会选择到一些酒吧门口或者火车站门口去等活,不管等到个大活还是小活,总比在街头只转悠拉不到人要强。”

  夜晚的生意也有做头

  便利店每晚接待100余位顾客

  每天凌晨12点下班,张兰(化名)都会在县西巷与大明湖路交叉口的橙子便利店买些食品。由于住处没有凌晨营业的便利店,她每天都会从大明湖路上“绕个大圈”回明湖小区。

  “刚刚那会雨下的挺大的!今天又吃泡面啊!”店长王峰(化名)一边算账,一边跟张兰热情地打招呼。“我们店是景区店,比起市区里的橙子便利店,我们晚上客流量少很多。”该店营业一年多来,王峰和他的店员平均每晚接待100余位顾客,该数字仅是白天来客量的三分之一。

  “别小看晚上人们的购买力,夜晚营业额有时也能跟白天持平,算下来也不亏本。”限于公司管理制度,王峰不方便介绍店里的各个时段的营业额,但他透露,超市夜晚经济其实大有可为, “人少,但每单的金额却不小,起码五六十元起。”

  在经四路周边,夜晚11点,大多数的商铺都关闭了,但是大多数的水果店还开着,店员们忙着理货,也有不少客人去购买水果。

  “晚上11点往后,买东西的多是青年人,买的也多是烟酒、饮料等零食。”记者在一家便利店内观察了大约20分钟。发现从12点20—12点40的20分钟时间内,该店有十余位顾客,皆是青年人,每单的消费金额接在50元以上。

  “我们在济南现有30多家店,都是24小时营业,主要是满足顾客的应急性、便利性需求。”王峰介绍,24小时便利店超市实行三班倒的工作制度,夜班店员一般从晚上11点上岗,工作到次日7点,“12点之前是客流高峰期,过了两点就很少人了”。

  与橙子便利店不同,统一银座超市虽也是24小时营业,但并非所有门店全部开发。历山路南口的统一银座店员关娜(化名)介绍,统一银座在济南有上百家店,24小时营业的占六成左右。“夜间的营业额能维持运营成本。”关娜称,如果两家统一银座相距较近,则一般是面积较小的店面24小时营业,面积小的营运成本也低。每一家24小时营业的统一银座超市都经过了仔细的商业考虑。

  凌晨2点,山大路上的一家京东便利店每隔十几分钟便有一些年轻人来购买饮料零食。“这个点还算比较忙的。”店员小张称,自己值晚班时,一般有3个时间段较忙,“23—24点,2—4点,6—7点。第一个时间段买东西的以附近吃饭的人为主;第二段是酒吧、KTV下班的人;第三段则以上早班、买早饭的为主。”

  “晚上营业一般利润很低,地段较好的店能赚些,便利店主要还是为了方便居民。”小张称,论经济效益,24小时便利店虽在晚上盈利寥寥,但却方便了附近居民,“无形之中也是增加我们的品牌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