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21岁女孩躺重症监护室快一年
开展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实地
彩礼价格那么高,你还能承受吗?
播音主持艺考怎么学呢?
山东机场资源整合大幕拉开

山东21岁女孩躺重症监护室快一年

2019-07-13 16:24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21岁女孩躺重症监护室快一年


前一天去医院就诊,她还能走,住院第二天出现吞咽困难,紧接着笫三天出现呼吸衰竭。

王衍玲直到半个月后才确诊患上的是流行性乙型脑炎,起因是被蚊子叮了个包。从此,这个20岁的花季少女开始常住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11个月。

女孩患流行性乙型脑炎

一查竟是蚊子惹的祸

7月11日中午,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ICU外面,坐满了患者家属。   

记者问了一句:“请问哪位是王衍玲的家属?”立刻有好几人提供她妈妈梁京香的动向:“她妈妈在楼梯间转角休息呢。”   

因为ICU探视时间有限,梁京香天天守在外面,很多人都认识她了。

她蜷缩在一个帆布折叠床上休息,连枕头都没有。帆布和支架接口处已磨损了好多口子,坐上去“咯吱咯吱”乱响。   

讲述女儿治病的过程,她每一个日子都记得清清楚楚,2018年7月,王衍玲从吉林动画学院读完大一回到岱岳区良庄镇山阳东村的家里过暑假,8月份不知为何突然高烧不退。先在村里打针,后辗转到镇卫生院、几家大医院,逐渐确诊为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病毒性脑炎。

最终,济南一家医院检验报告单提示,乙脑IgM抗体呈阳性。

医生对于这个报告单的解读是,蚊虫传播的“流行性乙型脑炎”!

最终,济南一家医院检验报告单提示,乙脑IgM抗体呈阳性。

医生对于这个报告单的解读是,蚊虫传播的“流行性乙型脑炎”!

住院11个月

花了70多万元

“8月16日去医院的时候还能走路,第二天早晨突然就不能吞咽,连小米粥都咽不下去了。”慌了神的梁京香是一点点看着闺女病情加重,住院第三天就突然呼吸衰竭,接到病危通知书。  

在迟迟检查不出病因的时候,她焦急如焚,医院病号多,单单是做个磁共振就要排一两天,她是农村务农妇女,只靠一路央求才给孩子加急做上检查。  

王衍玲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时不时要靠呼吸机续命。她不光失去了吞咽功能,连呼吸也受到影响。医生在她颈部做了切口(气管切开),呼吸机直接卡在脖子上。   

她只能吃流食,靠胃管将打成糊状的食物送到胃里(鼻饲)。身体好转不用呼吸机的时候一天要花1800元左右,如果用上呼吸机和各种治疗,就要超过三千元,这只是一天的费用。   

“在省立医院的ICU抢救,最高的时候一天花了一万五。现在亲戚朋友借了一遍,已经花了70多万元,负债三十万……”讲到这里,那打着转的泪水还是强忍在眼眶内。

“钱花光了怎么办?”    

“花完再借!”   

她回答得没有一丝犹豫,但是泪水已经沿着眼角皱纹蔓延开来:“孩子这么小,不能不救!”“有一线希望,我也得给她治疗……”

她笑了

笑得很美……

尽管已经泣不成声,但梁京香一直压低了声音,没有惊动其他人。   

女儿8月30日第一次转院,9月3日才最终确诊,10月10日再次转院到附属医院,这背后她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她额头处有几十根白发,曾有其他病人家属开口就问:“你今年六十几了?”哪想到她今年才47岁。  

她和丈夫拉扯着两个孩子,她在家务农,丈夫在建筑工地打工,好不容易熬到女儿上大学,儿子今年7岁即将上小学,突然袭来的病魔几乎击垮了这个家庭。  

丈夫有时上工早,7岁的孩子就直接锁在家里。“孩子懂事,不闹。还跟姐姐视频,鼓励她早点康复……   

现在让她感到欣慰的是,转院到山东第一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后,女儿处于恢复期,身体正逐渐好转起来。   

“她一直都很清醒,知道我们说的什么,只是不能说话。我一直鼓励她要坚强,前几天突然会笑了,笑得可好看了……”说到这里,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也笑了。

现在,王衍玲右臂可以轻微抬起,偶尔还能伸一伸脚。给她做针灸的医生说有明显恢复迹象。   

医院ICU主任韩承河教授说,脑神经损伤恢复比较慢,但是是可以逐渐恢复的。这句话成了梁京香精神上的支柱。

现在,王衍玲的治疗费用还存在很大的缺口,她妈妈在大病众筹平台上筹款,20万的治疗费只筹集到一万八千余元。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漂亮的女孩重新回到大学校园,请伸出援助之手帮一下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