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
首批社会力量设立科技奖励名单来
广播电台在遵义开展文化慰问
空气重度污染的时候你要怎么做呢
农村广播村村响播出扶贫“最强音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

2019-07-16 09:09 主页 来源:未知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

7月15日,记者从西安奔驰女车主名誉侵权案代理律师周兆成处获悉,当日,上海警方对奔驰维权女车主涉嫌职务侵占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通报指出,今年5月16日,公安机关接群众举报称,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徐某、股东黄某某,监事薛某某(注:奔驰女车主)涉嫌职务侵占犯罪;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涉嫌合同诈骗犯罪。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于当日依法对此案受理并开展审查。现将该案调查情况通报如下:

1.经调查,未发现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徐某、股东黄某某、监事薛某某在运营、管理公司“守艺人”项目过程中,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情况。

2.在调查中未发现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项目供应商及商户财、物的行为。

据此,公安机关已依法作出不予立案决定。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的通报

>>奔驰女车主:

回西安并不是潜逃 将起诉大V号造谣者

因为坐在奔驰引擎盖维权,西安奔驰女车主薛女士一夜间成为维权女汉子。但今年4月,她却被指经营餐饮店“卷款跑路”,拖欠商户、供应商数百万债务。薛女士此前接受记者采访表示,自己从未潜逃,而且在返回西安前已与商户做过正常沟通。作为运营方,她之所以离开上海,是因为部分商户违约在先,她将向所有违约商户追究违约责任。

“累死了!”,7月15日晚,西安奔驰女车主薛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时用这三个字代指自己的感受。“我担心有些商户看到上海警方不予立案又得去各种地方恶意举报,这个纠纷就永远不会停止,我们已经经历了不少举报……”

薛女士表示:“与商户的纠纷是公司的事情,不是公理,但不停地被恶意造谣、恶意举报,以后谁敢站出来当公众人物。”她认为,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的规定,就不该以犯罪论处。对于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争议,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符合犯罪构成要件的,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理。

薛女士向记者证实,目前对违约商户并没有起诉,但她对一些大V号造谣的会起诉。她表示,对于公正的举报,法律是支持的,对于不实的举报或者涉嫌诬告犯罪的,就应该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周兆成律师:

这是法律的胜利 上海警方顶住舆论压力

“我想这是法律的胜利!”7月15日,周兆成律师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作为奔驰女车主代理律师,我注意到15日下午上海警方就我的当事人薛女士以及其所在公司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被指涉嫌职务侵占、合同诈骗犯罪,由于没有犯罪事实,上海警方已经依法作出不予立案决定。对于上海警方的这个决定,我是非常认可的。”

周兆成表示,作为奔驰女车主代理律师,警方的这一结论与他之前的判断是完全一致的!只是上海警方通过权威的调查,证明他的当事人以及其所在公司实际控制人徐某、股东黄某某在运营、管理公司“守艺人”项目过程中,“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的情况。”也根本不存在“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项目供应商及商户财、物的行为”。纵观本案全程,可谓“舆论波涛汹涌、跌宕起伏”。

周兆成指出,作为奔驰女车主代理律师,非常理解上海竞集公司维权商户以及供应商的“维权决心”,对 “我当事人以及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维权者们”的遭遇均深表同情,但是还是那句话——“无论舆论如何发酵,刑事案件就是刑事案件!民事纠纷也就是民事纠纷!”。

周兆成欣慰地表示:“感谢上海警方能够顶住舆论的压力,坚持事实和法律的底线,终于为我当事人找回了清白。我想这是法律的胜利!”

>>以事实回复

奔驰女车主澄清四大问题 曾遭围攻报警

此前,薛女士独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从未“诈骗、潜逃、职务侵占等”。薛女士作为监事并且为公司实际负责人的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曾在上海成立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餐厅,吸引数十家商户入驻,但运营两个多月后,她却被迫回到了西安,商户们缴纳的保证金、装修款也打了水漂。此外,还有部分家具、装修,供应商称被薛女士拖欠工程款,据维权者统计,拖欠款项涉及500多万元。

“根本不存在潜逃回西安,我回西安是正常工作,之前也和商户做过正常沟通与告知。”薛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关于网传以10万元注册资本“以小搏大”更是子虚乌有,上海爱琴海守艺人店实际完成投资金额970万,而非仅仅投资了注册资本金的10万元,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谓“以小搏大”的情况。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公司上海办公室被部分商户洗劫,财务个人电脑被抱走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有部分商户持刀抢夺公司财务资料,保险柜遭到洗劫

薛女士介绍,上海爱琴海守艺人店开业后运营良好,未来收益十分可观,不到万不得已运营方不可能放弃,她之所以离开,是因为部分商户趁投资人不在上海的情况下联名签署了“商户公约”,私下进行了停用收银系统、私自收银、驱赶工作人员、驱赶会员客户与企业客户的行为,企图逼迫运营方放弃投资。此外,部分商户还趁运营方不在上海之际,持刀抢夺公司财务资料,并且在她回上海协调期间,纠集多人对她个人房屋进行了冲击与围攻。

关于商户提到的拖欠500多万元的款项,薛女士表示这纯属虚构。其中,包括广告制作费、绿植摆放费用系商户公摊费用,但由于商户违约私自收银,公司可以垫付,但保留对所有商户追诉该款项的权利。而关于装修和家具工程款,运营方认为该工程质量有问题,而家具厂商擅自搬走家具,应该即可返还公司已经支付家具的所有款项。

关于商户提出的投资损失部分(装修公摊费、违约押金),上海竞集公司概不认可。商户彻底不顾《竞集守艺人联销经营合同》的约定,各种不负责任的违约,公司不予认可,并保留追诉的权利。

薛女士表示,她将向所有违约商户追究违约责任,追讨违约商户私自收银占有的运营方收入、逼迫运营方脱离场地后的经营损失,以及未分摊的广告制作费、人工费、物业费、水电费、绿植等双方约定的公摊费用等。此外,将追究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抢劫等行为,追诉擅自禁锢、抢夺资产等人的法律责任。

“公司与商户的纠纷是在创业中遇到的小困难,从去年至今有律师在处理,既然商户们在奔驰维权事件中把这件事提出来,我也不回避,已把相关的证据材料交给律师处理。”薛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奔驰事件后,为了消除个人热点回归生活与工作,对于很多蹭热点的行为我们选择了暂时回避。但树欲静风不止,后期关于当事人及企业欠款的谣言愈演愈烈,严重影响到我们的企业声誉与个人安全,不得以以事实回复。”

薛女士就四大焦点问题逐一作出澄清——

1、关于所谓“潜逃回西安”?

我们回西安是属于正常工作,而且在回西安前已经向商户做过正常沟通与告知。公司向华商报记者提供的音频文件可以证明这一点。

“竞集守艺人”表示,守艺人品牌于2016年在西安成立,截至2017年已完成两个店的开业,总投资金额1000万左右。迄今正常营业,每年接待客户100万以上,单店会员就近万人。运营方负责大部分的装修投资、管网铺设、空调设施设备、家具软装、灯光工程等,负责所有证照的办理、人员的培训、现场收银、物业租金等。运营方按商户营业额的25%获取投资回报。

2、“注册资金过小”?是否有抽逃资金情况?

竞集公司向记者提供的财务报表显示,上海爱琴海守艺人店实际完成投资金额970万,而非仅仅投资了注册资本金的10万元。公司实际控股人徐先生表示,根本不存在“以小搏大”。场地租赁前期由徐某个人垫付场地租赁费20余万元,凭租赁合同成立公司,公司成立后当返还个人垫款。在徐某筹备及开业期间,甚至连一分钱工资都未领取。此外,还有大量个人垫资的款项至今未报销,所以不存在中饱私囊、转移资产的事实。从财务角度,公司最大的债权为股东的现金借款。

3、为啥脱离上海爱琴海店的实际现场经营?

竞集公司提供了日营业报表和相关视频证明,爱琴海于2018年6月15日试营业,完成实际投资与运营后,每日现场人流及实际经营情况证明,其每日营业额正常。

薛女士表示,从2017年3月筹备至2018年8月顺利营业两个月后,投资人才返还西安处理工作。投资人完成筹备期、开业的各种手续、营销推广工作。

投资人完成了300余人的企业客户签约,确保了营业的稳定性。但部分商户于2018年8月29日趁投资人不在上海的情况下联名签署了“商户公约”,不顾与运营方的原合同约定,私下进行了停用收银系统、私自收银、驱赶工作人员、驱赶会员客户与企业客户的行为,逼迫运营方放弃投资。

更不可思议的是,部分商户在运营方回上海协调工作期间,拿刀抢夺了财务的个人电脑、财务章及保税的相关设备与资料,这些都有相关报案记录。

此外,部分商户在运营方回上海协调工作期间,纠集多人组织、策划对作为公司监事的她的个人房屋进行了冲击与围攻,迫于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她被迫报警处理,但对方在警察处理完后派遣专人队她个人实施堵截,迫使她和律师在派出所受困一夜。

另外,部分商户还洗劫了运营方的办公室,把包括保险柜内的资产洗劫一空,并搬空了电脑等设备。

记者获得的相关视频和图片证据,印证了薛女士的说法,她表示,运营方是在这种情况下才被迫离开了投资场所。

4、拖欠500多万元纯属虚构

关于商户提到的拖欠500万余元的款项,薛女士表示这纯属虚构。竞集公司确实存在部分未结算的工程款项,但金额远远小于谣传金额。部分合同纠纷已经走法院受理流程,后期公司按法院最终的结果,将尽可能的清理债务。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视频显示工程完工后顶棚漏水严重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室内地面积水,用手可以舀起水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上海警方不予立案:“累死了”担心又遭恶意举报,将起诉造谣者,律师称为其找回清白

室内顶棚存在严重的漏水问题

记者获得的视频和图片显示,工程完工后,现场实际漏水严重,呈现瀑布式漏水,地面积水用手可以舀起。

薛女士认为,双方应该就实际产生的损失及合同约定进行质量和损失鉴定。具体是应支付还是赔偿损失,以法院的结果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