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水库开闸抗旱却水漫农田
《亮剑》山东卫视黄金档复播
立案“搬”网上山东百姓少跑腿
思考自我解救方法:要有决断
建立广播体操和工间操制度

调查|水库开闸抗旱却水漫农田

2019-07-19 19:07 主页 来源:未知

调查|水库开闸抗旱却水漫农田


  今年夏季我省旱情较为严重,有读者反映说:6月17日起,枣庄市岩马水库开闸放水,义务抗旱,但部分村庄却因渠道堵塞,水漫农田。7月3日,记者到现场走访。

  天气酷热,读者没指明具体位置,记者循水渠查访。放水期已经过去,干渠、支渠渠道内已基本没有积水,露出了干净的渠底,整条渠道畅通。

  随后,记者沿渠道走近村庄,发现情况差别很大:有的村庄田边水渠畅通,有的村庄出现梗塞。

  枣庄市山亭区城头镇石沟村距离岩马水库大约10公里,记者在这里遇到了正在播种玉米的张老汉一家。别人家田里小苗青翠,他家的田垄却光秃秃的。

  张老汉说,今年旱得厉害,岩马水库两星期前放水灌溉,这本是一件好事。但是由于村里水渠漏水,他家的田地势低洼,被淹了两亩地,之前种的玉米都涝死了,没办法,只能重新种。

  张老汉所说的水渠紧挨着他家的田地。陈年的麦秆堆放在水渠里,底部已经霉烂。麦秆堆下渠道水泥层已经剥落,露出了砖石,砖石之间的裂缝清晰可见,轻轻一戳,砖头石块就会晃动。

  一位村民说:“这样的水渠,堵了漫水,不堵渗水。”

  在不远处的荒沟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他们全村农田的漫水面积大概有二三十亩,“主要就是因为水渠堵了,淌出来不少。”

  与石沟村情况类似,荒沟村的灌溉水渠也堆满了麦秆、烂水果、蔬菜、塑料袋等生活垃圾。记者询问水渠是否有人维护时,这位村民说,岩马水库已经有七年没放水了,水渠长时间不用就自然荒废了,平时割麦剩下的麦秆、垃圾随手往渠里一扔,哪会有人来管。

  据了解,岩马水库此次放水量近500万立方米,是2012年以来首次放水。按常规计算,这么大水量能满足下游6万亩农田的灌溉需求。但因为水渠“村梗阻”,灌溉效果会打折扣。

  岩马水库管理处工作人员巩志向记者介绍,接到上级调度放水通知以后,他们就及时通知了下游乡镇,还对放水闸门、渠道内阻水物都进行了清理。但对于灌区内延伸到村里田间的“毛细”水渠,他们无力监管维护。

  他说,岩马水库灌溉工程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由水利部门和当地村民共同修建,水库管理方一般只负责干渠和支渠的维护,延伸到村内田间的“毛细”水渠一般应由乡镇、村自行维护。

  7月5日,记者跟随岩马水库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漫水现场,枣庄市山亭区水利部门、城头镇相关部门负责人和石沟村党支部书记都已经在现场等候。此前塞满水渠的麦秆、垃圾已经打扫一空,水渠内干净规整。

  荒沟村党支部书记表示,他们确实接到过岩马水库方面的放水通知。但岩马水库很少放水,所以,村里水渠很久没有清理,疏浚工作量很大。现在垃圾已经清理完毕,但是渠壁上的裂缝不是短时间能维修好的。他说,要把这些裂缝都修好,每米得花费近500元,而他们的水渠有2800米长,村里没有这个能力大修。

  岩马水库灌区有耕地24万亩,像石沟村、荒沟村这样存在水渠堵塞失修情况的村庄有多少,还不清楚,但渠道老旧的问题比较普遍。

  城头镇水利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这样的水渠破损情况,即使没有垃圾堵塞,在水流畅通的情况下,灌溉水的流失率也会超过40%。

  岩马水库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指着水库的水位线对记者说:“水库的兴利库容约1.3亿立方米,当前水量也就有5000万立方米,连一半都不到。可以说,浪费一点都心疼得不行。”

  旱涝可能在一场雨后就转变,但抗旱却始终是农民面对的难题。现在农业生产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何解决灌溉“村梗阻”,用好水、管好水,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