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之后的状态:很多人不懂危险
广播宝鸡•宝鸡老故事高峡出平湖
“山东投毒案”被告人无罪释放
让人忍不住想要吐槽的电视剧
山东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将达88

“山东投毒案”被告人无罪释放

2019-08-03 16:28 主页 来源:未知
“山东投毒案”被告人无罪释放

丈夫搀扶任艳红走出看守所

检方撤回起诉近一个月后,8月1日,任艳红终于走出看守所,被无罪释放。此前,她曾被指控多次投毒造成邻居李忠山一家四口死亡。自2011年7月案发,任艳红先后两次被临沂中院判处死缓,又先后两次被山东省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任艳红的代理律师袭祥栋透露,待任艳红身体状态稳定下来,将考虑就8年被羁押经历提起国家赔偿。

检方出具不起诉决定书

8月1日,任艳红被无罪释放。

据其代理律师袭祥栋介绍,7月初任艳红和家属就已经得到了检方撤诉的消息,但根据相关规定,正式释放还要等到检察院出具不起诉决定书,所以又等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他介绍说,2018年12月山东高院再次裁定撤销临沂中院作出的死缓判决,发回重审。今年7月,临沂中院出具刑事裁定书,称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决定对被告人任艳红撤回起诉。临沂中院认为,检察院撤回起诉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准许。

袭祥栋透露,接到裁定书后,任艳红没有提起上诉,并对重获自由之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按照程序,法院裁定后还要等检方的不起诉决定书。这个决定书出来后看守所才据此释放,也就是说,从8月1日开始,任艳红彻底摆脱有罪嫌疑,是无罪之身了。”

染过头发的任艳红看上去年轻了许多

或将考虑申请国家赔偿

据哥哥任庆传介绍,任艳红的身体状况仍很虚弱。1日晚回家后,不少亲友专程赶来探望,大家互诉了一番思念。2日下午,任艳红的精力开始有些跟不上,“现在还在卧床休息。”

代理律师袭祥栋告诉北青报记者,得知自己将被无罪释放后,任艳红曾向律师咨询,之后是不是可以申请国家赔偿。“(她这种情况)肯定是会申请的,但当时我们的建议是,先不着急,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把身体养好。”8月2日,北青报记者从任艳红家属处了解到,目前尚未就提出国家赔偿的细节进行商量,“想先给她做个全面身体检查,毕竟是8年时间,身体多多少少有一些问题,申请国家赔偿那都是下一步的事。”

被害人家属不认可检方撤诉

2010年8月至2011年7月期间,山东费县东岭村的李忠山一家疑多次遭人投毒,一家四口先后死亡。命案发生后,李忠山的邻居任艳红被警方锁定为嫌疑人。警方调查称,任艳红为摆脱李忠山无理纠缠和性侵,先后五次对李忠山及其家人投毒。此后任艳红被检方以“投放危险物质罪”提起公诉,并先后两次被判处死缓,又两次由山东高院撤销判决发回重审。

2019年7月检方作出撤诉决定后,北青报记者再次赶到案发地,探访李忠山家属。其岳父许少存表示,听到任艳红的案子被撤诉后,自己和妻子都不能接受。并已与李忠山父母一道,向山东高院提交上诉状,希望继续追究任艳红的刑事责任并申请赔偿。在已经年逾八旬的老人看来,自己的女儿、孙子绝对不会自杀,他们的死亡总要有人负责。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实习生 赖宇

统筹/池海波

对话

任艳红:回家第二天就染发

从看守所一出来,就赶上了一场雨。任艳红穿着大姐很久前就备好的新衣服——红色短袖T恤、黑裤子和粉色运动鞋。即便穿着新衣服,四十多岁的任艳红看起来还是比同龄人更加苍老,一头黑发从头顶开始花白。2015年代理律师李中伟会见任艳红时,她还是一头乌发。

女儿喊了声妈妈,任艳红抬头看了一眼,才敢认。八年没有见过面,她已经认不出这个读初中的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她不喊我,我认不出来。”痛哭成为家人相见唯一的表达方式。女儿抱着任艳红不撒手,任艳红一度哭到失去力气瘫坐在地上,被丈夫和家人搀起。

临沂市检察院撤诉之后,法院的工作人员去看守所通知。任艳红被叫到提审室跟工作人员会面,当时她还不敢相信,回到监室,后知后觉地哭了一场。

距2011年7月22日任艳红被批准逮捕至今,因被控涉嫌投放危险物质罪,毒杀邻居一家四口,任艳红在临沂看守所被羁押八年,成为临沂看守所被羁押时间最长的嫌犯。今年7月,案件重审后,临沂市检察院撤诉,作出不起诉决定。八年后,曾被判死缓的任艳红被无罪释放,重获自由。

回家的第一晚,任艳红一夜未合眼。“很激动,就像是做梦,我不敢相信。”

8月2日一大早,邻居来给任艳红染发,她想赶紧染回一头黑发,“这两年头发开始白得厉害,先把头发染黑,白了太丑了。”

现在她操心儿子的婚事,几年前因为自己成为嫌疑人,儿子的婚事就搁置了,“就想养好身体,赶紧开始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