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听到广播声是一种“享受”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品牌强国工程
山东潍坊四人敲诈小学生1.5万元
《特赦1959》 彰显正义必胜的真理
天津新闻广播《公仆走进直播间》

能听到广播声是一种“享受”

2019-08-29 16:57 主页 来源:未知
能听到广播声是一种“享受”

父亲节那天,儿子给我买了一台“猫王”小王子收音机,小巧玲珑,古色古香,属原木纯手工打造。这款机子除正常收音外,还有蓝牙功能。蓦然,我想起了40年前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家里能有一台收录机,是我梦寐以求的。随之,童年听广播的事儿浮现在眼前。

收音机,曾经伴随多少人走过了幸福而难忘的童年、青年和中年时代,广播因其传递快、内容新、受众广,备受大众青睐,听广播更是人们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先声夺人”最具代表性,是人们了解国家大事、社会信息、学习知识等主要信息工具之一。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大喇叭比较盛行,由于节目固定播放,我们天天听惯了广播里的评书,对《三国演义》《岳飞传》简直到了着迷的地步。但是,因村里经常停电,大喇叭成“半哑巴”了,这让我们既生气又无奈。后来,我和几个小伙伴把听广播的“焦点”转移到了邻居姑爷家。姑爷老伴走得早,为了打发寂寞,当工人的儿子从大城市给老人家买回了一台收音机。收音机不受停电制约,只要安装两节电池即可随便听,姑爷每天用它“做伴”,听新闻,了解外面的世界,街坊邻居都很羡慕他。收音机在当时是高档奢侈品,一般家庭是买不起的。记得为了“讨好”姑爷,听收音机方便些,我和几个小伙伴经常到姑爷家借串门为名,来听收音机,时间长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总得向姑爷“表示表示”。春天跟着姑爷到地里拾茬子,夏天拔草,反正干些力所能及的轻活。有时,为了听说书或广播剧,中午放学不回家,径直来到姑爷家,没有小板凳,我们就依偎在门外透过门缝听广播,一直听完,才蹦蹦跳跳回家吃饭。

后来家里添置了一台收音机。是父亲花5块钱从城里百货商店买了机壳有裂缝的“减价货”,机子是“百花牌”,它通身橘黄色,那时大多数收音机只有中波一个波段,波段少自然收台也少,一个旋钮是开关和音量,另外一个旋钮是选台用的。自从家里有了收音机,我和哥哥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跑回去,打开收音机听新闻、评书、广播剧等节目,可以说是足不出户。从此,这台收音机为我们家增添了无限乐趣,也成了我和哥哥童年的伙伴。

80年代末,我和妻子结婚了。在置办结婚用品时,自行车、缝纫机齐备了,就差一台落地收录机了。记得那台收录机还是从县城五金交电公司托人买的,是“长江牌”立体声双卡收录机,武汉无线电厂生产的,售价420元。收录机箱体为棕色木纹状,有四条腿支撑,两侧装有大喇叭,音质好;中间为双卡录放,上方是收音机,头顶有两根天线,好漂亮。妻子特意给机子做了套子,经常擦拭得一尘不染。

那时候,每天清晨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收音机听新闻播报,了解国内国际时事动态。收录机带有录放功能,自然少不了播放磁带,那时一盘磁带约两块钱,由于经济拮据,买上几盘磁带,就反复听,好像有种“百听不厌”的感觉。《十五的月亮》《我的中国心》《万里长城永不倒》《九九艳阳天》等流行歌曲,真好听。记得当时收录机几次被好友结婚借去助兴,也特别“风光”过。夏日里,天气闷热,吃过晚饭,我将收录机抬到院中央,音量开到最大,播放着流行歌曲,引得左邻右舍的孩子们前来听歌凑热闹,一直要折腾到半夜,小家伙们才各自回家,很是惬意。

因喜欢听广播,我自参加工作后,前后更换过多台收音机,几次搬家都舍不得丢弃,因为这些“宝贝”在给我增添乐趣的同时,更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和发展,所以我一直把它们保存下来。

收音机是那个年代人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前进步伐,电子产品更新换代之快,样式、音质等都令人耳目一新。如今,高档的家庭影院进入普通家庭,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