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一番话,看哭所有人.....
出击取缔“黑广播”播放低俗广告
济南:知名开发商扩张重心转向卫
山东加大老旧小区改造力度
山东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7.69

妻子的一番话,看哭所有人......

2019-09-28 09:55 主页 来源:未知
妻子的一番话,看哭所有人......

一直不敢相信

爱人受伤昏迷已经四个月了。尽管她请求大夫全力救治,尽管她不断通过亲戚朋友以及网络平台筹措医药费,尽管她没日没夜地陪在丈夫的病床前,尽管她一直没有想过放弃,陈素洁心里依然不敢、不愿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爱人孙世春身上。

“到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9月26日下午,在千佛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外的走廊里,陈素洁向记者讲述了爱人受伤以及治疗的经过。

5月25日上午11点左右,孙世春在德州齐河县一工地意外坠落,头部重伤,当场昏迷不醒。“是从四米高的地方摔下来的,碰巧摔到头部,而且他掉落的地方又是硬地面。”陈素洁说,丈夫随即被送往齐河县人民医院救治,并于当天中午进行了开颅手术。

陈素洁说,她接到电话赶到时,孙世春还在手术室。“当天晚上又进行了两次开颅手术,手术过程中,大夫下过几次病危通知书,告诉我没有希望了。”陈素洁说,那一刻她没有想过放弃,更没有哭,她请求大夫一定尽全力救治,因为她相信,“老公不可能就这么扔下我和两个孩子”。

手术室外,陈素洁煎熬等待了一夜。手术结束后,孙世春直接转入了重症监护室。不幸的是,他一直没有苏醒,而厄运并未停止。手术8天后,孙世春因肺部感染、颅内感染、电解质紊乱等病症紧急转入济南千佛山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一个多月后,他才情况稳定,转入普通病房。

不久,坏消息又传来。8月21日,孙世春突然出现呼吸窘迫,肺部感染再次转进重症监护室。“监护室每天的费用就要五千元左右,工头和工地老板不露面,不出一分钱,现在工地已经找不到人,工头也不接电话。”陈素洁说,至今一共进行过三次开颅手术,两次引流手术,后续还要进行两次补颅骨的手术。

我不能放弃我的丈夫

这四个月里,孙世春的治疗费用已经接近50万。陈素洁说,“7月份通过水滴筹筹了8万,其余的都是跟亲戚朋友借的,无论如何我不能放弃我的丈夫。”

至今,孙世春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虽然眼球能转动,但他还没有恢复意识。按照医院的规定,重症监护室每天开放15分钟的探视时间,家属可以端盆清水进入,为病人清洁身体。“我一边给他擦擦身上,一边和他说说话。”这15分钟的时间,陈素洁很珍惜,她说,“我就和老公说,他恢复挺好的,家里打扫可干净了,俩孩子都等他回家呢。”

“执子之手”是陈素洁的微信昵称,微信头像是在雪天的灯光下,相互牵着手的一对老人。爱人出事以来,在她发的朋友圈中,水滴筹求助的信息占了绝大多数,只有一首歌曲及寥寥无几的照片、视频。歌曲是《往后余生》,照片是公交车窗外的街道或雨中的车窗。

每天,陈素洁乘坐79路公交车在家与医院之间往返。在一段视频中,公交车的车窗外,济南道路两侧的城市建筑不断后退着,“你是我怀里,永远不懂事的孩子;你是我身边,永远不变心的爱人……”,歌声响了起来。陈素洁说,爱人刚开始住院的时候,在公交车上,她还偶尔听听歌,会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她觉得爱人会很快好起来,“现在不敢听了,受不了”。

“我们16岁就认识了。”陈素洁说,两人今年都是32岁,“他只比我大一天”。陈素洁和丈夫孙世春都是德州人,两人是德州某中专学校的同班同学,学习平面设计专业。随着慢慢熟悉,在毕业前夕,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一切都是平平淡淡的,也说不上来,我看上他哪一点。”陈素洁说,刚谈恋爱那会儿,孙世春给她买了一个“廉价”的吊坠,她至今记得。“是一对小鸳鸯,那时也就十几块钱,虽然很便宜,戴了十多年。后来几次搬家,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不敢想象孩子没有爸爸

2005年,孙世春两人毕业后,先后来济南打拼,迄今14年了。“女儿今年8岁,儿子3岁,这几年我一直照顾两个孩子,都是靠我老公起早贪黑安装广告牌,挣钱养家。”张素洁说,“从设计到户外施工,什么活他都接。”在张素洁眼里,老公很爱孩子,也很爱这个家,“每天回来,看到孩子,他都很高兴,虽然他不善于表达,但他看两个孩子的眼神,特别深情”。

山东一男子工地坠落昏迷!妻子的一番话,看哭所有人......

孙世春受伤昏迷前,陈素洁和孩子们最喜欢下雨天。“下雨了,老公就能在家陪孩子,不用出去干活了”。现在,她很不喜欢下雨,一下雨就伤感。

“孩子大了,很想爸爸。”一提起孩子,陈素洁原本努力保持着的微笑与平静,瞬间被打破了。她哭着说不出话来,又连忙用双手掩住眼睛,擦拭眼泪。可眼泪总也止不住,她哽咽着,断断续续地说,“我回到家,女儿总是问爸爸的情况,一顿饭的工夫,就要问五六遍。”陈素洁说,她不敢想象孩子没有爸爸的日子。

“不能提孩子,不能提孩子”,陈素洁重新平复了一些,在陌生人面前展露哀伤似乎让她感到难为情。“不好意思哈”,她向记者连连表达着歉意。她说,就在今年的9月1日,女儿小雅的小学开学了,“都是小雅同学妈妈帮着带她去,我们没有空”,而三岁的儿子,秋季也该上幼儿园了,考虑到费用,只能在家让他姥姥看着。

陈素洁说,所有的美好都被这场意外的事故无情击碎,爱人无助地躺在医院里,借来的钱也都已经用完,后续治疗还需要很多费用,“不论如何,我会拼尽全力留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