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有望今年推出5G广播标准
山东省最大的县和最小的县
《再唱红星闪闪》同名广播剧也来
电视剧《恋恋江湖》砂糖爱恋来袭
欧亚班列“齐鲁号”从匈牙利抵达

我国有望今年推出5G广播标准

2019-11-02 14:29 主页 来源:未知
我国有望今年推出5G广播标准

今年6月,中国广电正式拿到5G牌照。“按照国家要求,中国广电要探索与三大运营商存在差异化的5G商用模式。”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院长邹峰表示。
 
广电技术和5G究竟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举个例子,通过电视观看体育比赛的成本几乎为零,不耗流量也不会卡顿。但如果用手机看一场体育赛事呢?必然要耗费巨大流量。而根据三大运营商最新公布的5G套餐,5G时代的流量价格并不便宜。邹峰表示,5G广播或能化解这一难题。
 
今年有望推出5G广播标准
 
“5G标准下的广电技术,能让手机直接可以接收广播电视发射塔(大塔)的信号。也就是说,在移动网络下,不需要耗费任何流量就能看体育比赛,手机就相当于一台掌上电视。”邹峰说,与之相对,电视机也能变成“大号手机”,接收移动通信基站(小塔)的音视频信号。
 
邹峰告诉记者,5G广播的目标是,让用户随时随地特别是在移动状态下,无论使用大屏还是小屏,都能搜到大塔和小塔发出的信号。“要注意,此处的‘广播’是英文Broadcasting的含义,不是无线电台的声音广播。”
 
“在5G时代,不采取低成本的广播模式进行内容分发,会给用户带来很大不便。”邹峰告诉科技日报记者,5G广播技术还可以让经典的广播方式具备更强交互性,如用户能要求广播内容提供者播发想看的内容。
 
基于此,我国成立的无线交互广播工作组正在积极参与推动3GPP关于5G广播的标准制定。
 
北京现已安装3个5G广播发射点,目前正在进行信号测试。“我们希望在今年年底,与欧洲广播联盟(EBU)携手形成有关5G广播标准的统一提案。若能顺利通过3GPP全会,形成标准后,我们将把标准递交到国际电信联盟(ITU),使之成为国际电联标准。”邹峰说。
 
而这一努力,将为产业链的发展打下基础。特别是在前端,芯片制造商能提前布局,把广播模式和其他通讯模式(单播模式和组播模式)统一设计到芯片中。
 
欧洲的“5G today”项目也在做类似工作。邹峰告诉记者,广播科学研究院在与EBU交流时发现,中欧在5G广播标准上的总体思想一致,在具体参数上存在差别。基于相似点,双方在深入沟通后决定共同促成5G广播标准的发展。“我们计划今年11月份,把基本的5G广播标准参数提交到国际组织。明年双方会签署一个正式合同,如果协商得好,可以形成合力助推国际5G广播标准发展。”
 
用标准占据5G发展主动权
 
邹峰透露,在制定5G广播标准时,最大的困难在于转变旧有观念。“前期,我们跟芯片制造商、手机厂商和运营商提5G广播标准时,大家都表示怀疑,认为广播就是广播,手机就是手机,二者没有交集。并认为,把两者揉在一起会增加成本,增加芯片设计难度,加大手机耗电量。”
 
但经过反复研究,5G广播模式逐渐得到认可。目前,芯片厂商高通和华为、中兴、爱立信、三星、诺基亚等均支持此类研究项目,甚至认为,5G广播模式可能是未来手机不可缺乏的一部分。
 
“在国际上,3GPP也已经把手机的5G广播模式列入研究项目。而这种模式一旦作为5G标准的一部分被确定下来,将对产业形成极大推动作用。”邹峰说。
 
邹峰坦言,谁的5G标准被采用,谁就能在未来5G发展过程中掌握更多话语权。“因为现在社会越来越意识到知识产权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而有标准就意味着能在知识产权上分得一杯羹。”
 
目前,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5G标准在国际上占据重要地位。“但我们不能只使用本国标准,对于一些好的国外标准,也要使用。”邹峰强调,5G时代的标准一定是全球标准,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单独制定并只使用自己的5G标准,会对国家发展造成极大不利。“只有全球携手合作,制定并使用统一的5G标准,才能把5G产业链做大,同时让用户通过最小成本获得最大收益。”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11月20日即将召开的世界5G大会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盛会,将让我们近距离感受到5G如何从水平和垂直方向上推动整个社会发展。”邹峰表示,从标准、产业链和用户数量上衡量,我国的5G发展已处于领跑地位。“当然,5G大规模应用会给媒体从业者和短视频监管带来巨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