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台《我是大明星》洋相百出
山东省级财政 提升财政透明度
播音员的主持人请注意
律师开庭后被对方当事人殴打
科技创新助力精准扶贫

校园的广播是最野的海盗电台

2019-04-06 20:18 主页 来源:未知



校园的广播是最野的海盗电台


每个年轻人心里都藏着DJ梦,但把网易云里的心头好发朋友圈里在线打碟不是什么好主意,无人喝彩那股尴尬劲儿和下午两点的音乐节现场有得一拼,只有学校广播这种强制性实施的歌曲分享,才能向世界彰显自己的音乐品味。
除了打上下课铃,英语考试时播播听力和给体操提供BGM,学校广播在课余时间就进入了薛定谔状态,你永远摸不透校园MC下一首放的是《沙漠骆驼》还是《Someone like you》。
中小学的广播内容大多很笼统,被老师控制的广播室乏善可陈,广播系统的掌控权在这些老家伙手里,功能性远大于娱乐性,可别期待那破喇叭里会传出啥劲歌金曲,来首《卡农》都算莫大的恩泽了。
不过我初中学校管这块的老师还蛮新潮的,每天下午第一节下课做完眼保健操就开始放苏打绿的《小宇宙》,全班同学刚按完督脉穴就开始跟着哼:“左手边有个年轻人插队,看一眼,看一眼,眼神充满不屑…”两年下来,半个学校都成了吴青峰的铁杆粉丝。
到高中大学情况就不一样了,学生们开始宣告对广播系统的主权,校园广播变成了他们的私家podcast,所以很多时候都能听到最新最热的流行音乐,但从来不会出现朋克、摇滚、说唱之类脱离主旋律的音乐风格,毕竟广播站的幕后揸fit人还是老师。
和国内不同,在美国,校园广播就是最野的海盗电台,并在音乐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们更像是专业的电台,通过无线电技术去传播激进的声音,在这片自留地上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对特朗普大喊大叫,讨论本月的艺术展览,分享当地的酒吧、食物,完全由学生自治。
也正因大学生纯粹,狂妄的个性,校园广播才会和新兴的音乐趋势联系在一起,帮助推动并定义了包括朋克、新浪潮、另类摇滚、独立摇滚和嘻哈在内的多种流派。
80年代,美国商业电台的音乐风格逐渐收紧,电台DJ机械性地循环播放一些老掉牙的怀旧金曲,以吸引那种广告商钟爱的年长、富有的听众。
但校园广播电台那拨小崽子可管不了那么多,电台的员工都是同学,又不用发工资,学校还给咱提供场地和经费,小爷爱放啥放啥,爱说啥说啥,所以他们更倾向于做音乐上的Taste Makers,而不是做迎合大众口味的奉承者。
“商业电台的底线是金钱,大学电台的底线是音乐。”曾任西北大学电台音乐编辑的Scott Byron这样说道。
永远别去担心他们选择的音乐会落伍,校园广播站是年年招新的,young blood的注入总能给电台带去更新的玩意儿。
从学术爵士节目,到不寻常的古典剧目,再到鬼哭狼嚎的后硬核,校园电台提供一切你在商业电台里听不到的其他音乐,学生们在电波塑造的乌托邦里尽情撒欢。
于是大学广播慢慢演变成非传统摇滚的少数几个出口之一,像U2 , the Police , the Bangles和R.E.M这些摇滚乐队都在校园电台的宣传下积累了第一批粉丝。
在那年头,唱片公司的部分员工每个月的KPI就是拿着公司麾下乐队的唱片到各大学校电台那儿地推,让他们帮忙推广,来个专访就再好不过了,有的公司甚至还为此专门组建了大学广播推广部门。
但自90年代以来,不断改变的媒体格局以及互联网的普及,大学广播的影响力无疑已经减弱了很多,在戳几下屏幕打开app就能听到任何想听的音乐的时代,还有多少人愿意继续守在收音机旁呢?
然而即使是现在,很多唱片公司,乐评人,学生们都坚持认为校园广播这个新兴音乐的出口是不可或缺的。
仍有一大帮学生坚守在广播站发出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譬如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的KCPR,长滩加州州立大学的K-Beach Radio,佛罗里达国际大学的WRGP…同时也推出了自己的线上电台节目。
独立和非商业都特么太宝贵了,真实而不是商业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希望这些校园里的海盗电台都能可劲儿燥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