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紅塵》熱播,歐麗婭化身超
广播高鹏:采访法院——我的法考
烟台广播电视台全频道实现高清播
天津广播电视台《超级智能》栏目
山东省排名第十四的经济强市

广播高鹏:采访法院——我的法考“捷径”

2020-01-09 18:25 主页 来源:未知
广播高鹏:采访法院——我的法考“捷径”


他们栉风沐雨,奔波于新闻事件发生的第一线;他们执着坚守,用话筒传递公平与正义;他们不畏艰难,用镜头和笔,追寻事实真相。他们就是一直坚守在新闻前线的政法记者们。
 
近日,为做好“向社会公众报告”活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天津高法”微信公众号开设“媒眼看法院”专栏,特邀各媒体政法记者给大家讲述2019年他们与天津法院的故事,并与读者一起重温他们的代表作品。
 
采访法院助我过法考
 
我是从2008年开始采访法院的,因为在大学里学过几天法律课,也喜欢法律,当初自认为采访法院应该没有什么困难。但是经过几次的采访,让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法盲。
 
采访法院,不单是要采访一些案件,还有法院针对司法实践中一些问题出台的政策。要想解读好这些政策,自己就必须要懂这些政策出台的背景,必须懂得现行法律在司法实践中还有哪些法律适用方面的改进。而对于我这个肚子里只有一瓶子底法律知识的法盲来说,想弄懂这些可就太难了。可弄不懂这些,也就没办法在稿子里把这些政策说清楚,也就难免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了。
 
也正是由于有了这个认知,想在采访中能听得懂法官们在说什么,进而能在法官面前们说上几句内行话,能和法官们更好的沟通,我才选择了参加当初的司法考试,也就是现在的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培训。当然,另一方面也是想多一门手艺,体现人生的价值。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运用学到的知识和法官们沟通,去理解司法实践当中那些案例,这一方面让我跟法官们的交流越来越通畅,稿子也越来越顺畅。同时我将司法考试培训中的知识点也在采访中和听审的过程中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可以说,采访法院给我提供了一个理论联系实践的平台,这也可能是其他考生所没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正是有了这个条件,在2019年,我顺利地通过了法考。在看到考试成绩的一瞬间,我心情非常激动,庆幸自己考试通过之余,我更加庆幸,我有采访法院这个得天独厚的平台。
 
代表作品
 
作品一:本市二中院公开审理一起侵犯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
 
主持人:一名曾经因为销售假冒商标的商品而被判刑的男子,在刑满释放一年之后又涉嫌同类犯罪。昨天(04-18)上午,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侵犯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同时这也是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针对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实行三审合一之后,知识产权庭审理的第一起刑事案件。来听记者高鹏的报道:
 
(音响压混)昨天上午9点半,这案件开始审理。被告人薛某某今年60岁,家住本河北区,曾经在2008年因为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2010年,又因为同样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2012年薛某某因犯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红桥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于2017年刑满释放,然而在去年10月20号,薛某某又因为同样的罪名被北辰警方刑事拘留。
 
(音响压混):根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公安北辰分局接烟草专卖部门的举报,汇同烟草专卖部门的执法人员,在去年10月20号,将正在小区内通过物流接收假烟的薛某某当场抓获,当场查获收缴假冒的云烟、红双喜、软中华等假冒名贵香烟700多条,经过鉴定,价值为12万3300多元。转天,北辰分局又在某物流公司查获收件人为薛某某的2个品种799条香烟,鉴定价值为6万5千多元。检察机关认为薛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应该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对其进行处理。法庭没有当庭宣判,在经合议庭进行评议后,择日宣判。
 
据了解,这起涉及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是二中院组建涉知识产权案件三审合一机制之后,审理的第一起刑事案件。所谓三审合一就是由知识产权庭负责审理涉及知识产权的刑事、民事和行政案件。二中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胡浩表示,设立知识产权庭,有利于统一涉知识产权案件的裁判尺度:
 
(录音:过去知识产权的刑事、行政和民事分别由不同的审判庭来审理,那么在掌握这种知识产权的罪与非罪,侵权与不侵权,存在不同的标准,那么实施三合一审理之后呢,最主要的是统一一个司法理念,然后优化整个的司法体制,实现司法主导,最主要的是在于法律适用标准的统一,对于是否构成知识产权的违法犯罪,在三大程序里面掌握一个统一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