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台《我是大明星》洋相百出
山东省级财政 提升财政透明度
播音员的主持人请注意
律师开庭后被对方当事人殴打
科技创新助力精准扶贫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

2019-04-17 21:25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骗局


“现在过得那都不叫人过的日子。”
过去一个多月,吴岚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经常找不到东西,做饭没关火就出门,曾经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家如今一团糟……59岁的吴岚形容自己,“整个人都跟傻了一样。”
2017年-2018年,吴岚和丈夫将两套房产抵押出去,贷出471万元,投进了一个号称以房养老的理财项目,每月能拿2.3万余元的“养老金”。与此同时,理财项目方负责向出资方归还利息,具体数额多少,吴岚并不知情。
2019年2月,吴岚突然收到出资方的电话,说理财方没替她还款,还说还不上钱,房子可能被强制拍卖。吴岚害怕了,自己垫付了5.7万余元的利息,从此惶惶不可终日。
为吴岚理财的,是北京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李佳豪。此外,李佳豪还是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两家公司虽然均为独立法人,但很可能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发表声明时也存在资产管理公司、养老服务公司名称、公章混用的情况(故下文将两公司统称为“中安民生”)。
为老人提供法律咨询的律师赵德芳,有一份3月15日房产客户代表与中安民生高层的谈判录音。李佳豪在录音中称,中安民生共有600余名抵押房产、换贷投资的客户,涉及资金十多亿元。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600多名客户中许多人与吴岚情况相似,在中安民生停止给付出资方利息的情况下,很可能房财两空。中安民生为他们绘制的“以房养老”蓝图,更像一张根本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4月9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发布情况通报,称针对中安民生涉嫌非法集资一事,已对涉事公司实际控制人李佳豪等88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目前,该案正在调查处理之中。

2019年3月19日,位于海淀紫金庄园的中安养老总部大门 
催债的来了
“你这钱还用不用,用的话把利息给我。”2018年12月25日,61岁的陈涛正在三亚旅游。和吴岚相似,他抵押了丰台区一套40多平方米的房产,把换来的120万元贷款交给中安民生打理,每季度可以领取1.8万元“养老金”。
电话是陈涛的出资方张帆打来的,为了催缴利息。陈涛很纳闷,“中安说利息都是他们给,出资方也从没直接联系我,怎么突然找我要钱来了?”
当晚,陈涛提前结束行程,匆忙飞回北京。第二天一早,他拨通了李佳豪的电话,李佳豪说马上把钱转过去,还向陈涛道歉。果然,两天后,陈涛再次接到出资方的电话,说利息收到了。
两个月后,相同一幕再次上演。这一次,李佳豪以资金紧张为由要求延期3天支付利息。3天后,又有中安民生业务员通知陈涛,需要等到3月10日,“说到时候公司会有2亿资金到账,就能把事情解决了。”
陈涛不知道的是,中安民生的资金问题早现端倪。
据一名中安民生员工透露,从2019年1月起,参与投资的老人就拿不到“养老金”了。当时,业务员以“银行政策影响,实行每日限额、限笔等管理措施”为由,通知部分老人到公司签订《养老金发放方式补充协议》,将月度发放变更为季度发放,或者每半年、一年发放一次。
“当时完全没意识到有问题,业务员说是银行那边的原因就信了。”吴岚也签了这份补充协议,她说由于养老金发放周期延长,中安民生还上调了年利率,“涨了0.2个点。”
按照中安民生业务员的说法,陈涛等到了3月10日。当天上午,他在位于国贸万科大都会的中安民生朝阳大厅内见到了李佳豪。当时,李佳豪正向数百名参与“以房养老”项目的老人坦白,称本要到账的2亿元没到,公司金融资产管理的负责人也失联了。
直到此时,老人们才意识到“以房养老”出问题了,但为时已晚。随着3月交息日的到来,他们开始收到出资方的追债电话、上门骚扰,有人家中的门锁被胶水堵了,有人家门前被出资方堆满垃圾。
独居的82岁老人肖雄便是其中之一。因为害怕追债的上门,他不敢待在家里,“白天就在外边闲逛,晚上才回家睡觉”。
相比于催债人,他更怕自己干了一辈子才落下的房子被人拿走。那是他在1994年花一万多元买下的单位福利房,63平方米,在亚运村附近。这是他仅剩的家底,“要是最后真没了,那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免费”养老服务
吴岚与中安民生的相遇,源于免费的声乐课。
2017年4月,同社区的朋友告诉爱唱歌的吴岚,中安民生位于昌平的养老一站式服务大厅(中安民生的营业和活动场所)开办了免费声乐课程,“请的老师据说是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得特好。”
吴岚去过后,感觉确实不错。此后每周五上午9点半到11点半,她都会去上课。
除了声乐,大厅里还有免费的民族舞、茶艺、书法、国画等课程,每周一到周五,安排得满满当当。来上课的老人要是登记身份证信息和电话号码,还能免费办理一张号称面值880元的养老健康卡,成为中安民生的会员。
吴岚记得,中安民生业务员渠某磊说,成为会员的老人可以免费体验体检、按摩、理疗等,还能免费参加公司组织的一日游、二日游等活动。第二次声乐课时,吴岚办了会员,之后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渠某磊的微信或电话,通知她参加生日会、周边游等。
在吴岚看来,29岁的渠某磊对自己特别好,有时比自家孩子还周到。变天了还会提醒她:阿姨明天下雨,天凉了要注意。
半年中,吴岚与丈夫跟着中安民生去了北京怀柔、通州以及河北张家口等地旅游,每次都是一两百位老人,坐满四五辆大巴。现在回想起来,吴岚认为养老项目课程才是每次出游的重头戏,观光、游戏只是“诱饵”。而重头戏中的重头戏,是可以“生钱”的“金融养老”业务。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在中安民生内部,与免费课程、出游等相关的业务基本由中安民生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安排;但涉及金融养老服务的部分,主要由中安民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负责。
办了金融养老,老人就会升级为VIP会员,可以根据不同的投资数额享受不同的养老服务,普通人能想到的候鸟养老、云游养老等基本都有。更重要的是,一旦办理金融养老,老人就能定期拿到中安民生的“养老金”。
“金融养老又分为资金养老和资产养老。”吴岚说,前者就是现金投资;后者是让没有存款的老年人用房产换钱投资。“当时的讲师说,房本放在家里是死的,交给中安民生盘活了就能产生价值,就可以给您发放养老金。”
多名老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讲师是否在课程中说过抵押房产一事,他们记不清了。但事后证明,所谓的“盘活”,就是抵押贷款。
2017年11月,参加活动半年后,吴岚在一次旅行中签署了资产养老项目的《认购意向书》,保证一周内交齐所需材料。她还缴纳了200元定金,拿到一套床上用品四件套作为礼品。
和多数老人一样,吴岚夫妇没敢把认购的事告诉孩子,“告诉她(女儿)了肯定不让做。”此前,吴岚试探过女儿的态度,被女儿拒绝了。
2018年4月,郭延东、刘娜夫妇也办理了资产养老,抵押了天通苑附近一套198平方米的房产,换了330万元贷款。
郭延东夫妇没有子女,担心今后老了、病了没人照料,是把后半辈子都托付给中安民生了。刘娜说,自己最看重的是“养老”二字,“要是直接说是理财投资,咱普通老百姓能一下子借几百万吗?”

2018年1月29日,中安民生昌平大厅举办会员生日会活动。 
多机构否认与中安民生合作
除了“养老金”和免费的养老服务,让陈涛心动的一点是中安民生是正规公司,“是国家的”。
2018年9月19日,与中安民生接触两年后,陈涛和老伴参加了该公司丰台服务大厅成立两周年庆典。陈涛记得当时排场很大,“我一辈子没上过当,但那样的场面,谁去了都得信。”
多名老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称与官方合作,是中安民生吸引大家投资的一块招牌。该公司的宣传中曾出现“民政部”“国家老龄委”等机构,还有所谓红头文件。
比如,中安民生早期宣传中,称其受民政部支持,于2014年11月12日获批成立了民政部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以房养老基金。
但是,2016年9月1日,民政部发布声明,指出慈孝特困老人救助基金会设立由中安民生出资的以房养老基金管理委员会超出业务范围,并对后者做出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
2016年7月18日的一则新闻显示,在中安民生养老一站式服务大厅的开幕式上,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老年健康基金管理委员会执行会长常金城、副秘书长樊萍、共青团中央办公厅徐书君、中央党校养老课题组成员、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人均有参加。
2019年3月22日,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老年健康基金管理委员会执行会长常金城告诉新京报,基金会于2016年4月与中安民生签署过建立养老服务大厅的合作协议。“当时觉得(中安民生)想法挺好。但我们只是提供道义上的支持,没有实体的合作内容。”
常金城说,后来他们发现中安民生的活动具有经营性质,与基金会宗旨不符,“有点拉大旗作虎皮的意思”,便要求他们整改,还曾到现场监督他们把基金会的名称撤掉了。
但是,2019年3月19日,新京报记者在中安民生位于海淀区紫金庄园的公司总部内,看到“养老一站式服务大厅”红色大字下仍有“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老年健康基金管理委员会”字样。
4月11日,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还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已于2016年12月终止了与中安民生的合作。
4月16日,共青团中央值班室一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办公厅没有徐书君其人。
中安民生官网还称其与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养老事业发展基金均有合作。
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员工向新京报记者确认,该中心与中安民生不存在合作关系;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养老事业发展基金的工作人员表示,中安民生的4名工作人员曾以志愿者身份参加过基金会活动,基金会还借用过中安民生的场地,此外二者无任何交集。
吴岚办理资产养老前,特意询问过渠某磊中安民生是否与老龄委有合作。“他说阿姨,我们这牌子都挂着呢,要是假的,早就被人举报了,还能开吗?”
郭延东投资前也在网上搜索过相关材料,确认了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属实。但中安民生与老龄委等机构有没有关系,郭延东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我们普通老百姓不清楚怎么核实。他们大厅进去就有大字,墙上还挂了好多照片和宣传材料,看起来的确跟国家(机构)有点关系。”
2018年12月18日,已经做过资产养老的郭延东夫妇,又在中安民生的一次活动中排队认购了15万的资金养老产品。他们记得会场里有上千人,现场签单的超过百人,仅交完定金砸金蛋的环节就进行了一个多小时。
“那场面,你会觉得大家都这么有钱。现在回想起来,都跟中了邪似的。”刘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