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力建设国际性消费型城市
美国务卿将呼吁印度选择俄S400的
上学的小脚丫——德国人的学校
歼-10战机“首次”部署永兴岛
英国两任外交大臣角逐保守党党魁

着力建设国际性消费型城市

2019-06-22 10:52 主页 来源:未知


着力建设国际性消费型城市

  2019年6月12日,由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在头版头条刊发了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同志的署名文章——《加快建设中国特色消费型社会》。文章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新时代、新征程、新需要

  党的十九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建党一百年时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要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群众的需要呈现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更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强烈,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安全、环境、文化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中国共产党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永远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努力让人民群众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让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

  新形势、扩消费、助发展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势不可挡,国际格局和力量对比正加速演变,力量对比更趋平衡,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为突出。当前,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产品的出口受到抑制,以中兴、华为等高科技企业为代表的科技领域受到美国的强烈阻击。2019年1-5月,我国进出口总值17862.1亿美元,同比下降1.6%,其中出口9583.4亿美元,增加0.4%,进口8278.7亿美元,下降3.7%,形势不容乐观。

  在新的形势下,需要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推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把消费、投资和出口视为总需求的“三驾马车”,2018年我国全年GDP增长6.6%,最终消费支出对增长的贡献率为76.2%,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为32.4%,货物和服务净出口的贡献率为-8.6%。在净出口贡献下滑、“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新形势下,要更加注重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哈佛大学竞争战略大师迈克尔·波特提出国家竞争优势钻石体系模型,国家竞争优势取决于生产要素条件、需求条件(本地市场对产品或服务的需求本质)、关联产业及企业战略、结构与竞争状态四大要素。日本消费者居住在小型、紧密的房子里,日本厂商抢先在小型、轻薄型产品上获得成功。瑞典长期关心残疾人士,引导出相关产业的竞争优势。丹麦的环保主义导致水污染控制设备和风车产业的成功。

  贯彻新发展理念,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要以消费升级引领供给创新,以供给优化创造消费新增长点,实现消费生产良性循环,要聚焦供需匹配,实现更高水平供需平衡。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要完善促进消费的体制机制,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三城三都、文化之城、消费之都

  关于消费型社会,一些学者有不同的观点。林毅夫指出,“消费非常重要,但消费是经济增长的目标,不能作为未来长期经济增长的拉动力。消费增长的前提应是收入不断增长,如果收入不增长,单纯消费增长的话,家庭很快就负债累累,危机也会到来”。美国“次贷”危机就是消费超出购买能力所致,希腊等欧洲国家的债务危机也是居民消费盲目扩张,政府实施高福利政策所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依靠消费实现长期增长,凯恩斯主义对分析短期经济波动有效,对分析长期经济增长无效。一个国家消费越多,积累越少,用于投资的资本会减少,投资的利率会增加,使产业成本增加,竞争力减弱。郭庆旺、赵志耘主张“中国别急着成消费型社会”。林毅夫指出,中国经济平稳增长仍需主要依靠投资。

  相比消费型社会,成都作为消费型城市的定位更让人认同。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在衣食住行等生理需求满足之后,人们会更多强调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消费资料可以划分为生存资料、发展资料和享受资料或划分为物质文化资料和精神文化资料;经济学将消费品区分为低档物品、正常物品和奢侈品。投资家对消费类行业情有独钟,巴菲特投资可口可乐公司、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是经典的案例,贵州茅台和格力电器是价值投资者的白马股。配第-克拉克定理指出,随着经济发展和人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劳动力将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产业转移,然后再向第三产业转移。可以预见,随着我国的经济发展,服务业的比重将不断增大,精神文化消费将不断提升。

   成都是新兴世界城市、国家中心城市、中国西部消费中心和西南生活中心,具有消费型城市的巨大潜力。成都是古蜀文明的发祥地,是中国十大古都之一,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旅游资源,同时具备现代、开放、国际性的城市气质。成都有1600万常住人口,四川是人口大省,人口规模达到8300万人。成都的消费文化底蕴深厚,川菜、川酒、川茶、川剧、蜀锦、蜀绣、麻将等构成别具地方特色的休闲消费文化。在2019年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中,成都位列第五,排在15座新一线城市榜首。

  成都提出打造“三城三都”,即世界文创名城、世界旅游名城、世界赛事名城和国际美食之都、国际音乐之都、国际会展之都。着力方向是三个方面,一是文化名城,二是国际都市,三是消费城市。成都要打造皆具国际时尚魅力和天府文化特色的消费型城市,一手抓高端,一手抓特色;高端指向国际时尚现代的高端商业,着力发展首店经济和名店经济;特色指向地方印记,面向下里巴人,强调文化特色、社区商业和城市夜间消费。消费群体上,以本地人口为基础,更多吸引外地游客、外地客商、国际友人,吸引更多国际事务落地成都。消费业态上,要注重“文商旅体娱”融合发展,着力发展新的消费业态,提升新消费供给能力。

  成都打造消费型城市,也要做好三项基础性工作,一是努力提升生态环境质量,做到宜人宜居城市;二是努力提升国际化营商环境,做到宜商宜业城市;三是努力强化天府文化旅游资源,做到宜游宜乐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