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警告胆敢查没黄金等于“宣战”
李娜正式进入国际网球名人堂
美正在筹划保护中东航运行动
韩国总统告诉我日韩有贸易摩擦
伊朗吁美国取消制裁换核查

俄警告胆敢查没黄金等于“宣战”后

2019-07-21 14:05 主页 来源:未知
俄警告胆敢查没黄金等于“宣战”后

“当美国认为自己正在败退时,这就变成了一个不一样的货币战。”法国兴业银行货币策略师基特·朱克斯如是说。毫无疑问,我们通过近期特朗普频繁指责欧洲多国存在操纵汇率,并一再要求美联储降息的态度上就可见一斑。
美元在过去数十年间,一直是美国经济得以保持领先地位的一个重要工具,今天,美国经济正在将滥用美元地位发挥得淋漓尽致。而这背后的核心逻辑是,1971年美国单方面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金本位制后,黄金作为世界恒定货币的光芒似乎被美元取代。
 
事实上,在此之前,美国经济就为美元地位进行了布局。这正是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以来,美联储通过位于纽约曼哈顿街区,深20米的纽约联邦储蓄银行地下五层金库中,替全世界约6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保管着黄金,存放着价值约2400-2600亿美元的黄金,约占全球近四分之一的黄金储备。
与此同时,美国拥有8133.5吨黄金储备,位于全球首位。达到该国外汇储备约75%。从货币本位制角度来讲,守护住这些黄金及捂住全球多个货币当局的黄金储备,也变相地守护了美元本位制。这样一来,美国经济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滥用美元地位,甚至发起“货币战”。反之,美元则毫无“含金量”。
 
1913年以来,美元兑黄金下跌95%
简单来讲,这一系列做法,体现了美元一贯的霸权特征。近年,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不断变迁,全球去美元化的声音此起彼伏,而加强对本国黄金储备的管理,和大幅囤积黄金储备的现象也越发明显。
世界黄金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4,212.25吨。需要注意的是,欧元区 (包括欧洲央行) 共计10,776.9吨,占其外汇总储备的53.7%,可以看出,欧洲多国,同时也是美国传统盟友较为集中的区域,明显认为黄金比美元更有价值。
不仅如此,事情的一个进展是,截至6月底,全球央行净购金量达到247.3吨,较去年同期增长73%。而2018年时,全球央行累计买入约650多吨黄金,创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最高水平之外。也就是说,全球的央行正在持续大幅囤积黄金。
 
比如,自2018年12月以来,中国黄金储备已经连续7个月攀升,中国6月黄金储备为6194万盎司(约合1926吨)。而据美国财政部本月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作为美债最大的海外持有者,今年3至5月,中国(内地)连续三个月减持美债,目前持有1.1102万亿美元,持仓规模已创下两年最低水平。
多方分析,如果美债的全球大买家大手笔减持美债并增持黄金,对美元和美国经济的冲击或将是“核”级别的。而俄罗斯黄金储备更是增加至2190吨,目前俄已成为全球前五大黄金储备国,位列第五。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目前有的美债份额已降至最高时期的93%,俄媒称俄正向持有美债为0而倒计时。
同时,印度、土耳其、匈牙利、波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多个新兴市场的央行也都在以明显高于以往的速度增加黄金储备。对于新兴市场国家增持黄金的现象,《货币战争》一书的作者Jim Rickards分析称,这种较少的美债和更多黄金的结合使俄罗斯、土耳其等国走上了隔绝美元限制交易的道路。值得一提的是,曾经饱受美元侵袭,而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的东南亚多国也开始高度重视黄金。
 
除泰国开始增持黄金储备外,我们曾提及,马来西亚央行已向美国提出了泛亚洲黄金支持货币的建议,呼吁东南亚所有国家在基于金本位的新货币基础上开始交易,并明智的建议支持黄金的泛亚货币应该取代美元作为亚洲国家双边贸易中使用的标准货币,因为,黄金更加稳定。
不仅如此,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谢尔盖·什韦佐夫已经证实中俄印三国正在建立自己的世界货币黄金交易系统和新的实物黄金定价基准,这将打破统治世界半个世纪的美元黄金定价权和交易权。要知道,中俄印三国是全球主要的黄金生产国和消费国,所以,这三个国家的黄金交易为绕开以美元定价为主导的英国和美国黄金交易系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上述迹象表明,欧洲多个发达国家及全球多个新兴市场国家都开始高度重视黄金储备,或为黄金作为美元替代品进行着不同方式的准备。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知的,德国、法国、波兰、意大利、土耳其、匈牙利、奥地利、委内瑞拉、比利时、罗马尼亚、瑞士、荷兰这12个国家的央行已宣布运回或计划运回此前寄存在美联储及英格兰银行(英国央行)等金库中的黄金。
显然,遣返黄金的现象,正在使美元主导黄金交易,及美元本位制面临新的挑战,同时,这也是美联储和英国央行或将面临损失的一大常态。美联储和英国央行直接的损失,是保管费收入将伴随多国央行运回黄金的进程而锐减。
例如,罗马尼亚央行曾表示,将黄金寄存在海外金库中,每年需要支付至少30万列伊(71,000美元)的管理费用。再如,德国央行由于此前约45%的黄金存在美国,24%存在英国及其他地区。德国央行曾以英国央行收取的费用算了一笔账称,英国央行每年至少向德国收取50万欧元的金条保管费。显然,美联储收取的费用会更高。
 
而当这些央行不再继续寄存在美联储等金库中时,这笔收入会直接减少,损失大了。更重要的是,美联储将因为多国央行加强运回黄金的进程,而丧失管理全世界黄金储备的一个“特权”,与本文前面提及的,当无法捂住全世界许多黄金时,美元地位将面临大幅下滑。
仅基于这两点原因,就不难理解,为何美联储不久前拒绝德国查看和运回其在美联储寄存的剩余黄金了。事实上,当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纷纷一致要求运回黄金时,美联储是无权阻止和拒绝的,因为这相当于一个货币储存的契约,美联储需要为遵守契约,而对全世界的黄金负责。不过,德国央行消息人士曾提及,2012年运回部分黄金时,发现一些金砖并非当年寄存的,这就增加了美联储或存在私吞或挪用黄金的猜测。
 
虽然德国央行一直对此事讳莫如深,但是俄罗斯却已公开警告美联储。俄财长安东·西卢奥洛夫曾表示,俄罗斯的黄金储备若被查没,哪怕是有这样的想法存在,都会被视作“金融宣战”。这也意味着,俄已公开表示,美联储到任何时候都无权拒绝查看或运回黄金。显然,美联储无权阻止任何一个货币当局运回自己的黄金,更加不敢私吞了,即使在存储过程中可能会挪用,但是,到时候也必须如数奉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