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国家利益遵守国际惯例
美国发电装机结构悄然反转
日本正引领下一代常规动力潜艇技
第三届环六盘山国际自行车邀请赛
40架美军机出动,轰炸10多处伊方

维护国家利益遵守国际惯例

2019-07-23 11:04 主页 来源:未知


维护国家利益遵守国际惯例

      019年4月11日,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机构通过了上诉机构于3月28日作出的关于欧盟诉美国补贴波音公司一案(DS353)的裁定报告,认定美国违反WTO补贴规则,给予波音公司不当补贴,包括华盛顿州的政府采购合同、税收优惠项目、研发项目以及南卡罗来纳州的就业税收减免政策等均属于非法补贴,对空客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害。2019年4月17日,根据WTO的最终裁定,欧盟公布了约200亿美元美国商品初步清单并公开征求意见,欧盟将对清单内产品加征关税以报复美国补贴波音。如何看待美国对波音公司的补贴?又如何看待欧盟诉美国及美国败诉?

  核心是如何看待国家战略与国际公平竞争的关系

  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角度看,财政补贴着眼于化解市场主体面临的公共风险,这些公共风险也是国家战略实现过程中面临的风险。因此,从一国的角度看,财政补贴是服从于国家战略的。在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中,有一段意味深长的表述,高度赞扬中国的做法:“在工业政策方面一个特别成功的国家是中国,……这一战略将市场经济原则与积极主动的国家政策结合起来,到目前为止已被证明是最成功的。具有国际地位的公司已经在中国涌现,未来几年,这些公司可能垄断整个工业领域的技术,从而引领其在国际竞争中大获成功。”这段话表明德国对政府运用补贴手段支持产业发展以实施国家战略的做法是高度认同的,而且他们也准备进一步强化这种做法。

  从事国际交往和国际贸易,确实需要大家共同遵守的惯例或准则,这也是维护国际贸易秩序的需要。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也需要让渡部分国家主权。WTO《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以下简称SCM协定)中关于补贴的分类通常被认为是国际惯例。乌拉圭回合将补贴分为禁止性的补贴(“红灯”)、可申诉的补贴(“黄灯”)和不可申诉的补贴(“绿灯”)。对于禁止性的补贴,各成员方既不应授予、也不应维持这种补贴。根据SCM协定规定,对于可申诉补贴,申诉方必须证明补贴对其利益造成了不利影响,否则该补贴就是允许的。反过来讲,一般性地禁止使用对其他成员方利益造成不利影响的补贴。不利影响有三种:损害(Injury)、严重损害(SeriousPrejudice)、对GATT1994利益的抵消或减损(NullificationorImpairment)。建立一套多边救济机制,以允许成员方对造成不利影响的补贴采取应对措施,这相对于前WTO体制而言是一个重大进步。然而仍然存在的困难是:在多数案件中需要申诉成员方证明由补贴产生的不利贸易影响,需要进行大量的事实分析,在某些案件中专家组可能会觉得存在困难。

  由于WTO这一规则的遵从度较低,有些规定含糊不清,争议处置效率较低,美欧日已明确表示对现有规则的不满,提议改革WTO机制。欧盟在其WTO改革方案以及美日欧关于贸易三方联合申明中提出,要制定新的规则,进一步加严。美日欧准备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严纪律:一是提高透明度,对没有通报或被反通报的补贴将被推定为造成严重损害的补贴,除非未通报成员能够证明没有损害。二是扩大公共机构范围,可能要把一些履行政府职能或推进政府政策,或政府拥有实质性控制权的国有企业纳入公共机构范围,如政府或政府控制的投资基金在非商业条件下的股本投资、非商业性债转股、金融类支持政策等。三是把“禁止性补贴”范围扩大,比如将造成产能过剩的补贴、直接债务免除等纳入禁止性补贴。

  理论上,补贴是政府化解公共风险的一种手段,服从于国家战略。但实施补贴可能会对国际间的公平竞争产生影响。不管何种形式的补贴,都会降低一国商品的相对价格,使其在国际竞争中居于有利地位,从而对其他国家带来不利影响。补贴作为一国政府干预经济的手段,国际社会是否需要制定规则对此予以限制或禁止,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议。其实,从不同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考虑,会得出不同答案。

  从国际公平的角度看,国际社会对补贴进行限制或禁止是防止不公平竞争的必要措施,但从国际法的角度看,经济主权原则是各国可以自由行使补贴的法律依据,国际规则无权干涉。从发展经济学的角度看,战略性理论是各国进行补贴的有力依据,补贴对于支撑国家发展具有必要性。每个国家的发展战略、发展模式、发展阶段都存在重大差别,不能用一个标准来衡量各国的补贴。因此结论是:关于补贴问题,国际社会需要对补贴进行规范,但应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这是人类应对气候变暖的国际谈判确立的一项重要原则,适用于补贴问题),需要对各国的补贴行为区别对待。

  维护国家利益是实施补贴的第一原则

  从欧盟诉美国补贴波音公司一案可以看出,美国明明知道补贴波音公司是破坏国际规则和违背国际公平竞争原则,但依然实施补贴,这是基于美国国家利益的根本考虑。

  事实上,对于补贴,其他国家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各国的国家利益和战略有差异,导致补贴总量与补贴集中领域不同。比如,美国是净进口国,高新技术是发展的重点,注重知识产权的保护;德国是净出口国,制造业发达,有强大的国际竞争力,也是出口的重点;日本二战后经济发展以出口为导向,外向型经济是其重点,工业制成品在国际市场竞争力较强。

  由于处在全球经济循环的不同地位,中国的补贴体系与西方发达国家也必然存在重大差别。在当前世界经济体系中,构成了以西方发达国家为市场、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为生产地、以资源富集国为资源来源地的经济循环格局。在这种格局下,中国作为经济循环的生产地,与西方发达国家作为经济循环的市场目的地之间存在重大的差别。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既是中国的国家利益之所在,也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结果。因此,中国的补贴体系、补贴范围和补贴标准等与西方发达国家必然存在重大差别,对重大领域制造业发展适当补贴体现国家战略要求。在补贴体系的重构中,必须充分考虑自身国情,在核心利益上不能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