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攻占伊朗要付出多大代价?
欧盟导航卫星故障终于修复
美国发表两封公开信引关注
维护国家利益遵守国际惯例
美国发电装机结构悄然反转

美军攻占伊朗要付出多大代价?

2019-07-23 19:05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军攻占伊朗要付出多大代价?


有网友问,美国出兵攻打伊朗,后者能坚持多久?这个问题不妨反过来思考——出兵伊朗,美国想打多久、想付出多大代价?

但首先可以肯定,特朗普原先设想的“出兵12万削平伊朗”的计划,显然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正如伊朗军方高层所警告的那样——美国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开战,但何时结束就不由得他们了。

如果想速战速决,美国最好全力以赴,第一时间尽可能多地投入兵力、装备以确保最短时间内摧毁伊朗军力(含海外力量),减少己方直接伤亡。但不知美国高层是否思考过,假如大部分美国海空力量(特别是航母战斗群)都调往中东用于进攻伊朗,会不会造成其他战区的“力量真空”,进而给别的强国对手以“可乘之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自170多年的美墨战争以来,美国还从未进攻过本土面积超过10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日本、越南、格林纳达、巴拿马、伊拉克、阿富汗,这些国家面积加起来,也才稍微超过伊朗。

伊朗国土面积约165万平方公里(山区和高原面积就超过100万平方公里),是伊拉克的4倍、阿富汗的2.5倍,人口(近8200万)则是两国的2.2倍左右(伊拉克和阿富汗人口相差无几,均在3700万至3800万上下)。伊朗军队(革命卫队+国防军+准军事力量)无论兵力、装备还是训练水平,都远胜2003年的萨达姆军队和阿富汗塔利班武装。

美军当年进攻阿富汗、伊拉克,分别出动兵力13万(含北约盟友所派部队)、19.2万(另有英军4.5万),综合上述信息做一简单估算——美军要想彻底打垮伊朗现政权并占领该国全境,起码要出动50万大军(其中地面部队至少40万),并准备付出巨大的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

至于消耗的军费,那就更是天文数字,虽说打伊朗“会把美国彻底拖垮”有点夸张,但是因此让美国经济陷入严重衰退、GDP增长率连掉几个百分点(意味着每年损失几千亿乃至上万亿美元,足以抵消美国从贸易战中获取的好处),还是没啥悬念的。而这才是让美国“流血”的第一个口子。

就算美国凭借强大武力暂时取胜,控制了伊朗多数地区(占领全境几乎不可能)并扶植起傀儡政权,也必然会因占领军暴虐无道(阿富汗就是前车之鉴)、善后不利(如何赈济、安置因战争产生的数百万乃至数千万难民,就能让美国头痛不已,另外还有大量前政权军人的去留问题,一旦安排不好就可能催生第2个“伊斯兰国”)、傀儡政权腐败低效(伊拉克、阿富汗都有惨痛教训)等诸多问题,而激起新一轮的伊朗全民族抗美游击战热潮。此外,因前政权崩溃而产生、激化的民族、教派矛盾,也会让美国人焦头烂额、疲于应付。

一旦陷入类似阿富汗、伊拉克那样的战争泥潭,美国可真就万劫不复了——按照2001至2019年美军在阿富汗直接花销9750亿美元、直接伤亡上万美军、数十万退伍军人饱受受严重心理和肉体困扰(平均每天有20人因受不了折磨而自杀,哈佛大学预计美国未来照顾这些退伍军人的费用高达1万亿美元)粗略估算,美军如果攻打伊朗,短时间将花费至少3万亿美元,中远期则可能耗费10万亿美元,且累计伤亡(含失踪、致残和遭受心理创伤者)不少于10万人。

10万亿美元(相当于目前美国GDP的50%左右)、伤亡10万人——这个常规战争的代价美国愿意承受吗?如果不愿意,还有个终极办法就是直接动用核武,但其他世界大国肯定不答应(搞不好会引发西方阵营分裂,世界格局重新洗牌),美国内部阻力也会非常大。另外,战争导致的油气航道(波斯湾及霍尔木兹海峡)受阻、国际能源价格飞涨和新一波难民潮(比叙利亚难民潮规模要大上几倍),也会促使其他列强主动出面掣肘美军作战行动。

别忘了,伊朗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其已经被美国封锁、制裁了整整40年,结果呢?该国政权不仅没有垮台,反而愈挫愈勇,实现了基本农产品自给率达到90%。早在2007年,伊朗就变成小麦净出口国,其还是全球最大的藏红花、开心果、蜂蜜、浆果和鱼子酱生产国。

另外,拜美国封锁制裁所赐,伊朗人放弃了“等靠要”和“花钱买国防”的幻想,转而依靠自力更生发展本土国防工业。连美国都被迫承认,过去25年中伊朗军工业“大踏步前进”,已一跃成为中东拥有较完整军工体系的极少数国家之一。

尽管遭到外部打压封锁,但如今的伊朗能自主研发制造轻武器、火炮、坦克、装甲车、通信侦察器材(包括卫星)、电子战设备(包括30多个型号的雷达)、各型制导武器(含弹道导弹)、无人机、轻型舰艇,还逆向仿造出了美制F-5战斗机,甚至探索开发单座隐身战机。

现在的伊朗,是中东名副其实的人口大国、军工强国、农业大国、能源大国,而且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都有强大影响力(特别是扶植起众多亲伊朗政权或武装集团),可谓“跺一脚地皮都颤三颤”。美国要进攻这样一个内部相对团结(民族教派比较单一)、综合实力较强、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国家,目前看胜算不大。

或许正是因为对伊朗全面开战的“可怕前景”有所忌惮,才有了特朗普“最后一刻撤回空袭伊朗命令”的“明智之举”。商人果然还是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