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降息 中国如何应对
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闭幕
今日之中国是法治国家
发现了未来的问题吗?看这个
2019虎豹跨境保护国际研讨会

全球降息 中国如何应对

2019-07-29 14:31 主页 来源:未知
全球降息 中国如何应对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速出现了放缓迹象。据统计,上半年全球各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较2018年下半年出现下降的国家数量达75%。从产业链角度观察,以美国、欧洲为首的发达国家作为全球产品消费国经济二季度开始出现放缓迹象,处在中游的发展中国家作为产品生产国在需求减少和贸易摩擦的双重影响下,自然而然地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上游的原材料生产国家虽为短期保持价格稳定采取了限产等非常规手段,但经济增速同样受到了较大影响。

  经济不确定性影响下,全球货币政策集体转向宽松,多国开启了降息模式,印度于今年2月率先下调利率,随后埃及、马来西亚、菲律宾、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纷纷跟进,近期,韩国、印尼、乌克兰和南非在同一天降息;作为全球市场关注重点的美联储在议息会议上也释放出了降息预期,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年内将降息1到2次;日本和欧盟此前未跟随美国加息,其利率已为负,再次降息空间已不大。在此背景下,市场对我国货币政策未来的走向关注度颇高。

  要弄清这一问题,还需从经济增长模型讲起,经济增长是资本、土地、劳动和技术水平等因素结合起来决定的。东亚国家经济崛起的密码在于其有丰富的劳动力和土地资源,但缺乏资本和技术,随着其走向对外开放,发达国家资本与技术得以进入,东亚经济体低廉的劳动力和土地就成为其核心竞争力,同时,发达国家拥有丰富的购买力,供需两端有效匹配后便促成了东亚国家的繁荣。世界经济运行体系也因此而形成,即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作为产品消费国处于金字塔的顶端,东亚国家作为产品生产国处于金字塔中间,巴西、阿根廷、俄罗斯等国家作为资源输出国处于金字塔底端。

  但上述金字塔形的全球经济运行体系要求顶端发达国家具有源源不断的消费能力,中端发展中国家具有持续的生产能力,上游的原材料生产国家资源具有可持续发展特性,一旦其中之一出现问题,整个体系均将面临压力,而其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在发达国家具有持续消费能力上。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美国为弥补消费能力不足问题而允许底层居民高杠杆甚至零首付购房,并通过其发达的金融系统将金融风险传导至全球其他国家。金融危机后,美国虽然完成了去杠杆,但并未解决因贫富差距拉大而导致的消费能力不足的问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研究显示,美国0.1%的富人控制着美国20%的财富,1%的富人控制着美国约40%的财富。贫富差距扩大的原因主要是近年来科技进步速度放缓,为维持经济增长,美联储推行低利率货币政策,宽松的货币又极易造成房地产、股票等资产价格快速上涨,最终导致资本在收入分配中所占比例提高,富人收入中资本性收入占比较高,而穷人收入中绝大部分是依靠劳动获得。

  也正是因美国持续消费能力存在不足,处在金字塔中下层的全球其他经济体纷纷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强本国消费力,并不约而同地扩大了对实体经济杠杆率的容忍区间。但是,这种逆周期调节的货币政策手段虽能短期熨平经济周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消费不足,但却会大幅提高资产价格并恶化贫富差距,掩盖了经济运行中的深层次矛盾,对培育可持续消费能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十分不利。我国已充分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已开始着手主动出击采取相关措施。

  当前我国正处于寻求平衡经济增长和金融去杠杆的经济转型关键过渡时期,一方面短期通过扩大地方政府发债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托住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则需加大力度推进减税降费、金融改革和开放等深层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不能让经济发展失速,又需化解淤积在虚拟经济上的各类沉淀资金,让经济实现软着陆。

  此时,更为重要的是保持市场流动性的充裕,打断资金流入虚拟经济的各类渠道,合理地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打通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融资渠道,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以往在央行采用宽松货币政策、释放大幅流动性时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的融资利率即使有所下降但始终要高于市场平均利率,其中根本原因就在于虚拟经济的巨大黑洞吸金效应,如不有效抑制虚拟经济发展,即使跟随其他国家降息也只会助长资产泡沫,对缓解实体经济融资并无多大益处。因而,只要阻止住资金进入虚拟经济的各个渠道,市场利率就会呈现下行趋势。

  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我国已采取了各类防止资金脱实向虚的政策,包括推出资管新规打破银信合作和银证合作、各地严格执行限购政策和对居民二套房贷定向加息打破房地产持续上涨预期。今年以来各类政策非但未放松,反而持续收紧,近期多个部委推出了限制房企海外发债、严控房企贷款和信托规模等一系列政策举措,插在房企身上的各个融资导管正被一一拔掉,不仅如此,6月全国首套与二套房贷款平均利率均出现年内首次上涨。另一方面,近期央行通过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和当日中期借贷便利(MLF)等货币工具密集释放流动性,市场平均利率仍在有序下行,这说明疏解实体经济融资的相关政策已开始奏效,下半年我国降息的必要性在逐步降低。

  综上,虽然今年以来因全球经济出现放缓迹象,全球多个国家开启了降息模式,这种逆周期调节的方式短期虽可熨平经济周期,但长期却不利于其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对我国而言,考虑到正处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时刻,且抑制资金脱实向虚的政策正在逐渐发挥作用,只要充分保持市场流动性充沛即可让市场利率处在平稳回落的正常区间,因而下半年我国跟随全球其他国家降息的必要性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