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转型要靠三大方向
忽现缓和 不想渔翁(中国)得利
5G技术国际书展首次亮相图博会
澳议员又拿“中国威胁论”说事
美国人对【小车美食】是什么感觉

中国经济转型要靠三大方向

2019-08-09 15:51 主页 来源:未知
中国经济转型要靠三大方向

 
2019界面·财联社上市公司创新峰会8月8日召开。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发表题为《中国经济结构的挑战与机遇》的主题演讲。演讲分别围绕全球经济形势、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以及中国经济的转型方向等话题进行阐述。
 
以下为演讲精华: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在这里给大家分享“中国经济的挑战与机遇”。大概讲这么几个部分,第一对全球经济形势作一个简单展望;第二中国经济形势面临哪些挑战;第三当前形势下,经济转型有什么新特点。
 
一、世界经济:乱纪元开启?
 
首先,看一下全球经济形势。大家都在关注中美贸易摩擦,但是每次我们发现要接近达成协议的时候,最后大家又很失望。为什么中美贸易摩擦离达成协议总是相差一步?一方面两个国家在过去几十年以来形成了非常广泛、深厚的共同的经济利益,所以不得不谈,没那么容易说分手就分手。其次,在一些各自认为的原则性问题上,又存在着不愿意妥协的分歧。所以,双方都有谈的愿望,但是谈到最后一刻又会分手。
 
当中美贸易摩擦在艰难地往前走的时候,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倾向。比如,英国和欧盟之间,原本在大部分人看来,英国本来不该脱欧,但是不理性的事情反而发生了。在目前来看,即便是脱欧,也应该是慢慢谈,达成协议,在各个方面都作出妥善安排以后再脱欧,尤其对英国才是最有利的。但是现实告诉我们,没有任何协议情况下,硬脱欧很可能就会发生。同时在日韩之间也爆发了小型的贸易战,日本针对韩国一些关键的产品进行了产业链的断供。
 
两个拉动全球经济主要的火车头,美国经济在连续十年增长以后有可能会进入一个衰退期,而中国经济依然面临着经济增速的放缓。在两个火车头拉动作用都在减少的情况下,全球经济有可能进入一个衰退的阶段。有人开玩笑说,用《三体》的一句话说,是不是进入一个“乱纪元”时代,因为三体人在两个时代之间不停地转换,恒纪元比较好,气候都比较稳定,乱纪元大家都面临比较混乱的环境,用“乱纪元”比喻这个时代有点夸大其词了,实际上也不无道理,毕竟我们面临的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不稳定性,越来越多的不确定性。如爱因斯坦讲的,“上帝从不掷骰子”,你所面对的世界只是一个概率,在这种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增长的速度有可能会下滑。我们还抱着良好的预期期待着他们作出更好的决策,作为企业家和投资者我们应该按照最坏的预期做准备。
 
二、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
 
在全球经济出现新变化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将会怎么样?第一,它难以摆脱全球经济的影响。从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连续四年顺差数据回落,平均每年的顺差减少500亿美元,在未来5—10年里这个趋势将持续。我们不敢预测未来十年中国一定会从贸易顺差国变成一个国际贸易收支平衡的国家,至少在未来五年内,顺差持续减少的局面会持续,全球进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作用是负的贡献。
 
与此同时,靠投资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从2009年十年前的30%以上,已经回落到20%、10%,现在停留在个位数的水平,甚至个别月份波动到5%以下。其中,影响比较大的基础建设投资不可能再回到以前两位数的时代了,因为中国大部分高铁、公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成,剩下的是一些跟民生相关的更细微的基础设施建设。此外,房地产投资增速还会进一步地下滑。最近两个月的数据已经有了新变化,民营企业投资刚刚在低位企稳,制造业投资保持在6%—7%,还算相对不错。我们只能期望投资增速保持稳定,但是不能指望中国高速增长再靠投资拉动。
 
此外,它取决于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相对比较低,农村相对比较高,如何改革收入分配体制,提高城镇和农村的边际消费倾向是未来中国这个消费能不能持续增长的一个关键因素。有人提出,目前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按照乐观口径预测,也只有大概不到4亿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不到30%。一个稳定的、成熟的社会,中等收入群体应该占到75%左右,所以有人提出如果把中国的中等收入群体也叫中产阶级,人口总数提高一倍,中国的消费还有很大的市场。因此,最新的政治局会议已经提出,用改革的办法去促进消费增长。如何理解?个人理解是,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是重中之重。
 
从需求来看,三架马车各自有各自的挑战,从供给侧来看,中国经济的主要矛盾还是供给结构老化。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全球金融危机的始作俑者是美国,金融危机以后美国迎来了十年的经济的繁荣,而中国从2010年一直到现在连续将近10年经济增速持续放缓。
 
三、未来中国经济转型有哪些主要方向?
 
第一,技术创新路线。5G、氢能源、AI、物联网、石墨烯、基因疗法、脑科学等等,这些都孕育着巨大的增长前景,每一轮经济最困难的时候,最低迷的时候,总是一个新产业、新经济的起点。98年是中国经济比较困难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国企改革遇到了很大阻力等等,但是阿里巴巴、京东、腾讯、网易几乎都在那一年出现。2008年美国经济最困难,但谷歌、Facebook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以3G、智能手机为代表的移动互联带来了新的时机的增长。2019年也是全球经济面临挑战比较多的时候,我们看到这么多的技术革命几乎同时来到了面前。有的产业是受冲击了,但是很多产业的希望也在孕育。
 
第二,把握需求的路线。十九大提出了满足人民的美好生活需要,如今基本的物质需要已经差不多满足了,甚至有很多地方是过剩的。美好生活需要主要是指知识教育的需要、文化娱乐、信息传媒、以及养老、休闲等高端服务的需要。总之这些需要都是精神需要,不以消耗地球物质资源为前提,也不是满足生理的需要,而是精神需要,这个空间是不受限制的。
 
第三,沿着财富流向的路线。如果生活在农村时代、农业时代,要尽量开拓,或者拥有更多的土地。如果在商业时代,你要占有贸易路线,或者拥有贸易的控制权。如果是制造业时代,早期你要迅速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甚至掌握技术和资源。在互联网、知识经济、信息经济、文化娱乐经济的时代,必须掌握流量、平台,或者是新金融等等。这个都是未来创新创业经济转型的主要方向。
 
总之,新经济时代有很多价值创造的新规律和价值实现的新规律,我们既要认识到这个时代给予我们的挑战,也要意识到这个时代面临的新机遇,把握新经济和软价值的规律,是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必要条件,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