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
国际标准数据库语言项目
中国快递从零到全球第一
美国18岁女青年威胁校园枪击
第21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开幕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2019-09-19 13:59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9月18日,特朗普总统发推文“非常荣幸地宣布”,他将提名罗伯特·奥尔布赖恩为新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之前,人们对奥尔布赖恩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他是在国务卿蓬佩奥支持下就任国务院人质事务特别代表。特朗普突然宣布提名奥尔布赖恩看似有些突然,但深层意义是他选了个比较温和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因为奥尔布赖恩“没有那么多事”。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自2005年起,他在国务院多个岗位工作,2018年5月被特朗普总统任命为“人质事务特使”,负责与扣押美国人做“人质”的外国政府和势力打交道。一年多来,这位人质事务特使通过与叙利亚政府沟通,让一名被扣押的美国游客释放。引人瞩目的“成就”是应特朗普要求,他到瑞典让该国政府释放在街头打架的美国嘻哈歌手洛基(Rocky)。一名美国高级外交官专程为一位打架美国人与一国政府交涉,因为这位歌手是特朗普点名要救的“人质”。此举得到特朗普总统认可,认为奥尔布赖恩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质谈判专家”。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奥尔布赖恩

当然,特朗普此刻选择奥尔布赖恩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还与奥的能力和性格有关。在华盛顿外交决策圈中,奥尔布赖恩不显山露水,与“自以为是”的博尔顿比,不是鹰派,但是个充满精力的工作狂,善于管理团队,擅长与人沟通。理论上,奥尔布赖恩有自己的主见。2016年,他出版过讲述美国该“如何重回全球领导地位的书”——《当美国入眠》,被评为是尼克松撰写《真实的战争》的2016年版,表达的对美国“卓越主义”支持及认为只有美国强大才能带来世界和平观点与特朗普趋同。奥尔布赖恩坚持,美国的强大离不开世界范围内盟友的鼎力支持。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尼克松与基辛格

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一职不是政府阁员,但地位重要,他不需国会认可,但承担美国安全和外交咨询任务,专业上弥补总统在这些领域的不足。二战后,美国汲取战时经验通过《国家安全法》并依此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由总统、副总统、国务卿、国防部长等安全与外交官员组成,它高于国防部和外交部门,处于各种行政、情报和智囊项层。国家全事务助理设立于1953年,最初该职只相当委员会的行政秘书。上世纪60年代,肯尼迪政府时期,这一职务的地位得以提高,和总统的关系得以密切。之后,国务院和国防部在国家安全和外交事务中的地位被削弱。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地位同总统喜好有关。历史上,有把美国引入越南战争的肯尼迪总统的国家事务安全助理邦迪,有帮尼克松总统打开中美关系的基辛格。当然,也有最近一年多差点把美国引入委内瑞拉、伊朗、朝鲜半岛和阿富汗战端的博尔顿。

特朗普总统弃博尔顿用奥尔布赖恩,此举反映出其用人之道,完全是根据需要聘人,失去价值后就弃之。博尔顿的前任麦克马斯特将军受命接替因“通俄门”被迫离职的弗林将军,稳定了特朗普政府的国安团队。2018年3月,麦克马斯特完成使命,因为麦将军太过于战略,想的太远,特朗普更需要像博尔顿这样的“猛男”。意识形态上看,特朗普和博尔顿都是美国保守势力代表。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博尔顿

博尔顿上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前,在美国政坛是三朝元老,先后在里根政府、老布什政府和小布什政府任职,有美国“冷战化石”之称。尽管都是保守势力代表,但两者最大区别在于博尔顿是想的比较远的保守派,有前后一贯的价值观,特朗普以经商模式经营保守势力,考虑更多的是眼前利益,不是长远的战略目标。

特朗普总统和博尔顿的保守曲线只有短暂重合,不久就开始分离,博尔顿开始踩特朗普总统的脚。对朝政策上,博尔顿反对特朗普总统与金正恩委员长相见,2018年6月新加坡会晤,博尔顿保持克制,没太多阻拦。2019年2月河内会晤时,博尔顿开始扰乱特朗普总统部署,美朝元首不欢而散。等到今年6月30日上午博尔顿还是首尔参加特朗普总统与文在寅总统的会晤。下午板门店会晤时,特朗普总统干脆把博尔顿打发到了蒙古国。

委内瑞拉问题上,美国早有搞翻马杜罗政权的打算,年初反对派瓜伊多自宣总统后,博尔顿开始深度参与对委内瑞拉施压,故意把派兵哥伦比亚信息写在笔记板上,让世界猜美国似乎真要打委内瑞拉,结果博尔顿走了,马杜罗总统还在。

在伊朗问题上,令人吃惊的是今年5月初由白宫新闻发言人发布美国向波斯湾地区派出航母战斗群和B-52战略轰炸机的消息,可见博尔顿在左右特朗普总统决策上的影响力有多大。6月20日,美军“全球鹰”无人机被伊朗击落,特朗普总统与安全与外交团队开了一天会,决定对伊导弹阵地和雷达站进行军事打击,最后时刻,特朗普总统踩了“刹车”,理由是他不想让那一百多伊朗官兵死亡。其实,真正理由是,特朗普担心捅了伊朗这个“马蜂窝”后会直接影响到2020年总统连任,这等于结束他的政治生涯。

美国迎来了“维稳”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阿富汗问题上,特朗普要兑现竞选承诺,撤军是当务之急。但阻力是存在的:一是如何说服美国保守势力,撤出驻阿美军。这场打了18年的反恐战争阵亡的美军官兵数量相当于911恐怖袭击造成的人员伤亡数,达2300多人,直接投入9000亿美元,还有2万亿美元间接投入。高峰时,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在阿富汗陈兵10万多人。要撤军阿富汗,美国保守势力不容易接受这样的事实。二是如何体面撤军。去年10月开始,美国急与同自己18年的老对手接触并谈判,谈判结果是,美国20周内撤出5400驻阿美军士兵(现有约1万4千人驻阿富汗)塔利班不再在阿富汗支持反美恐怖组织。结果最后还是因为阿富汗爆炸事件,美国兵死了,计划好的戴维营会晤取消。特朗普总统又被狠狠地踩了一脚,很疼!

把博尔顿炒掉一直是华盛顿圈子里的传说,但考虑到博尔顿代表的保守势力,特朗普一忍再忍。2020年总统选举前,特朗普总统不再需要天天打打杀杀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换奥尔布赖恩相对温和的人,主要还是“维稳”。国际社会评论,未来至少14个月内,美国动武干涉他国的可能性已大幅度下降,相关地区不会再那么紧张,因为特朗普总统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保证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连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