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抗癌医药巨头近200亿元入股
新加坡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为了抹黑中国,美国扔掉遮羞布
土耳其称抓捕18名叙利亚政府军士
制定排放法规要结合中国国情

美国抗癌医药巨头近200亿元入股

2019-11-01 17:57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抗癌医药巨头近200亿元入股

美国医药巨头安进(NASDAQ: AMGN)于美西时间10月31日上午宣布,将以约27亿美元现金或美国存托股(ADS)每股174.85美元,购入百济神州(HK:06160,NASDAQ: BGNE)20.5%股份。与百济神州截至2019年10月30日在纳斯达克30天交易量的加权平均价格相比,这一价格溢价36%。
 
11月1日早间,百济神州也公告称,公司与安进于2019年10月31日(美国时间)订立了有关认购股份购买协议,安进拟以约27亿美元(约190亿元人民币)或美国存托股(ADS)每股174.85美元的价格,购买20.5%的公司股份。若交易完成,安进将在百济神州董事会获得一个席位。 
 
百济神州CEO:明年年底前带来8款创新抗癌产品
记者注意到,这是迄今为止全球规模的生物制药企业和中国的生物制药企业之间,金额最大、涉及产品与管线药物最多的交易。双方合作内容包括在中国开发和商业化安进的3款产品,即安加维(XGEVA)地舒单抗注射液、KYPROLIS注射用卡非佐米和BLINCYTO注射用倍林妥莫双抗,以及在全球范围内共同开发20款安进抗肿瘤管线药物。其中,百济神州将负责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
 
按照20.5%股份对应的27亿美元计算,百济神州的估值在安进入股后将达到131.7美元(约927.4亿元人民币)。11月1日,百济神州H股收涨31.89%,市值为863亿港元(约775亿元人民币)。截至北京时间11月1日16:11,百济神州美股盘前亦大涨25.4%。相比之下,安进盘前仅上涨0.12%。
 
安进和百济神州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百济神州将把安进的一些抗癌药物商业化,并在中国市场上销售。此外,安进还将于百济神州合作,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开发20种癌症新药。双方预计这笔交易将在2020年年初完成,这也将增加安进在中国快速增长的医药市场中的覆盖率。
 
安进CFO戴维·梅林(David Meline)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多年来,我们一直将百济神州作为公司在全球拓展业务的重点之一。”安进表示,随着每年将近有400万人被诊断出癌症,自2011年以来,公司的业务范围已经从大约50个国家/地区扩大到100个国家/地区。
 
安进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布拉韦德(Robert A. Bradway)表示,与百济神州达成战略合作能使安进在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扩大影响,服务更多患者。“我们期待与百济神州的合作能为中国以及全世界数百万癌症患者生活带来有意义的改变。”安进负责全球商业运营的执行副总裁穆尔多·戈登(Murdo Gordon)则指出:“现在的重点是确保新疗法能够像在西方或亚洲其他地区一样迅速获得批准,从而满足那些远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
 
百济神州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欧雷强(John V. Oyler)表示,此次合作说明安进认可百济神州在中国独特的临床开发实力。“战略联盟达成将进一步拓宽中国商业化团队的产品组合,到2020年底我们将可能为癌症患者带来多达8款自主研发及授权引进的创新型产品。”
 
资料显示,百济神州成立于2010年10月28日,是首家赴美上市也是首家同时在美国和中国香港两个市场挂牌的中国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新型分子靶向药与肿瘤免疫药研发治疗领域,主要从事研发分子靶向药物、创立免疫肿瘤疗法、优化联合的用药方案。百济神州一直以强大的研发能力和创新能力在行业内著称,被称为“中国的基因泰克”。2014年,百济神州自首轮融资以来累计融资超过20亿美元。
 
两个月前被机构做空,股价两天累计跌超10%
记者还注意到,就是这家被业内称为“癌症创新药开发领域龙头”的百济神州,在今年9月5月曾遭到一家名为J.Capital Research机构的做空。J.Capital Research直指公司在广州工厂建立不合理、存在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等,并指控公司伪造销售额,估计实际销售数据比财务报告少57%。做空报告发布后的两天内,百济神州纳斯达克及港股两地股价均累计跌超10%。
 
当天,百济神州发布澄清报告,称一家所谓的做空机构发布了一份包含众多针对公司的失实、毫无依据且具有误导性指控的报告,旨在对公司股价造成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做空机构的私利,报告中的指控为公然造假。
 
9月6日,百济神州发布公告斥责做空报告捏造事实。之后的9月9日,百济神州召开投资人电话会议,针对做空报告中关于公司虚增六成销售额、关联利益输送、研发费用失控等指控一一进行反驳。
 
“沽空报告中包含有非常多错误的言论、失实的讯息及胡乱的猜测,包括一些很基本的事实,比如错误的管理层股票销售数据,以及错误地计算该公司研发大楼的平米数。沽空机构只是运用他们的想像力,捏造出这些毫无根据的指责。”公司首席财务官兼首席战略官梁恒在彼时召开的电话会议中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