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2名孤儿被亲戚逼迫上街乞讨
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旅居丹麦十年,我发现只有中国人
文昌国际航天城建设如何实施?
西伯利亚冻土层下隐藏着一枚“超

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2019-12-27 16:04 主页 来源:未知
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我们都听说过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最小的国家,奇形怪状的都有,但是,你知道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是哪个吗?

把目光投向南美洲,我们会看到一条长长的「丝带」,南北方向长达4352公里,东西方向最窄处仅有96.8公里,它就是世界大家庭中最「瘦长」的成员:智利。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智利(粉红色区域)在南美洲所处的位置。

智利与它的邻国阿根廷之间,有着天然的分界线——安第斯山脉。如果从安第斯山脉脚下开车横穿智利,会给人一不小心就能冲进太平洋的错觉。

有了安第斯山脉作为智利和阿根廷的天然屏障,按理说,这两个国家之间不该有什么领土纠纷。可是,绵延的山脉地区面积广阔,具体的国界是如何划分的呢?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安第斯山脉将智利与阿根廷分隔开,东边是阿根廷,西边是智利。

其实在山脉两边,智利和阿根廷的微妙较量从未停止。

 

01.

「鸟粪战争」中崛起的智利

 

16世纪之前的智利地区是印加帝国的一部分。1492年哥伦布登陆美洲后,西班牙开启了在美洲大陆的殖民活动。随着印加帝国的灭亡,智利地区北部在1540年也成为了西班牙的殖民地,殖民者将这里命名为新卡斯蒂利亚。

后来,西班牙人在南美殖民地划分了新西班牙、秘鲁、新格拉纳达与拉普拉塔4个总督区,因为安第斯山脉的阻隔,智利与阿根廷地区分属秘鲁总督辖区与拉普拉塔总督区。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新西班牙、秘鲁、新格拉纳达与拉普拉塔4个总督区的范围。

到了19世纪初,在法国大革命和加勒比海地区的革命浪潮影响下,南美洲也掀起独立运动。1816年,阿根廷独立;1818年,智利也取得了独立。

1855年,智利与阿根廷签署了《和平友好贸易通航条例》,两国并没有严格地划分边界,而是沿袭了在西班牙统治时期的分界线。

起初,智利的疆域远远没有现在这么狭长。独立之后智利也很快走上了扩张之路,由于安第斯山脉的阻挡,领土只能在南北方向延展。

在智利、秘鲁与玻璃维亚三个国家的交界处,有一片叫做阿卡塔马(Atacama)的沙漠,这里有着丰富的鸟粪资源,可用作种植粮食等庄稼的肥料。在1879年到1883年,为了争抢这里的自然资源,智利与秘、玻盟军爆发战争,这场战争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鸟粪战争」。

打败两国之后,智利不仅获得了这里全部的资源,同时还获得了秘鲁与玻利维亚的一些土地,使得智利的领土向北延伸。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鸟粪战争」后南美洲各国版图分布图,图中画斜线部分为战争后智利从秘鲁与玻利维亚获得的领土。

在向北部扩张领土的同时,智利并没有停止向南部扩张的脚步。智利将目光瞄准了南部原住民马普切人(Mapuche)的传统领地阿劳卡尼亚(Araucania)。与此同时,阿根廷也将邻土向南扩张,并将目标指向了马普切人的另一块土地巴塔哥尼亚(Patagonia)。

在西班牙殖民统治时期,这里都是游离于西班牙统治之外的「无主地」。1870年代的「征服沙漠」行动之后,这两块地方大部分都落到了智利和阿根廷的手中。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阿劳卡尼亚与巴塔哥尼亚(红色区域)在地图中的位置。

 

02.

分水线决定国界?

 

随着再向南部扩展,智利与阿根廷的领土冲突逐渐凸显,进入了白热化。特别是在麦哲伦海峡这个航路关口的争夺,差点引发两个国家的战争。

1881年,智利与阿根廷通过边境协定确立了大致的领土分界,避免了两个国家走向全面战争。但是,这个条约有很多模糊的地方,导致两国在南美洲南部的领土争端一直没有很好解决。

这项协定大致明确了智利与阿根廷以安第斯山脉为界,至于具体的边界划分,条约中规定:

「以安第斯山脉的分水线的两边水流流向,来界定智利与阿根廷的国界线。(The boundary-line shall pass over the highest summits of the Andes mountain range which divide the waters)」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1881年智利与阿根廷划定边界,以安第斯山脉的水流流向来界定两国国界。

这一项条款规定,从安第斯山脉流出的河水,汇入太平洋的河流流域属于智利,汇入大西洋的河流流域处于阿根廷。按照这一原则,阿劳卡尼亚归智利,巴塔哥尼亚的绝大部分地区则归阿根廷。

乍看起来,这个条款非常合理,但其实具有非常强烈的模糊性。因为在水流的作用下,安第斯山脉也受到侵蚀,水流的方向也会变化。所以,它并没有明确界定智利与阿根廷的边界。两个国家都可以从这一条约找到合理的解释。

更有趣的是,在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交汇处,这项条款的解释效力就越发力不从心了。因为两国谁也无法确定河水究竟是流向太平洋还是大西洋。加上这里的皮克顿(Picton)、努埃瓦(Nueva)、伦诺克斯(Lennox)三个岛屿渔业与矿产资源丰富,势必让两国虎视眈眈。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两国签署的边界条约并没有对比格尔海峡与皮克顿、努埃瓦、伦诺克斯三个岛屿的归属权做出界定,这也成为智利与阿根廷争夺最激烈的地区。

除此之外,在三岛附近有一条比格尔海峡,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自然水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处在大西洋与太平洋的交汇处,身处这里,仿佛到达了世界尽头,再往南就是雪白的极寒之地南极洲。

而对于智利和阿根廷来说,这里是通往南极洲,掌握南极主导权的重要通道。

 

03.

漫长的谈判

 

在1881年,智利与阿根廷条约签定之后,就一直在比格尔海峡与三个岛屿的争夺摩擦不断。然而,两个国家实力相当,彼此之间都只是动动嘴上功夫,谁也不敢轻易地发动一场战争。

1902年,两个国家委托英国这个第三方国家来仲裁争端。然而,英国与智利的关系,相比阿根廷要亲善很多。早在智利与秘、波盟军在「鸟粪战争」中,智利就从英国得到了很多武器上的支持。可想而知,仲裁的结果倾向了智利一方,英国认定三岛应该归于智利。

阿根廷当然没有接受,争端未得到解决,智利与阿根廷接着进行着蔓延不休的谈判,然而一直都没有达成和解。

一直到1982年,阿根廷与英国为了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即英国认为的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而爆发了马岛战争。结果阿根廷损失惨重,为了寻求破冰,阿根廷对外政策上开始做出调整。智利与阿根廷的关系出现了缓和。

1984年,在罗马教皇的介入调解之下,智利与阿根廷在梵蒂冈签署了《和平与友谊条约》(The Tratado de Pazy Armisted),阿根廷最终做出了让步,将争议三岛的主权归智利所有,而阿根廷在这一地区依然享有捕鱼权和航海权。

这场领土之争终于算是划上了一个短暂的句号。

智利与阿根廷:绵长的国界线与微妙的南端

1984年11月19日,智利与阿根廷两国外交部长在梵蒂冈城签署《和平与友谊条约》。

回顾历史,智利与阿根廷一开始依靠安第斯山脉,以山脉分水线作为两国的国界线,看似合理却很不实际,一旦国家边界扩展至连山脉都无法阻隔,大海无法辨清的地方,争端便接踵而至。

幸运地是,没有残忍的战争厮杀,也避免了暴力的流血冲突,两国最终用一种相对文明,相对温和又微妙的方式解决了的边界争端。也许正是因为处在「世界尽头」,两国才会放下对领土的执念,最终选择握手言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