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验可帮助世界战胜疫情
意大利网友:谢谢中国伸出援手
中国经验为各国战胜疫情带来信心
向中国“甩锅”不是抗疫的正确姿
中国经验可让其他国家少走一些弯

美国大众出版:纸书终于回暖

2020-01-25 15:33 主页 来源:未知
美国大众出版:纸书终于回暖

2019年,美国传统出版业的主旋律是纸书回暖。根据图书数据公司NPD,美国电子书销售在2013年达到顶峰,然后逐年下降,到2018年底,电子书销售比2013年下降了近30%。同期,纸质书销售稳定恢复,同期增长了10%。NPD Bookscan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传统出版业的纸质书销售册数为6.89亿册,2017年为6.87亿册,2018年为6.96亿册。 但是2018年有53周,比2017年和2019年多一周,所以美国2017-2019三年的纸质书销售册数基本持平。
 
2020年1月14日,美国出版商协会公布了2019年10月份的销售数据(出版社的批发金额):精装书占49%,平装书占27%,袖珍平装书占2.21%,电子书占8.5%,有声书占5.3%,显示美国传统出版业80%的收入来自纸质书。
 
 
 
美国出版商协会公布的销售数据显示,美国传统出版业80%的收入来自纸质书
 
传统出版业很满意并要竭力维持目前这个纸与电的平衡。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与电子书不同,纸质书需要一个庞大的纸张、印刷、批发、零售的供应链来支撑。纸张和印刷是传统出版业收入的基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造纸和印刷行业的状况决定传统出版业的生存。
 
从2018年底到2019年,美国纸书供应链出现纸张短缺和印刷延误。
 
《纽约时报》报道,2018年圣诞节前一周,由于印刷延误,出版商来不及加印和补充库存,几部备受好评的小说如丽莎·哈利迪(Lisa Halliday)的《不对称》(Asymmetry)、理查德·鲍尔斯(Richard Powers)的《上层林》(The Overstory)和丽贝卡·麦凯(Rebecca Makkai)的《伟大的信徒》(The Great Believers)在亚马逊上缺货。
 
由于印厂订单爆满,诺顿出版社(W.W. Norton)的《横冲直撞:麦克阿瑟、山下和马尼拉战役》(Rampage: MacArthur, Yamashita and the Battle of Manila)一书的出厂日期被推迟了一个月。为了挽救已经预定的十多场作者签售活动,诺顿出版社设法从印厂拿回一批半成品图书,手工整理未装订的页面,自己装订,连夜运送到签售活动现场。诺顿出版社总编辑约翰·格鲁斯曼(John Glusman)说:“这是一个编辑的噩梦。”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集团高级公关副总裁亚当·罗斯伯格(Adam Rothberg)告诉《纽约时报》:“这次的印刷延误比过去更复杂。现在你不能指望给印刷厂打个电话,说这本书很畅销,本周替我加印一次。印刷厂产能紧张将是可预见的未来的一个新常态。”
 
高等教育电子刊物《Inside Higher Ed》也报道,印刷短缺搅乱了许多大学出版社的出版计划。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编辑主任格里高里·布里顿(Gregory Britton)说他们2018年秋季的大多数新书的印刷时间都被推迟。“由于印刷厂整合,现在印刷厂的生产容量越来越小。过去遇到印刷延迟,可以将订单转到其他印刷厂,但是现在这些印刷厂都不存在了。”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出版社副主任詹妮弗·诺顿(Jennifer Norton)说,以前一般花四个星期来印刷一本书,现在的预算时间至少是六个星期。对于出版日期严格的图书,更需要提前几个月下订单以保证图书按时出厂。
 
 
 
图书用纸短缺
 
沃克曼出版公司(Workman Publishing)生产总监道夫·沃尔夫(Doug Wolff)告诉图书网站BookRiot:“目前,纸张是一个严重问题,原因是造纸厂关闭和合并,没有多少纸厂生产图书用纸,因此,今天我出版一本书,想在两周内印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无法及时获得纸张。印刷厂说要等五到七周才能得到纸张,我做图书印刷这么多年,从未出现这种情况。”
 
互联网的普及,减少了印刷与写作用纸(printing and writing paper)的消费。根据《林业杂志》(Journal of Forestry)2016年一篇论文《互联网对全球纸产品需求的影响》(The Effects of Internet Use on Global Demand for Paper Products)的分析,在美国,互联网普及率每增加1%,印刷与写作用纸的消费量就减少0.11%,新闻纸(newsprint)消费量减少0.38%。2017年和2018年,美国关闭了十几家造纸厂,印刷和书写用纸的产量在过去五年中持续下降。
 
另外,由于环保的要求,各行各业都开始减少使用塑料,放弃一次性塑料包装,转而使用更便宜、更环保的纸张和纸板包装。消费者反对使用塑料,导致了一个有趣的多米诺骨牌效应:造纸商忽然发现,商业包装用纸比图书用纸更赚钱,结果,出版业的纸张需求不再是造纸商的优先考虑。同时,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也为硬纸板和其他包装用纸创造了更大的需求。造纸厂纷纷改装用于生产杂志或图书用纸的机器,为亚马逊等电子商务公司生产利润更高需求更大的包装盒。
 
随着纸厂关停并转或将产能转向利润更高需求更大的包装用纸和纸板,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最终结果是图书和杂志出版商开始面临纸张供应紧缺和纸张价格居高不下。
 
2019年4月30日,美国最大的杂志纸张供应商维索公司(Verso Corporation)宣布永久关闭位于马里兰州的造纸厂,该厂约占北美铜板纸产能14%。面对图书杂志需求放缓和进口纸张的竞争,维索公司宁愿关厂,也不愿意通过降价来维持市场份额。
 
美国书业研究会(Book Industry Study Group)主任布莱恩·奥利里(Brian O'Leary)有丰富的图书印刷生产的职业背景,他说:“造纸厂没有兴趣减轻纸张短缺,因为短缺允许他们提高价格。目前印刷和纸张的紧缺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一次。”
 
林登米尔纸张公司(Lindenmeyr Paper)副经理珍妮特·麦卡锡·格林(Janet McCarthy Grimm)指出,“图书出版用纸只是整个纸张市场的一小部分,仅仅占美国印刷和书写纸市场的4%。图书出版商无法影响纸张市场的价格决策,我们实际上只在更大的市场变动的背景下努力维持生计。”
 
 
 
印刷产能不足
 
除了纸张短缺,美国的印刷行业也在萎缩。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BLS)的数据,由于数字媒体蚕食纸质媒体的市场,2006年至2016年,印刷行业的就业人数下降了34%。例如,2010年至2018年,广告印刷(包括杂志广告、目录、直邮和报纸插页)从一个价值550亿美元的行业跌至一个190亿美元的行业,跌幅超过65%。”
 
2019年2月,美国劳工统计局宣布,不再发布“印刷和相关支持工作”(printing and related support activities)的就业数据(包括印刷工和丝网印刷工,以及制版和印前工作等),因为这个行业“没有足够的样本可以单独估算和发布数据。”换句话说,印刷行业已经变得太小,美国劳工部无法进行跟踪和分析。
 
印刷厂缺乏技术工人
 
胶印厂需要熟练的技工来操作单色和四色胶印机,以及高速的平装书和精装书装订线。如今,美国图书印刷厂和装订厂都缺乏足够的技工。缺乏技术工人还导致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印刷容量不足的原因不是由于缺少设备,而是缺乏操作设备的技术工人,于是,价格昂贵的轮转印刷机和新型的自动化装订线不能满负荷运转,降低了设备的投资回报率。
 
2019年6月,在美国书业研究会举办的研讨会上,图书运输商Publiship集团销售总监卡里克·威尔基(Carrick Wilkie)表示,由于美国印刷厂产能不足,工期拖延,出版商越来越依靠海外胶印厂来满足需求。出版商发现在国外印刷有时可以更快获得图书,而且没有那么多让人头疼的问题。威尔基称,目前世界上85%的精装书在中国印刷。
 
 
 
美国最大的图书印刷厂经营艰难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美国的印刷企业超过28000家。但是,能够印刷普通图书和教科书的印刷厂仅4-5家。最大的两家是LSC和Quad。大部分主流出版社所需要的传统胶印能力和图书装订能力都集中在这两家印刷厂。
 
根据2018年《印刷印象杂志400强》报告(Printing Impressions 400),LSC Communications是北美国最大的图书、杂志和目录印刷公司,2018年总收入为38亿美元,其中图书印刷业务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LSC的客户包括“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该协会两份杂志号称是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和企鹅兰登书屋。
 
排名第二的是Quad/Graphics,2018年总收入为42亿美元,其中图书印刷业务年收入约为2亿美元。Quad的客户包括康泰纳仕杂志公司(Condé Nast),赫斯特杂志公司(Hearst Magazines)以及世界最大的童书出版社学乐出版社(Scholastic)。
 
十年前,美国大概有六个印刷厂可以承接长版印刷订单(长版印刷指数量超过100万册的订单),今天,只剩下Quad和LSC两家。Quad和LSC的优势不仅是因为它们规模庞大,而且还因为它们拥有最先进的精装书和平装书装订设备。只有Quad和LSC能够充分满足大型出版集团在印刷数量、印刷日程、装订甚至发行和物流方面的需求。
 
在大学教科书市场,Quad和LSC也是唯一两家能够满足教材出版商印刷需求的厂家。
 
2018年10月31日,Quad宣布以全股票交易收购LSC,但是这个价值14亿美元的并购遭到美国司法部反对,称Quad和LSC是许多出版商的唯一选择,两家合并会损害市场竞争。2019年7月,Quad和LSC被迫放弃合并计划。
 
2019年10月29日,Quad宣布出售其图书印刷业务。Quad表示,退出图书印刷业务是公司转型战略的一部分,Quad的战略重点是超越印刷,成为一个企业集成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向客户提供分析、营销策略、媒体组织和全球生产。言下之意,在Quad这个超越印刷的战略里面,图书出版不再是一个有足够价值的市场。
 
Quad的图书印刷业务在2019年第三季度亏损了7940万美元,在2019年前9个月中亏损了1亿美元,而在2018年,Quad的图书印刷业务仅亏损了2200万美元(Quad的图书印刷业务每年营收是2亿美元)。因此,可以理解为什么Quad在与LSC合并失败后,急于出售图书印刷业务。
 
LSC也急于转型。尽管LSC的图书印刷业务稳定和微弱增长,但是,由于“数字颠覆的影响”,LSC最大的业务板块(杂志印刷、目录印刷和物流领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降,LSC试图尽量减少对图书印刷收入的依赖。在2019年夏天的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上,LSC表示,准备像Quad那样,从一家印刷公司转为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利用他们的图书技术平台为出版社提供解决方案,帮助出版商增加图书销售。
 
自2019年7月份终止与Quad的合并计划以来,LSC已经关闭了8家工厂,解雇了2500名员工,理由是“为了加强运营效益和财务状况”。
 
2019年12月27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将LSC除名,因为LSC没有连续30个交易日保持至少1500万美元的市值,也未能维持1美元以上的股价。现在,LSC在场外交易市场上的市值为700万美元。
 
 
 
LSC Communications公司印刷工厂
 
贝克和泰勒(Baker&Taylor)退出图书批发
 
纸质书供应链的批发环节也在收缩。
 
美国纸书供应链批发环节有两家全国性的批发商和若干区域性的批发商。两家全国性批发商是英格拉姆图书公司(Ingram Book Company)和贝克和泰勒(Baker&Taylor)。
 
2019年5月1日,总部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福莱特公司(Follet Corp.)宣布一项“战略转变”:旗下的贝克和泰勒将自2019年7月15日起退出零售书店批发业务。贝克和泰勒将关闭位于新泽西州和内华达州的仓库,解雇大约500名员工。
 
贝克与泰勒解释退出批发的原因:“决定退出零售业务并非易事,但是零售批发市场已变得越来越难以经营。运营成本持续上升,再加上客户对同天交货或第二天交货的要求,给我们的供应链和运营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贝克与泰勒和福莱特的领导层研究了可能有助于改善零售批发业绩的各种方案,最终确定,最佳策略是完全退出批发业务,将资源投入到另外两个主要业务中,即公共图书馆服务和出版商服务。”
 
贝克与泰勒为6000个公共图书馆系统提供服务,包括美国90%的公共图书馆。贝克与泰勒的出版商服务为儿童出版、大众出版、K-12、高等教育和学术出版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包括仓储和订单处理、销售和营销支持、库存管理和虚拟库存软件,图书印刷包括胶版印刷和数字按需印刷,以及编辑服务。
 
贝克与泰勒所说的“零售批发市场变得难以经营”,也归咎于零售书店订货方式发生变化。
 
越来越多的零售书店绕开批发商,直接从出版商进货。出版商为了鼓励书店直接订货,提供免费送货以及更好的折扣。拥有10家分店的独立书店“图书公司(Books Inc.)的老板迈克尔·塔克(Michael Tucker)告诉《出版商周刊》,他的进货来源从“60%批发商 / 40%出版商”转变为“60%出版商/ 40%批发商”。批发商业务减少,降低了批发商库房基础设施的投资回报率,于是,如同贝克与泰勒所说,“给供应链和运营利润带来了巨大压力”。
 
贝克与泰勒的决定引起独立书店极大震惊。美国书商协会(ABA)首席执行官奥伦·泰克(Oren Teicher)指出,“过去几年,竞争性的批发环境在独立书店的复兴中起了重要作用。贝克与泰勒退出零售书店批发业务对独立书店来说是个坏消息。”
 
纽约州的河岸书店(River’s End Bookstore)老板比利·赖利(Billy Reilly)说,虽然他也增加了出版社直接订货,但是满足紧急订单还是必须依靠批发商。现在,满足读者紧急需求的渠道少了一个。不过,正是这种紧急服务的成本让贝克与泰勒无法承受而被迫退出零售店批发业务。
 
现在,独立书店快速满足订单的机会更少,更多的客户将转向亚马逊。亚马逊高效的供应链提高了消费者的期待,也给传统出版业的供应链造成压力,在许多情况下,零售书店能够以低于批发商的价格从亚马逊购买图书,而且到货比批发商更快。贝克与泰勒没有足够的仓库来支持和保证第二天送货。
 
2019年11月,企鹅兰登书屋宣布,将接管贝克与泰勒在内华达州的配送中心的运营和管理,增强向零售书店的快速发货能力。企鹅兰登书屋称,他们可以做到向独立书店客户第二天送货。
 
虽然企鹅兰登书屋这些大型出版商一直在投资供应链基础设施和库存管理,扩大仓库规模,提高快速补充零售书店订单的能力,但是他们无法控制纸张和印刷行业产能缩减的大趋势。
 
《纸巾世界》杂志(Tissue World Magazine)称,全球打印和书写纸张消费量从2007年的1.194亿吨下降到2018年的9840万吨。
 
 
在美国,虽然纸书回暖,但是纸张生产和图书印刷的容量却在不断缩小。林登米尔纸张公司副经理格林告诉《出版商周刊》:“纸质图书的需求回升了,但是几乎每种图书用的铜版纸和胶版纸的产量都下降了40%,令整个出版行业感到惊讶”。
 
格林说,造纸业和印刷业还受到劳动力短缺的困扰。有些造纸厂由于缺少工人而关闭。货运商也面临劳动力短缺的挑战,货运公司找不到司机。由于货运行业艰苦的生活方式和长途驾驶,年轻人不愿从事卡车司机工作。
 
美国图书生产商协会(Book Manufacturers’ Institute)会长吉姆·费瑟斯顿(Jim Fetherston)说,尽管纸质书的销量有所增长,但是协会的会员数量在2017年至2018年之间下降了8%。
 
过去十年来,美国大众出版业千辛万苦抵制了电子书的冲击,纸书回暖。业界现在担心,如果纸书供应链不给力,传统出版业会失去脆弱的纸电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