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白人为何在亚洲国家总是高人
疫情之下,遭歧视的是病毒还是华
俄罗斯重要盟友与美国统一战线!
日本游轮10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日本游轮10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疫情之下,遭歧视的是病毒还是华人?

2020-02-05 17:35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之下,遭歧视的是病毒还是华人?

本周一,德国发生了一起最令人惊诧的欺辱亚裔面孔人士事件。媒体报道,在柏林街头,一名23岁的中国女生先是遭到种族歧视语言辱骂,接着被揪住头发拖倒,遭到踢打。这名女生头部受伤入院,肇事者目前还在逃。
 
从今年初,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后,国际上反华裔、亚裔面孔恐惧症、甚至对亚裔暴力对待事件有所增加 —— 尽管还是一些孤立事件,但却不能不令人警觉,如果不及早发声制止,亚裔很可能会成为这场病毒爆发的另一种牺牲品。
 
 
华裔,甚至亚裔,就等于病毒?
 
新冠状病毒爆发之后,最早对亚裔/华裔的歧视来自网络上的右翼人士,最常见的是呼吁政府把“中国人都关在门外”,在社区里则要求“把中国人全部隔离” —— 当然都是以公众健康为由。
 
有人在网络上嘲讽,中国人什么都吃,这是愚昧;中国人吃蝙蝠吃果子狸,吃出两场全球冠状病毒爆发,危及全球健康。
 
在加拿大,一位作家表示,她的儿子在幼儿园因为亚裔面孔而遭到霸凌,一些孩子围着他,要“检查”他是否有病毒;华裔在街头被羞辱“你为什么不待在家里?” ,“你怎么不戴口罩?”
 
在英国,一名17岁的越南裔女孩在汽车上听到:“看,有个中国女人在车上,她要把我们都传染了。她应该待在家里”。她受访时表示,当时,车里的人用厌恶的眼光看着她,仿佛她就是一个病毒。
 
在意大利,久负盛名的罗马古典音乐学院给所有人发了一封邮件:禁止所有东方人面孔的学生,包括中国人、韩国人、以及日本人,回校上课。尽管他们完全不了解这些人是否回过中国,是否与中国有联系。
 
在大都会纽约地铁,一名华裔女子因为带着口罩等车,遭到辱骂,称她“带病的贱人”,并遭到对方用雨伞殴打。
 
法国一家地方媒体使用了“警惕黄种人”、“黄色瘟疫”这样的标题,尽管他们随后发布了道歉声明,但依然可以想象,东亚族裔遭受到的厌恶。
 
法国的亚裔因此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一个话题:我不是病毒(#JeNepasUnVirus)予以回击。
 
这还只是过去几天,因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媒体集中报道的对亚裔歧视性事件。
 
灾病引发的群体歧视,不是第一次
 
不知道这些事例是否会让一些华裔反思,为什么他们时常嘲讽抱怨的“白左”,多年来不断提倡政治正确?时时反对一切针对任何族裔的歧视?
 
历史的教训是,每当经济、政治、人道危机灾难来临,某个少数族群很可能成为危机中的替罪羊;或者,让整个族裔来承担其中少部分人的行为后果 —— 只要有适当的土壤,华裔/亚裔同样无法幸免。
 
比如,上世纪初,因为经济不景,北美白人社区觉得华人劳工抢了他们的工作机会,对华裔歧视性的“人头税”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实行的。
 
再比如,二战期间,因为美日开战,美国和加拿大都曾强迫大批日裔离开家园,进入政府制定的定居点。
 
近期的例子还包括,所有的穆斯林社区要承担少数极端主义恐怖暴行带来的仇恨与歧视;而这一次,所有东亚面孔,要被与病毒划上等号 —— 通过这种形式,很多人传递的其实是内心种族主义仇恨信息。
 
种族主义的定义是,有人表现/感受对某个族群的歧视或是偏见;以及觉得自己的族裔比别的种族优越。
 
这几年,随着美国选出政治立场极右的总统特朗普,国际范围内的政治趋势是在向右转,导致排外主义、种族主义势力抬头,在选举中登堂入室,进入国会议会。
 
以美国为例,FBI去年的报告显示,针对拉丁裔对黑人对穆斯林的仇恨案件已经连续三年上升。
 
而这一次,针对亚裔的歧视行为出现之后,美国现政府的官员,包括总统特朗普并没有公开呼吁反种族歧视。相反,他的商务部长罗斯甚至表示,新冠状病毒在中国传播对美国是件好事,有利于工作职位回流 —— 显然,这场比SARS传播更广的全球病毒传染事件,在特朗普、罗斯这些人看来,只是让工作回流美国的一次机会。
 
加拿大的政治正确
 
在这里,我必须提一提加拿大。目前执政的自由党属于中间偏左路线政党,总理特鲁多更是很多华裔口中嘲讽批评的“白左”典型。
 
上个星期,在美国、日本、新加坡先后宣布禁止中国公民入境之后,加拿大却没有步其后尘。加拿大的卫生官员反而一直呼吁公众不要过分惊恐,只要注意个人卫生,加拿大人被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机会很小。
 
也有加拿大的右翼人士在网络上高呼:“特鲁多为什么还不禁止华人进入?”,“特鲁多这是要把加拿大人害死”,“特鲁多是被中国收买了”等等。
 
加拿大政治人物很快留意到,亚裔在社交媒体以及社区中遭受的歧视攻击。一月底,最大城市多伦多的市长托里与华裔社区领袖专门召开了记者会。他发言的主调就是,为华裔正名,呼吁公众冷静。
 
托里说,他对社交媒体流传的假消息感到不安,比如有人提出在武汉肺炎期间隔离华人,或者说会躲着华人,这是不对的,也不符合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
 
两天之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多伦多郊区参加了一个华裔新年庆祝活动。他和在现场的华裔拥抱、交谈,一起喝茶。
 
在祝词中,特鲁多表示:加拿大不会容忍谣言和新冠病毒恐惧驱动下的种族歧视,这不符合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价值与理念。
 
特鲁多当然不只是对亚裔如此讲究政治正确。一月二十九号,他出席了针对穆斯林的枪击案三周年烛光悼念活动 —— 三年前,一名白人至上枪手在魁北克城伊斯兰文化中心大开杀戒,当场打死六人,打伤十九人。
 
特鲁多发言说:“我们与受害者的家人、朋友感到同样的痛苦。加拿大人应该团结起来,与任何形式的仇恨、歧视抗争。”
 
其实,在2003年,多伦多曾出现SARS病毒大爆发,最终造成44人死亡。当时,社会上针对华裔的歧视与恐惧也很强。时任加拿大总理的自由党人克里田于是高调到访多伦多唐人街,就是为了表明,担心恐惧歧视没有意义,大家共同应对才是关键,因为一个病毒而歧视整个社区是错误的。
 
可见,政治正确在加拿大始终如一,是加拿大的价值观。
 
日前,在推特上,一个法国华裔二代非常气愤地表示:“我不是病毒。停止以公众健康为名的种族主义歧视!”
 
歧视性个案任何社区都可能发生。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需要绝对警惕的是,政府、党派组织与个人煽动利用民众的情绪与不满,发起针对某一个族裔的歧视。而对种族主义认识不深的部分华裔,也需要警觉,不要让自己成为种族主义者仇视诋毁其他族裔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