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跟中国打过仗的非洲国家
买光日本的口罩,够“战疫情”吗
日本邮轮上的隔离生活:不知天日
“中国所作努力令人钦佩”
印度黄金储量2.5万吨,看似是件好

买光日本的口罩,够“战疫情”吗?

2020-02-11 17:30 主页 来源:未知
买光日本的口罩,够“战疫情”吗?

自2020年1月12日被世界卫生组织定名以来,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疫情至今已持续近一个月。

在医疗一线,毫不夸张的说,口罩、防护服等防护用品成为疫情“生死线”;对于中国公众而言,由于市场需求量激增,形成了供不应求、一罩难求的局面。

中国工信部在2月2日向公众介绍疫情防控医疗物资保障情况时,相关人士表示,“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口罩产能最大的国家,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万只”——然而,产能最大的国家民众,却因口罩奇缺而陷入麻烦——中国居民每天最头疼的问题之一,莫过于“去哪儿能抢到口罩”。

本次疫情恰逢春节假期,口罩生产行业出现了工人房价、人手不足的现象造成了产能下降,但是,“2月3日,口罩的产能已经恢复了60%左右,即已经可以做到每天生产1000万只以上的口罩”。钛媒体获悉,国内有资质的口罩生产企业已经被政府“征用”,以确保防疫一线的资源供给。

不过,如果简单来算一笔账: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已经出现在了中国全部34个省级行政区域,尽管防控措施严密,但依然在广泛传播,可以说,接近14亿人口,都成为潜在口罩购买者,而每天1000万的产能要满足14亿人的需求是基本不可能的。

因此,公众开始通过海淘、厂家直供等方式“曲线”购买口罩,这其中,海购App重新活跃在消费者的手机上,海淘买手们开始替消费者从日、韩代购口罩。

口罩产量巨大的日本,成为了重要代购阵地。企业、民间组织及华人们从海外“人肉背回”口罩支援一线的事迹数不胜数,一度“抢空”了日本零售商超的口罩货架。

那么,日本为何更容易购买口罩?日本的口罩供应能力到底怎样?这个邻国,可以对中国民众集体抗击疫情产生怎样的作用和影响?钛媒体驻日本研究团队还原了日本的卫生用品生产行业,并且算了一笔账:

日本民众为何习惯“戴口罩”?

我们都知道,日本人是很喜欢带口罩的,不管是实际来过日本的人,还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日本街景的人,都会对日本满大街的带着口罩的人印象深刻。至于为什么日本人这么喜欢戴口罩?并不是说日本人“不喜欢露脸”的性格原因,而是有一个不可抗拒的原因,即日本的国民疾病——杉树花粉症。

所谓的花粉症,可以理解为花粉过敏症。大量飘散的花粉落入人们的呼吸道,造成流鼻涕、鼻塞、眼睛难受等现象。在日本,最常见的一种花粉症是“杉树花粉症”,即杉树飘落的花粉引起的花粉症。

杉树花粉症的来源非常有戏剧性。由于日本战后急需要重建国家,当时木材成的消耗非常严重。为了保证日本国内木材的长期供应,同时保护环境,日本农林水产省组织在日本国内进行了非常大面积的杉树种植。由于杉树的生长周期短、生命力顽强,再加上日本的气候也很适合杉树生长,在短短十几年时间日本国内就有了数量不菲的杉树。而在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期过后,日本对于木材的需求量锐减,让非常多的杉树免于被砍伐,就此留在了原地继续生长。

问题就出在这里——“被留下”的杉树在2月份左右会开始大量散播花粉,这些花粉在高度城市化的日本几乎不会被土地和树木所接收,因此会不断的漂浮在空气中,被城市的居民不断地吸进呼吸道。花粉作为过敏源不断刺激呼吸道,久而久之人就会出现过敏反应。最终,杉树花粉症被成为日本的国民疾病。

杉树花粉症有多常见?来看如下两个表格:

以2016年这个时间节点为例:2016年,日本国内共有人口1亿2693万人,其中花粉症患者的比例估算在45%左右。也就是说,在2016年这个时间点,日本国内共存在花粉症患者5700万左右。而根据图2的推移可以估算,日本国内花粉症的患病人口比例是在逐渐增加的。

我们假设目前,日本本国内依然存在6000万左右的花粉症患者。

而花粉症的最佳预防和治疗方法,就是戴口罩。

根据日本某第三方调研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选择口罩作为花粉症对策”的人占了总调查人数的70%以上。结合图3的数据,我们可以推测,(按6000千万花粉症患者规模计算)日本有4000万以上的花粉症患者对于口罩有着巨大的需求量。

还有一个细节,花粉症要持续2到3个月,在这两到三个月中,每天一片的口罩是上述4000万左右的民众维持正常生活的生活必需品(未来还有可能持续增加)。

根据上述数字,大致可以算出口罩消耗的数量级,以3个月来算,需求量高达36亿个口罩!

当然,上文提到的口罩主要以“家用口罩”为主。主要看家庭用口罩的消费规模,主要是基于日本的口罩行业与中国的口罩生产、流通链不尽相同。

中国的口罩制造商的主要供货方是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和海外企业,国内主要流通的口罩以医用口罩为主;而日本的口罩制造商的主要买单人,是大众消费渠道,即卖给如此众多的花粉症患者,主要流通用的口罩是家庭用口罩。

日本的口罩制造商有着非常庞大的用户层,口罩行业是保持持续增长的一个行业。

钛媒体整理的上图可以看到,除了在2008-2009年,由于日本遭遇了以此全国性的流感导致口罩消费量产生了异常增长以外,日本的口罩市场在这十几年来总体上呈现出稳步增长的趋势,也和日本花粉症患者比例的变化呈现出了正相关的关系。

稳步上升的市场规模、庞大的市场需求量,也让日本的口罩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而激烈的市场竞争所带来的自然就是更加优质的产品。日本厂商生产的口罩大都有“物美价廉”的特点,因为花粉症患者对于口罩的需求量非常庞大,价格低廉且效果良好的口罩更容易受到消费者青睐。

买日本口罩、支援中国的防疫工作,可行吗?

既然日本的口罩制造行业足够成熟,如果日本的口罩厂开足马力,将产能提升到最大,将口罩出口到中国来支援中国眼下的防疫工作,是否可行呢?

很遗憾——你想多了。

首先,日本的口罩工厂的产能并不能匹配“4000多万用户层”——他们最大的需求来自于季节性疾病的困扰。

日本的杉树花粉症多发在2月份开始杉树传播花粉的时期,一般情况下为期两个月(2月开始出现,到5月消失)。换句话说,这三个月之外的家庭用口罩的需求量,其实是很少的。因此,日本的口罩厂的经营模式是“九个月不开张,开张吃一年”,也就是一年的产能只需要能够匹配在花粉症多发的这三个月的需求量就足够了。

4000万个花粉症患者,每天一到两只口罩,为期三个月,也就是总计约36亿个口罩,基本上就能满足日本这一年的口罩市场的需求了。

上述数据与我们的预测比较接近。2017年度,日本家庭用口罩的总产量约为41亿个,而2018年的库存量相比2017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们可以近似的认为“41亿个口罩全部都被消耗掉了”,与上文推测的36亿这个数字非常接近。

日本的口罩制造商的产能,并非我们假设中的能够满足“四千多万人的需求”,其实是要打很大的折扣的。

而且,更坏的消息是:现在日本市面上的口罩快要被买光了。

根据日经新闻社2月2号的报道,在日本国内2020年1月16号确诊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之后,短短两周的时间,日本国内就卖掉了10亿只口罩!

根据图5的数据我们可以得知,这基本上就是日本所有的库存了。现在日本各个地方的药妆店、便利店和超市的口罩全部都被买的一干二净,即使是店铺出台了限购措施,也没能阻止口罩成为紧俏商品,最后断货。此外,日本主要城市的商家表示,口罩厂商如今已经不会再向渠道提供新货了,下一次的供货时间也是未知数。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影响下,日本本土已经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本土也对该病毒高度关注起来;

另一个方面,作为超级代工大国,反映迅速的中国人已经买断了日本口罩工厂大部分的供货。

日本的口罩生产商Vilene表示,很早之前就有中国方面的人把公司未来五个月的产品全部都给定走了;日本爱丽思(IRIS OHYAMA)方面的人表示,公司在中国的两个工厂已经缩短了春节的假期,开始投入了生产,1月19日到25日之间的出货量已经达到了上一周的三倍以上。

还有无法忽略的一点:日本的花粉症季节要开始了。每年2月到5月之间,是日本花粉症的多发时期,这段时间日本的口罩本身就会被大量消耗——三个事件相遇,无外乎日本的口罩面临脱销。

日经新闻社的推测显示,日本口罩的产能是一个月4亿只,极限产能是一个月6亿只。恰逢花粉症的多发季节,口罩需求开始增长,因此在这三个月之内日本的厂商,已经没有可能将产能释放给中国“抢购者”。

如果乐观预计,花粉症多发期结束之后,中国的疫情能够得到良好控制,届时对于口罩的需求量会减少——对于突发需求,日本厂商也会理性选择、不敢贸然增加生产线。

所以,买光日本口罩,也不够支援中国的防疫工作,更何况,日本的口罩产能本身距离中国水平还差的很远。

目前,上海莱士、振德等多家医疗用品企业被征用。中国拥有世界口罩的绝大部分产能,但是极限生产力每天也只不过是千万级,也无法满足14亿人口的消耗的。

在产出无法增加的情况下,就只能尽可能地想办法减少消耗,这也可以解释除了疫区武汉之外,防控措施都提倡民众“少出门、封闭式管理”的原因,可以直接减少口罩的消耗和需求量。

因此,最理性的选择是留在住所,减少口罩的消耗,平安度过这次疫情。钛媒体将持续报道本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最新消息及防控进程,欢迎订阅钛媒体专题,查看最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