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市举行为中国抗疫加油活动
韩国人为避疫情逃亡中国
国际社会高度评价中国
80名中国公民在莫斯科隔离遭虐待
中国政府采取的正确措施富有成效

韩国人为避疫情逃亡中国

2020-03-02 11:00 主页 来源:未知
韩国人为避疫情逃亡中国

转眼间一场十几亿人参与其中的“战疫”也已经持续了1个月有余,经过了艰难的“防御相持”阶段,国内的防疫“作战”已经进入了“反攻”阶段,现有确诊病例数、现有观察人员数、疑似病例数三个关键数字已经出现连续多日下降,且回落速度在逐渐增加。
 
与中国防疫局势日益明朗的前景相反,部分国家却相继进入了疫情爆发期,猛增的病例数量与不断扩大影响范围,不仅引起了世界卫生组织、各国政府的警惕,也引起了国内外民众网友产生关注与担忧。
 
在除中国外的全部已出现病例的国家中,中国的近邻韩国是累计确诊病例数量最多、病例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也是除中国外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
 
韩国人为避疫情逃亡中国,隔离治疗免费?流言甚嚣尘上的背后,掩盖了哪些真相?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数据显示,截至29日下午4时,韩国累计确诊病例已高达3150例,24小时内增长813例创下单日增长新纪录;从宏观角度看,全球(除中国外)6041例累计确诊病例(截至2月29日下午)中,韩国病例数占全球总量比例已超过50%。
 
对于一个人口、面积与我国浙江省相似(浙江省10.55万平方公里,5700多万人口,韩国10.02万平方公里,5164万人口),确诊病例数量与增速却远超浙江省(截至2月29日,浙江累计确诊病例为1205例)的小国而言,疫情确实到了“火烧眉毛”的危急时刻。
 
令人担忧的是,面对来势迅猛的全国性疫情,韩国有限的医疗、人力、物力等资源在短时间内并不能满足爆发式增长的需求,据报道,疫情爆发地大邱市已经出现了病床不足的问题,早在27日就有570名病例在“排队等病床”,包括口罩、消毒水在内的防护用品、生活物资也出现了短缺现象。
 
目前,韩国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诸多措施加以应对,韩国官方将疫情爆发的大邱及庆北地区划为特别管控区,并实施超强“封锁措施”,包括最大限度动员防疫人员,隔离与治疗患者、增加病房等,力阻疫情蔓延。
 
不过,韩国执政党发言人也发布消息称,这些“封锁措施”并不等同于中国武汉市的“封城”,目的是补强织密防疫网,阻断疫情在社区内扩散,而不是要完全‘封市封道’禁止出入”。
 
也就是说,韩国国内交通、国际航班通等人员流动仍没有受到严格的限制。中韩之间的往来航班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从韩国城市起飞的航班仍可以直达中国青岛、威海、烟台、成都等城市,因此也引发了不少中国网友民众对“韩国疫情输入”问题的担忧。
 
就在前几日,有人在网络上发布消息称,由于近日韩国疫情严重,大批韩国人将乘坐航班到中国青岛等城市避难,导致从韩国首尔至中国青岛机票价格猛涨出现“一票难求”的状况,并贴出了2月25日后首尔-青岛机票价格作为“证据”,这则消息引来一些媒体大V的转发,相关话题文章迅速登上全网热搜榜,引来大量网友的关注。
 
而作为这些航班目的地的诸多中国城市,官方的应对同样成为关注的焦点,2月25日,青岛市、威海市、盐城市等城市相继发布对疫情期间对入境人员的安置措施。
 
其中威海市官方发布明确指出,“从2月25日起,对从日本、韩国等国家来威海的入境人员,包括外籍人员和中方人员,全部统一接到宾馆免费集中居住”,江苏盐城也在通告中表示“确诊为感染病例的,将按照和盐城市民同等待遇集中收治”,此举再次引起了国内网络的激烈讨论。
 
无论是中韩间往来航班还是入境人员免费安置问题,相当一部分网友持批评甚至强烈反对的态度,一些情绪较为激动的网民认为在国内防控情势刚刚转好、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应全面禁止日韩等来自疫情上升期国家的人员入境方可确保国内疫情防控的成果。
 
还有一些网友质疑,外来人员可以享受免费隔离救治,为“给与了外国人超国民待遇”,是不公平的体现。
 
事实果真如此吗?军武菌在查阅各方报道、国内外信息后发现,所谓的“韩国人为躲避疫情逃难中国”的传言,本身就是一起经典的“看图编故事”式造谣案例。
 
首先是机票价格问题,首尔-青岛航班机票价格的确在2月25日-29日出现了上涨,但近两个月内,除临近日期机票价格的涨幅较大,首尔至青岛的机票价格并未出现整体大幅上涨,大多仍在700-900元的范围内波动,而在3月末甚至出现了低于500元的特价票。
 
价格整体上并未出现较大波动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韩国人“逃难”来中国,必然是一个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人员流入过程,结合当下和韩国疫情处于爆发期,拐点无法预测的情势,所谓的“逃难”也不可能在短短四五天时间里就结束,机票价格一路飙升的可能性明显要更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有几个特定日期的机票价格出现上涨。
 
其次,这种说法在诸多细节上也存在着诸多漏洞,韩国人想要入境中国需要办理签证,办理过程需要花费8-15天的时间,假设现在韩国疫情爆发有人想“逃亡中国”,那么他至少也要等到半个月后才能成行。等待时间如此长的“逃难”,还有意义吗?
 
再者从签证数量来看,韩国赴中国的签证的申请量以及发放量都没有在疫情爆发后出现明显上涨,2月24日韩国只有300个人领到了中国签证。疫情严重的区域大邱、庆尚北道地区的签证发放数量,仅为20余个,签证行情都如此冷清,又怎能妄言是韩国人在“全民逃难”呢?
 
那么在韩国疫情爆发后,到底有没有人坐航班从韩国来中国呢?答案是肯定的,但要着重说明的是,诸多数据表明,现在大多数从韩国搭乘航班来中国的人都是此前居留韩国、在韩求学、务工的中国同胞,并非是所谓的“逃亡者”。
 
例如在2月25日上午从韩国仁川飞抵中国威海的一个航班,一共搭载了167名乘客,其中中国籍乘客144位,韩国籍乘客只有19位;而青岛机场也表示所有乘航班从韩国入境青岛的旅客中80%都是中国人,韩国人最多只占2成左右。
 
2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机票价格上涨”问题做出回应:“经向有关部门了解,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由于航空公司缩减航班,客观上导致韩国来华航班满座。但近期从韩国来华的乘客绝大多数都是在韩的中国公民。”因此,无论是从数据分析还是官方层面看,“韩国人逃难来中国躲避疫情”的说法完全是子虚乌有。
 
在免费隔离救治问题上,我们在做出判断之前应该明确一点事实:中国疫情发生后,日韩两国都没有禁止中国籍人员入境,对在日韩的中国籍受观察人员、疑似、确诊病例,同样也采取了免费隔离、治疗的政策。甚至还为被隔离者提供补贴与便利服务。
 
以韩国为例,早在2月9日,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就向外界透露,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而住院或自行隔离的人从17日起,便可向居住地居民中心申请生活费援助金。而外国人也是支援金的受惠对象。所有外国人不论家庭成员数多少,都将被视为1人家庭,并支付生活费(14天以上一个月以下为45.49万韩元)。
 
针对人数众多的在韩中国留学生学业、生活等问题,韩国官方也像中国一样要求“入境后自行隔离14天”,且不得利用图书馆、餐厅,且应尽量避免出行或与人接触。但韩国有关部门与校方也出台了很多政策为留学生群体解决生活。据悉,韩国政府已决定拨款5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888万元),用于保护隔离中国留学生与公务员考生。
 
相关具体措施也在逐步落实当中,例如韩国教育部就与首尔市政府成立了中国留学生联合应对小组,为中国留学生提供接机班车,并用首尔市人才开发院等5处临时居住设施吸纳没有宿舍住的留学生。
 
很多韩国高校单独腾出一栋宿舍楼作为中国学生的隔离区,每名学生将使用独卫单间。同时,校方每天会为学生送餐,并提供生活必需品、每日身体状况检查、安保等服务。
 
为尽可能消除社会与校园出现排斥、歧视中国留学生的情绪,韩国教育部长官俞银惠特别强调,“在韩就读中国留学生也是我们的学生”,是政府和大学的保护对象,应避免发生排斥中国学生的情况。客观来说,相较于各国在疫情期间的政策,韩国政府的这些政策措施可以说是是相当人性化了。
 
部分情绪激动的网友只盯着一些传言中“数十万韩国人在中国生活,一旦入境不堪设想”这样制造恐慌的段子,却枉顾了中国在日韩同样有规模庞大的海外人口的事实。
 
目前在韩中国人数已经超过百万,在韩国外籍人口总数中的占比超过了50%;而日本的中国籍人口也有80.54万人之多,占全体外国籍人口的29.5%,同样是日本外籍人口中占比最高的群体。
 
据日媒报道,该女子是一位在日本工作生活10年的中国人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我们对日韩入境人员采取严苛的措施,甚至将他们拒之门外,那么上百万在日韩居住的中国同胞将会受到怎样的对待?他们各项权益与日常工作生活,又该如何得到保障呢?
 
中日韩三国经济、文化等关系密切,包括游客、留学生、劳务工作者在内的人员往来极为频繁;且彼此互为重要的贸易伙伴,三国中任意两国间都有着巨额投资、庞大的企业布局。
 
以之前发布通告称“按照和市民同等待遇集中收治”的江苏省盐城市为例,该市就是一个接纳韩国投资,带动经济发展的典型范本。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年中,盐城的韩资密集区已集聚现代起亚、京信电子、新韩银行等韩资企业近千家,总投资70多亿美元;2019年度盐城市实际使用韩资达1.16亿美元,新设韩资项目多达39个;对韩合作从汽车产业拓展到新能源、电子信息等新兴产业,延伸到经贸科技、文化创意等诸多领域。
 
韩国投资为盐城提供了大量劳动岗位、注入了发展活力,也有众多韩国员工、技术人员及其亲属来盐城居住生活,这也是盐城市在入境问题出现后就当即发布中韩双语通告、呼吁“韩国人士是"新市民",在疫情防控中一视同仁”的重要原因之一。
 
综合诸多因素,军武菌认为,本着平等互利、互帮互助的原则,中国也应该像日韩对待中国籍患者、隔离人员那样,给予日韩入境人士相同的待遇。
 
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在全球共同面对疫情的关键时刻,为他国来华人员提供必要的帮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当事者逃避、瞒报的问题,对国内防疫大局有利;同时也为海外国人在他国获得帮助与支持提供了基础与保障。
 
尽管中日韩三方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与矛盾,但在很多领域上的利益是高度一致、彼此依靠的。这种共生关系,当然也包括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一刀切式的“禁令式”处置方式,无异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也是日本、韩国在中国疫情爆发后坚持不对中国入境人员发布禁令的重要原因。
 
打出“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的标语
 
直白点说,鉴于东亚三国间紧密的经贸、人员等方面的联系,日韩不对中国入境人员限制、免费救治中国人并非完全出于“亲华态度”,亦是出于自身利益的宏观考量。而我们做出同样的举措,也并非是“优待外国人”。这点对于东亚三国来说是完全一致的。
 
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成为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在这场蔓延全世界的“抗疫战争”中,所有国家都应树立并坚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抛弃孤立主义、保护主义、极端主义的短视思维,才是解决问题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