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担当托起守望相助的抗疫力量
全球疫情下海外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中国抗击疫情给了美国两个月窗口
“中国制造”稳住全球供应链
抗疫新阶段中国须内外齐发力

全球疫情下海外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2020-03-18 09:02 主页 来源:未知
全球疫情下海外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这是全球疫情下海外中国人的生存状态的第三篇推送,这次的推送是来自澳洲,泰国以及美国的中国人口述。她们之中,有人辗转回到澳洲工作,自我隔离十四天后,没上几天班,疫情严重,又开始居家办公;有人去泰国旅行,因为疫情耽搁在了那里;还有一位在美国的敬老院工作。从叙述的细节中,我们窥见了他们生活的日常。

我在澳洲,从居家隔离到居家办公

Anya

临行前,Anya跟爸爸在本地最好的餐厅吃饭,本该熙熙攘攘的餐厅只有她和爸爸俩人。Anya在澳洲工作,在家过完年后,准备回澳洲继续上班,记不得是第几次被取消行程了,Anya的回澳之路特别坎坷。

之前预定的航班突然通知因公共安全原因取消不补。换了另外一家航空公司的航班,又被取消。她一度买不上票,凌晨四点,她还在朋友圈抱怨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终于辗转从济南飞上海再从上海飞回了墨尔本,和她一起走的还有一个“妈妈牌大苹果”,以及家人的祝福。

飞机上,有个大哥没带口罩咳嗽了一整晚,在忐忑中,她过了海关,回到了澳洲。开始了自我隔离的十四天,晒太阳成了她主要的工作。2月下旬,她终于“出山”了。

疫情刚开始,Anya觉得澳洲人心很大,认为就是大号流感,身边人没有人把疫情太当回事。

汤姆汉克斯和妻子在澳洲确诊新冠肺炎,澳洲疫情开始升级。居民也开始囤货了。Anya总结:“鲜奶、面粉、面条、手纸是墨尔本人最喜欢囤的货。”

最新的消息,因为澳洲的疫情,Anya又开始在家远程办公了。她最新的朋友圈说:“在家办公拉开帷幕,敲黑板,一个个都很兴奋啊!将是漫漫长路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

由于国内对澳洲的龙虾需求量骤减,Anya用“白菜价”买到了好多大龙虾。

我在美国,给养老院的病人看病

杨柳

我叫杨柳,是名医生,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养老院工作。养老院位于费城的郊区,离市中心不远。院内有360张床位,现在有350名老人住在这里。我每天大概会给10-15位老人看病。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患有各种慢性病,甚至有人每天要吃二十多种药。

这周一(3 月10日),我就在想,要不要建议限制家属进出养老院呢。结果第二天,上面就发了通知,开始禁止亲友探视和来访。除工作人员外,基本谢绝了其他人进入。在这之前,老人们可以随时外出,和家人吃饭,或者参加各种活动,现在都禁止了。如果不是非要去外面做检查,或者看病,养老院是不允许住户出去的。工作人员每次进入养老院,需要回答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是否发烧?咳嗽?气促?还需要登记自行测量的体温。

养老院的住户也在讨论新冠肺炎的话题。不过,像流感季期间,养老院偶尔也会单独关闭某个住区,防止传染给更多的老人。所以,住户们经历过这些事情,禁止探视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更安全。住户在院内可以继续参加各种活动,受影响不大。

其实,美国最开始爆出的死亡率最高的案例,就是华盛顿州西雅图附近的一家养老院,这事情一出,大家就很有警惕了,也促使养老院和其他类似的机构更加严格地管理。我们的这家养老院是政府开设的,算政府机关,所以肯定会按照政府制定的政策行事。对于其他的私立养老院,政府也只是建议遵守同样的规定,但不会强制执行。那么非公立的养老院是否能像我们这样严格管理,就不一定了。

最近一两天内,疫情更是不断地变化,每一天,甚至每几个小时都有新的变化。有时间的话,除了单位内部分享的信息外,我主要会看美国医学杂志在网上发布的文章。老年人是高危群体,再有他们本身患慢性病的几率也更大。

特朗普3月13日接受采访时纠正记者说,“我可没说我要接受检测”。当记者追问时,他表示他“很可能”在“近期”接受检测。北京时间3月15日,美国白宫医生宣布特朗普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阴性。

费城这边最近每天都有新增病例,其中有一半以上都集中在我们所在的这个郡。所以,郡政府建议除了超市、加油站、药店外,其他店先暂时歇业。超市里的消毒品已经买不到了。大多数人开车就还好,也有少数人依旧坐公车、火车上下班。我们郡管辖范围内的学校也都停课了。通知说是停两周,但我的判断是,两个星期不可能。大学有可能好好开网课,但像我儿子在读高中,每天上两个小时课,那就等于是开玩笑。我很幸运,孩子都大了。那些孩子很小,家长又必须上班的,就更难了。因为在美国,高小以上的孩子才能单独留在家里。目前疫情不算太严重的情况下,也许只能几个家庭凑在一起,家长轮流请假带孩子。

前一阵子,美国国内也在讨论说,有些药品的原材料是从中国进口的。当时疫情还没传到美国,所以也只推测“有可能会影响”药品供应。不过,现在很明显的短缺是口罩,不用想了,买不到的。说到要不要戴口罩或者穿防护衣,我们这边的口径是不需要。主要还是勤洗手,不要随意触碰脸部、眼睛等。那么,就算政府建议大家戴口罩,口罩在哪儿呢?没有口罩的人怎么办呢?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政府决定“不建议”大家戴。此外,其他的个人防护用品虽然没到短缺的地步,但也肯定不会富余。本来我们要求大家洗手或用消毒纸巾擦手,但现在消毒纸巾出现短缺,所以只有老人们可以继续用消毒纸巾,工作人员只能勤洗手,不能再用纸巾了。任何物品和资源的供给都是有限的,要是有一天水短缺了怎么办呢?虽然可能夸张了点。任何东西都是用的时候没感觉,短缺了才意识到。

一开始,我没有觉得美国的疫情会很严重,以为病毒离我们远得很。可最近一两个星期,我意识到并非每个需要检测的人,都有机会检测。这意味着,无症状或有轻微症状的病毒携带者,还在传播病毒。这样的防疫手段是非常不严格的。起初,人们可能会觉得“为什么只爆出一两例,就这么紧张?”,但其实检测出的病例只是冰山的一角。现在看来,很难再有哪个国家可以像中国这样采取特别坚决的防疫手段。当然,很多国家根据自身的国情也采取了相当有效的措施。可像意大利这种,控制的很差,青壮年大批地倒下,医院完全不够用。我是希望美国不要犯同样的错误啊。其实中国的努力和“牺牲”,不知道救了全世界多少人。如果中国当初不重视,那现在一定是另一种景象。我只能说是希望中国做的这么多努力不会白费吧。当然,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旁人最多也只能是评价、批评一下,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说,管理好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吧。

新闻补充:位于华盛顿州柯克兰市的生命护理中心(Life Care Center)被CNN称为美国新冠肺炎爆发的“震中”。这里离美国首个新冠肺炎病例所在地斯诺霍米什郡(Snohomish County)不远。截止3月12日,华盛顿州的31起新冠肺炎相关的死亡病例中,有22起与这家养老院有关。图中左侧正接受采访的是亨里克女士(Pat Herrick),她的母亲在这家养老院居住了7年,老奶奶因感染新冠病毒不幸去世。

疫情爆发后,养老院表示他们也很无奈,真的需要更多的支持。光是说服政府让所有人接受检测,中心和家属就花了好久时间。在各方极力争取下,政府同意对工作人员、家属、警察、消防员等与中心相关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检测。可是,州实验室待检量已超过其检测能力,几天前开始出现有警察和消防员的样本过期的情况,只好重来一遍。虽说家属如果不放心,可以选择把老人转移到其他医院,或者接回家。可是,有的老人需要特殊医学看护或全天候的设备支持,接回家照顾是不现实的。更令人担忧的是,新冠肺炎在过去几天已波及西雅图大区的至少11家养老院。

我在泰国,焦急地等待好消息

子惠

1月下旬,子惠去泰国度春节假期的时候,她不会想到,她要在那里待将近两个月,到了泰国之后,每天看着国内的新闻深深为在国内的亲人们紧张。

子惠旅行的目的地是泰国普吉岛,每到一个地方,只要看到中国人,大家就用被口罩遮住上的眼睛交流,那种交流既有恐惧又有深深的慰问和打探。眼神中似乎有很多问题:你从哪来?有没有什么症状?你还好吗?等等之类。当时基本都是国内疫情输入,国外还没有。所以戴口罩的全是中国人。

当时看着国内疫情一天天严重,子惠也很担心和焦虑。在临走前,刚得到一点消息,她就捐赠了近千个口罩。后来一直在帮基金会找物资,通过捐赠物资的过程,她感觉整个把医疗标准学习了一遍。找的过程很艰辛,她和朋友找了十几天,仔细核对标准和售价,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几乎要放弃时,有个朋友推荐了一家生产医疗防护产品的工厂,经过工人的拼命赶工,急需医疗物品第一时间被送到了疫情前线。子惠也有和朋友一起捐钱捐物,但做这些事情,大家都隐姓埋名,并不要求有什么回报。

子惠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互联网企业,可以线上办公,不过公司员工至今还无法复工。疫情之前,公司做的视频刚好前期拍摄结束,员工正好在家办公做后期和技术方面的工作。虽然如此,但效率上还是有一定损失。

这段时间,子惠把抗拒了几年的健身,抖音和王者荣耀都学会了。特别是王者荣耀从青铜倔强的躺赢到了王者。她有三年没有放过什么假了,这次是和陪伴在家人身边最长的一段时间。

我在美国,父亲在武汉

阿牛

我是阿牛,在西海岸某城市的在一家高科技公司从事软件相关的工作。疫情期间,我一直关注着武汉这座城市,因为我父亲老成,一个人住在武汉市硚口区。

在春节之前,老成有过短暂的感冒,但之后就没有症状了。从武汉封城开始,一直到2月19号,他的体温和呼吸完全正常,除了去医院做检查外,他一直在我们的远程的陪伴下,严格地在家隔离。2月14日前,老成被要求做了两次核酸,结果均为阴性。即使这样,他还是在2月20日被强制送到隔离点,因为政策变了,就算是检测结果呈阴性,也要集中隔离。

我前后有多次和社区领导通话,社区主任还是比较有耐心地听我描述。我跟他们说,父亲一开始的感冒可能就是正常的流感之类的,这也通过他的康复状况和核酸检查得到验证。我担心隔离点和方舱医院只会增加交叉感染的可能性。然而数次越洋电话并没能改变什么,老成还是被强制到一家酒店隔离。

在隔离点呆了一周后,老成的CT依旧达不到回家的标准,他又转移到学生宿舍楼,可是这里并没有医护人员。老成说,没电视打发时间。我们让他无聊的时候把八张床都躺一遍。胃药没了,我们想给他快递。可是,社区的工作人员声称,他们没有通行证,送不进去,让我们找志愿者。老成没找到志愿者,我远程也没能帮他找到。

人在美国,我发现自己能做的不多,只好通过家里的微信群关注事情的发展。

再说说我这边的情况吧,我大概在一个月前就考虑备点口罩,但是无论店里,还是大的网店都没有的卖。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外面,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是戴口罩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美国很有可能步意大利的后尘。前几天去Costco买东西,我发现卫生纸和水的架子已经空了。总体感觉,美国从上周起才真的开始对疫情比较关注。这周的反应更是明显加剧,除了各大新闻网站大面积的跟踪报道外,最为明显的是股市的剧烈震荡了。而市场的动荡也直接影响每个公司的经济决策。已经有企业在评估疫情对公司表现,并准备调整招聘的策略。身边有准备要退休的同事开玩笑说,看来还要多干几年了。美国更多的是企业行为,例如要求员工在家上班,这当然对疫情的控制会有帮助。

虽然我们一直在远程与社区人员沟通,可从来没有人能告诉我们他要住到什么时候。

直到今天(3月16日),老成突然被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