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地出资出力助全球战疫
怎样填补美国经济的“坑”?
疫情急转直下 民众不满上升
市场对美国“衰退”风险的定价?
中国携手塞尔维亚共同抗疫

怎样填补美国经济的“坑”?

2020-03-24 17:37 主页 来源:未知
怎样填补美国经济的“坑”?

投资者心里需要有个底:美国接连推出的这些经济刺激政策规模足够了吗?要多大规模才能能提振经济?
 
  
北京时间周二凌晨,美国第三轮经济刺激计划第二次在参议院遭投票否决。在95名参议员的投票中(5名共和党参议员正在隔离),投出赞成票的一共只有49人(48名共和党议员+1名民主党议员),距离法案通过所需的60票还有不少差距。
 
  
当前两党分歧依然严重。美国财长努钦和美国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舒默都表示,对周二达成刺激法案协议感到乐观。但美国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则称,周二晚不会进行关于刺激法案的进一步投票,刺激法案的程序或将推迟至周五进行。
 
  
在此之前,美国推出的前两轮刺激计划规模共计1083亿美元(第一轮83亿美元,第二轮1000亿美元),白宫经济委员会主席库德洛此前表示,第三轮法案将包括高达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
 
  
除关注新一轮刺激计划能否获得通过,投资者心里也需要有个底:美国接连推出的这些经济刺激政策规模足够了吗?能提振经济吗?
 
  
伯恩斯坦联盟前首席经济学家Joe Carson指出,根据“大萧条”的教训,美国应考虑将一揽子财政计划的规模与名义GDP潜在的降幅联系起来。综合考虑各种情况之后,Carson认为,美国需要出台规模3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
 
  
2008年底,随着房地产和金融资产价格暴跌以及随之而来的银行业危机,华盛顿面临前所未有的经济活动崩溃和失业率上升,几乎无人能预见该局面将何时结束。当时的应对是:
 
● 首先是立法,为银行业注资并稳定金融市场。这项立法的注资规模是7000亿美元。
● 随后还批准了一项经济刺激法案,以填补经济活动减少和失业造成的“漏洞”。
● 2009年2月美国签署了7000亿美元的一揽子财政援助计划,其中包括减税、增加失业救济金、教育和医疗保健支出,以及向州和地方政府大量拨款和贷款,以帮助刺激新基础设施项目建设的支出。
  
该一揽子刺激方案给民众(包括就业和失业民众)以及商业活动提供了支持。但是,其效果也不是立竿见影的。在这之后,经济衰退又持续了5个月,直到2009年6月才正式结束。
 
  
之后的经济数据表明,经济当时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从2008年第四季度到2009年第二季度,美国名义GDP在三个季度内总共下降了4800亿美元,这是自1960年以来首次出现名义产出下降。同样是在2008年第四季度,全美最大公司标普500的经营利润也出现下滑,为战后首次。
 
  
对比财政援助支出和经济损失的数额可以发现,每损失1美元名义GDP,就有1.5美元的财政援助。这还不包括美国政府直接向银行和金融市场提供的7000亿美元。
 
  
这次新冠疫情对经济和金融的冲击比2008-2009年的危机更突然、更严重。分析师们现在预计2020年上半年美国未经年化的GDP将下降5%-10%。10%的降幅将是战后最大的一次降幅,5%的降幅也是2008-2009年的两倍多。
 
  
这也意味着,美国面临的潜在经济损失的规模是空前的。例如,美国2019年底名义GDP为21.73万亿美元,因此,若发生上述预测的下滑,假设不发生通货膨胀,名义产出的损失约在1.1万亿-2.2万亿美元之间。这是创纪录的!
 
  
名义产出的损失还意味着,名义收入也将遭受同样大的损失;换言之,工资和薪金收入以及企业利润将发生创纪录的下滑。
 
  
按之前1美元名义GDP损失需要1.5美元财政援助来算,1.1万亿-2.2万亿美元的损失意味着要实施一项规模在1.7万亿-3.3万亿美元的财政救助计划。这还只填补了宏观经济中的“漏洞”。除此之外,小企业也需要财政救助,按它们的规模计算出来的数额轻易就能达到7000亿美元,等于银行救助法案的数额。
 
  
以上数据加总起来,一揽子财政救助和支持计划规模将在2.4万亿-4万亿美元之间,中间数为3万亿美元。
 
  
Carson指出,由于当前经济前景未知,预测财政救助和金融支持的规模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但即使存在未知数,美国政府仍要牢记以下两大要点:
 
●最重要的是迅速行动起来。如今经济和商业环境变化的速度和范围是空前的。3月初,关于经济衰退的言论还寥寥无几;3周后,市场预计美国面临战后最大规模的经济崩溃;
●必须采取“重大”行动。美国经济中的“漏洞”需要大规模的财政救助来填补。个人和企业的经济损失数额过大、波及面太广,如果不尽快填补,就有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总而言之,华盛顿必须批准一项大规模财政和金融救助计划,这能够在短时间内阻止经济萎缩,并稳定公众和企业的信心。此举也有助于确保衰退过后经济结构中有足够的私人企业,他们可以创造就业并拉动整体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