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列美国抗疫失败表现
目前美国松口,华为任重道远
美国篡改二战历史,俄罗斯愤怒反
俄叙伊三方联手,T-90坦克打头阵
美国散户看空情绪爆棚

目前美国松口,华为任重道远

2020-05-11 15:01 主页 来源:未知
目前美国松口,华为任重道远

美国制裁华为一周年之际,有了松动的迹象。
 
 
 
5月6日,路透社报道,美国商务部即将签署一项新规,允许美国企业与华为合作制定下一代5G网络标准。不过该规定目前仍在美国商务部内部做最后的审议,正式发布前,还需要获得美国国防部、财政部等的同意。
 
 
 
不过,美国此举并非出于好心,而是自身在5G标准制定上遇到了难题。美国政府官员称,自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企业便无法积极参与全球5G标准的制定,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美国商务部禁止的行为。
 
 
 
去年5月,美国为了打压华为,祭出实体清单,限制美国企业买卖华为产品,同时要求美国企业停止与华为进行合作交流。此后美国政府又数次加强制裁措施,威胁言论声犹在耳。
 
 
 
如今,美国被迫改口,可见华为在5G领域内的实力与话语权。不过,新规定还在审议阶段,美国允许华为参与5G标准建设,也并不意味实体清单会取消,华为接下来的路,仍然任重道远。
 
 
 
 
 
自残式封锁
 
 
 
去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外国竞争对手对美国信息通信技术的威胁,已使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特朗普所说的竞争对手,是华为。为此特朗普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用国家之力狙击华为,以此维护美国在通讯领域的地位。在5G这场“新军备竞赛”面前,美国不容自己有失。
 
 
 
竞争惯用的策略有很多,可以选择自己加快速度,也可以使用手段使对手降速。美国显然更偏向于后者。
 
 
 
去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口电信零部件产品;5月15日,美国宣布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限制美国企业买卖华为产品,同时要求美国企业停止与华为进行合作交流。
 
 
 
尽管特朗普称“华为是我们军队以及情报机构很大的担忧”,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安全担忧是假,维护本国5G地位才是真。
 
 
 
不过,这样的做法是有代价的。
 
 
 
在整个通讯行业,全球产业链已经形成深度捆绑,华为作为全球头部通讯设备与手机厂商,其供应链遍布全球,美国很多企业与华为及其他中国下游厂商之间,已经形成了牢固的利益链条。
 
 
 
所以在美方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华为美方的供应商股价闻讯大跌,当天Lumentum、科沃(Qorvo)、思佳讯解决方案(Skyworks)、高通、赛灵思(Xilinx)和NeoPhotonic等公司全线走低,市值蒸发近百亿美元。
 
 
 
被纳入“实体清单”对于华为而言,失去的是美国市场和供应商,对于很多美国企业而言,失去的则是一个超级大客户。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曾表示,华为在全球170多个国家经营业务,有211家的财富500强企业在使用华为产品,2018年华为在美国的采购额约为110亿美元,2019年则为187亿美元。
 
 
 
所以,美国将华为排挤于国门之外,无异于放弃了送上门的生意。这明显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不过,美国为了减少完全断供华为之后的影响,也采取了相对灵活的措施,多次延迟禁令时间。
 
 
 
2019年5月21日,美国决定将对华为的禁令延迟90天实施,直到8月中旬才会生效;2019年8月19日,路透社称,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美国政府将延长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暂缓令,允许这家中国公司从美国公司购买供应,从而为现有客户提供服务……目前,美国对华为的临时许可证延期至5月15日。一心杀死华为的美国,也无法彻底与华为断绝联系。
 
 
 
不过,美国在国家权力所无法主导的5G标准制定上,则碰了一鼻子灰。
 
 
 
5G标准制定,由全球600多家公司共同参其中,而目前华为已经成为了重要参与者。但自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美国企业便无法积极参与全球5G标准的制定,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美国商务部禁止的行为。路透社报道说,“美国工程师静悄悄坐着时,华为就获得了更大的音量。”
 
 
 
所以,实体清单中的一些规定,成为了美国企业参与5G标准制定的束缚,所以才有了此次美国商务部低头的表现,不过,此举措主要针对美国企业,实体清单并未取消,因此对于华为而言,利好作用有限。
 
 
 
不过,能让美国商务部低下头,华为在5G领域的话语权,可见一斑。
 
 
 
 
 
5G话语权
 
 
 
 
三流公司卖产品,二流公司卖服务,一流公司卖标准。
 
 
 
通讯技术的每一次变革,行业标准都是各大公司抢占的高地,过去在2G时代,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等企业因为对GMS协议做出过贡献,赚的盆满钵满,后来3G、4G时代,又诞生了高通、华为这样的实力玩家。
 
 
 
如今5G标准正在制定过程中,山雨欲来之际,上至政府,下至企业,都发起了对于5G标准的一次集体进攻。
 
 
 
5G标准的制定由一家名为3GPP的组织进行统筹,超过600家公司作为会员参与其中。3GPP研究统一的相关标准,经国际电信联盟认可、颁布后,就成为国际5G领域内的唯一标准。随后,全球各厂商都要按照该标准来进行设备生产、组网、终端接入。
 
 
 
3GPP组织当中,几大设备厂商担任着小组的主席、副主席等职务,因此标准制定过程会有很多因素牵扯其中,但其中最重要的参考因素之一,是厂商最终获批的核心专利数。
 
 
 
根据近期德国的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发布了一份关于“5G标准专利声明的实情调查”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1月1日,全球共有21571个5G标准专利项声明,其中华为拥有3147项排名第一,其后分别是三星(2795)、中兴(2561)、LG电子(2300)、诺基亚(2149)和爱立信(1494)。
 
 
 
所以从专利数上看,华为在5G方面的优势几乎不言自明,而这样的结果离不开华为过去数十年的深耕与布局。
 
 
 
在计算机产业当中,一个新事物通常会经历1—2年的概念膨胀期,4年左右巨额投入平淡期,1—2年的商业化落地拐点,然后进入快速渗透增长期,其中在商业化落地的拐点时,龙头企业会脱颖而出。
 
 
 
华为2019年5G技术脱颖而出,最初的研发布局是从2009年开始的,此后2013年华为专门聘请了300多名全球顶级的无线领域专家、宣布了6亿美元的5G研究投资;2016年华为成立了专门负责5G产品开发的5G产品线,目前有超过5000人正在从事5G产品开发……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曾表示,“早在十年前华为就拿出6亿美元投入5G研究,过去10年华为研发投入5G累计花了40亿美元。”
 
 
 
而且,由于华为拥有全套解决方案、强大的驻场支持,以及芯片优势,目前在5G市场拥有足够的声量,5G标准华为主导,5G专利第一,5G测视领先。
 
 
 
所以任正非去年曾表示,虽然从整体国家水平上,中国的5G实力与美国仍有差距,但是“华为的5G是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肯定追不上华为”。
 
 
 
为此,特朗普一心遏制华为,但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今天的结果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该低头时还是得低头。
 
 
 
 
 
国家之争
 
 
 
美国目前对华为的种种行径,其实是由本国5G发展的焦虑而导致的。特朗普虽然将5G视为一场不能输的战争,但美国在通讯行业所处的地位正在受到挑战。
 
 
 
特朗普为了维护美国在5G领域的地位,煞费苦心。早在2018年,特朗普就以担忧美国5G技术领先地位为由,阻止了新加坡公司跨国公司博通对于高通的收购;2019年5月,美国商务部又将华为和近70家公司列入实体名单,8月又新加了50家华为关联公司。在今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代表团又再次以数字主权为由,号召欧洲国家联合抵制华为。
 
 
 
特朗普执着于5G是有原因的。未来5G将引领新一轮的产业变革,谁获得5G的主导权,谁将成为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等技术的主导平台,目前以华为为代表的势力正在崛起,美国在通讯行业的地位岌岌可危。
 
 
 
根据当前公布的45项5G标准立项显示,中国立项21项、欧洲14项、美国9项、日本4项、韩国2项。其中,美国主要为芯片企业,韩国只有手机厂商,日本只有运营商,中国拥有两家运营商、两家系统设备厂商。
 
 
 
所以,美国虽然拥有高通、英特尔这样的实力选手,但在制造5G网络设备公司当中却是空白的。所以只能依赖于诺基亚、爱立信、三星、华为等玩家,而面对越来越凶猛的华为,美国又采取了遏制的措施。
 
 
 
美国的朋友圈联盟也并不牢固。去年9月挪威政府明确立场,不准备禁止中国华为公司参与这一北欧国家的5G网络建设;德国发布5G安全标准,坚持本国5G网络建设不会“先入为主”地排除特定企业,以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前几天,英国政府明确表示,决定让华为参与英国的5G移电话和WiFi网络建设……
 
 
 
截至今年2月20日,华为已经获得了91个商用5G合同,超过一半在欧洲,共计47个,亚洲27个,其他地区为17个。
 
 
 
而且,美国的禁令和实体清单并未阻止华为的继续增长。根据华为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华为实现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同比增长5.58%。遏制作用似乎并不如预料的明显。
 
 
 
美国本土的5G商业化也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业内人士分析,美国的5G商业化遭遇多重挑战。首先在波段上,由于美国大部分中频段由联邦政府和军方控制,不与通信运营商分享,迫使企业尝试在高频段内建设5G网,所以造成的结果是,美国5G通信网络更快,但网络覆盖面窄,建设成本高昂。
 
 
 
另外,由于美国制度使然,基站建设也一直面临效率低下的难题。因为土地的私有化属性,所以美国运营商在基站建设时进展缓慢,另外由于5G网络如今还是建设初期,运营商出于投入与产出的考虑,并不积极。
 
 
 
而其他国家已是枕戈待旦。去年韩国成为全球推出首个5G商用的国家,目前5G普及率已经达到了9.67%,高居榜首;中国5G普及率虽然与美国相当,但基站数已经达到26万台,位列第一,三大运营商也是磨刀霍霍,根据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三大运营商开支总额为3348亿元,5G相关投资占到了1800亿元,占比超过5成。
 
 
 
因此,美国在5G竞赛中可谓压力山大。对于中国而言,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的漫长阶段,如今终于有机会借助5G打破已有的格局与秩序。在这场国与国的博弈当中,肩负着使命的华为仍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