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美国农民难以承受之痛
美国发展5G应用吃力 原来大家去送
美国关键时刻撒手不管
美国国债=美国GDP 谁为赤字买单
美国抗疫怎一个“乱”字了得

疫情之下美国农民难以承受之痛

2020-05-13 11:22 主页 来源:未知
疫情之下美国农民难以承受之痛


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后,各州先后宣布居家令以应对疫情,社会经济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美国农业也遭受沉重打击:农民失去大量客户订单、数百万头猪和家禽被实施安乐死,大量土豆被扔掉,被倒掉的牛奶填满一个小湖。
 
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下,美国的农民正在承受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
 
无处安放的土豆
 
瑞安·克兰尼来自爱达荷州伯利市(Burley),是一位种植土豆的农民。他表示,自己面临的损失已达350万美元:“要花上很多年,我们才能恢复元气。”
 
 
 
△瑞安·克兰尼站在卖不出去的土豆旁边图片来源:美联社
 
从上世纪40年代以来,克兰尼家族就一直在伯利市从事农业生产。这里有全球最大的薯条工厂:麦凯恩食品伯利工厂(McCain Foods Burley Plant)。克兰尼会把大部分农作物卖给麦凯恩食品,后者将其加工成薯条等产品,输送到全美各地的餐厅。
 
随着新冠疫情扩散,克兰尼收到的订单数量逐渐减少。四月时,克兰尼接连三天没能卖出一箱土豆。
 
由于各地餐厅关闭,麦凯恩公司与各大餐厅的订单全部取消,麦凯恩公司不得不把加工完的薯条放进冷冻库。当冷库装满后,麦凯恩暂停了工厂生产,并中止了与克兰尼的土豆订单。
 
克兰尼失去了工厂订单后,希望转向食品杂货店供货,但没有顾客愿意要他那50磅重的大型包装箱。
 
除了土豆,克兰尼还培育土豆种子,但现在,土豆种子同样滞销了。储存这些小土豆需要很高的成本,因此,克兰尼只能把它们免费送出去。附近镇子的居民来到这里清空克兰尼的库存,拿走了一万袋(约重一百万磅)卖不出去的小土豆。
 
“把牛奶倒进排水沟,我很痛苦”
 
格列岑(Glezen)是家里的第七代奶农。疫情开始前,他本来预计今年能盈利:2015年以来,牛奶价格一直低于生产成本,直到2019年下半年,牛奶价格有了略微的回升。
 
然而,疫情开始后,农业部将牛奶价格预期下调了四分之一。
 
全国范围内的学校、餐厅关闭,企业停工,他们平时都是乳品企业的客户,牛奶开始供应过剩。此外,由于企业裁员,乳品的物流也中断了。
 
三月,格列岑被迫开始倾倒牛奶。有时,他会把当天牛奶产量的一半倒进农场化粪池,光景最差的时候,他不得不把当天的牛奶全部倒掉。
 
他说:“看这种景象我真的受不了,看到牛奶流进排水沟,我们真的很痛苦。”
 
 
 
△4月8日,爱达荷州,一家乳品厂将牛奶倒入排水沟。图片来源:美联社
 
“我只想摆脱这一切”
 
斯科特·布鲁博格是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位农场主,他说,自2月份以来,受疫情影响,该州的活牛价格下跌了38%。
 
5月1日,俄克拉荷马州政府为农民设立了自杀心理干预热线,由三名资深农场主来担任接线员,其中就有布鲁博格。有一次接线经历让布鲁博格印象深刻,他说,电话那头的农民企图自杀,农民的妻子打电话求助......农民哭着说“我只想摆脱这一切。”
 
农业补助有用吗?
 
《华盛顿邮报》称,近几年,受贸易战和极端天气影响,美国农民的日子一直不好过。
 
今年1月19日,特朗普来到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美国农业事务联合会的年度大会,信心满满地向农民们表示:《美加墨贸易协定》和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已经达成,他计划之后为农民发放一大笔补助。“政客”新闻网(POLITICO)当时的报道称,虽然特朗普是为了2020年的大选造势,但这一举动依然给了农民信心。
 
1月21日,美国报告了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月17日,为应对疫情,特朗普宣布了190亿美元的农业援助计划,然而,这笔钱是否真的能帮助农民缓解压力?
 

发文称《农民依然在等待他们的190亿美元疫情援助》。文章称,那些急需这笔援助的农民,可能还得再多等几周。
 
 
 
在190亿美元的援助中,160亿美元会用来直接补贴农民,但最早也要五月底才能启动。另外30亿美元,政府会用来采购农产品,然后把这些食物送到“食物银行”(免费发放食物的慈善机构),官方表示这项计划大概会在两周内开始。
 
佛罗里达州农业专员妮可·弗里德(Nicole Fried)表示很担心这种延迟。
 
弗里德所在部门的报告显示,4月中旬,佛罗里达州的果农、菜农的损失已经达到了5.22亿美元。她说:“我担心,等到政府采购计划开始实施时,许多农产品早就烂在地里了,到时候他们拿什么去参与救助计划、得到援助呢?”
 
俄克拉荷马州农场主斯科特·布鲁博格称,此前,政府发放的贸易战补贴仅弥补了他大豆销售损失的60%,这次190亿美元的疫情援助是“完全不够的”。
 
布鲁博格说:“如果国会到现在只能做到这种程度,我们在农业方面将遭受非常严重的危机,和上世纪80年代一样,我们会失去大量的农民和农场主。”